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63: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水师又不是三两年能练成的,北方水域稀少,小河浅滩与大江的区别不是一点两点。”钱素对此倒是挺乐观的,“一群士兵待在小河训练,顶多学个凫水,如何像水师一般作战?”

    水战和陆战的区别可不是一般大,训练场地不同,训练效果也不同。

    姜芃姬的治地大多集中在北方,北方那个地方虽有大江大河,但大多河流水势湍急,宽度也不适合训练水师。哪怕齐匡能耐再强,他还能在缺乏场地设施的情况下练出合格的水师?

    颜霖却道,“霖原先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仔细研究柳羲这些年经历的大大小小战役,霖却觉得,兴许天下人都小瞧了她。其中最典型的的例子就是北疆濨水一役。北疆原是幅员辽阔的草原,另外还有戈壁、冰川、沼泽、沙漠……按理说,此处最适合骑兵作战,应该是北疆发挥优势的主场。结果北疆对战柳羲,第一战却是围绕濨水展开的水战……”

    尽管这场水战爆发的内情比较复杂,但也无法遮掩其中的笑点。

    应该骑兵对冲分胜负的草原主场,结果却爆发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水战。

    “濨水河面宽五里,若是在此处训练水师,效果不如江面,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濨水是北疆境内最大的河流,自极北发源,横跨整个北疆,分出极多支流,养育了无数北疆子民。尽管没亲眼见过濨水的全貌,但颜霖也能想象几分。此处训练水师,应该是极好的。

    钱素一听这话,眉头又皱了起来。

    “倘若柳羲连这个缺点都弥补了,她手中的水师……”钱素不太好下结论,但也猜得出来,姜芃姬手下的水师不是想象中的纸老虎,不仅有人数优势,还有战力,“我军胜算何在?”

    他可没有记错,颜霖刚才说杨涛不是没有胜算。

    “水师作战不同于普通士兵,不仅需要长时间训练,还需要一定实战积累经验。柳羲在北方打仗,水战只有寥寥一两次,水师作战生嫩得很。漳州水域复杂,他们初来乍到,对此处的水域路线、天气变化、河流情况,一概不知。”颜霖垂眸道,“善加理由,未必没有胜算。”

    钱素很信任颜霖,听后多了几分信心。

    不过——

    “倘若漳州不慎失守……”钱素问了一个十分不讨喜的问题。

    颜霖道,“倘若漳州失守,柳羲便能带兵顺江直下,进攻南盛……结果还用多说么?”

    要是漳州水战输了,杨涛再想翻身就不容易了。

    毕竟,觊觎他们的敌人不仅有姜芃姬,还有一个心思诡谲的安慛。

    前有姜芃姬这头猛虎,后有安慛这头饿狼,杨涛就是个夹心小可怜。

    帐下众人对自己的未来迷茫担心的时候,杨涛却是吃好喝好睡好,每天日常就是起床穿衣洗漱吃饭,围观水师训练处理公文,忙到月上中天再回家吃饭逗儿子和老婆卿卿我我……

    颜舒窈原本装了一肚子的心事,瞧丈夫该干嘛干嘛,顿时有种拳头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

    “担心什么……为夫总不会连你们娘俩都护不住。”

    杨涛侧身转向她,二人中间还躺着咿咿呀呀的宝宝。

    孩子长得很快,白白胖胖、虎头虎脑,逢人就笑,杨涛还是头一回当父亲,自然新鲜。

    颜舒窈道,“妾身又不是担心这个……只要是跟着夫君,阳间阴间都无妨。”

    “不吉利的话少说,孩子阳气弱,小心招惹不干净东西。”杨涛很幼稚地呸呸几声,说道,“不过为夫阳气旺盛,夫人不妨靠近几分。莫管什么阴晦宵小都不能靠近你们娘儿俩。”

    颜舒窈:“……”

    杨涛逗了一会儿宝宝,长叹一声道,“尽管你与少阳都不说,但为夫心里清楚得很。倘若没有加入南盛盟军对付南蛮四部,对上柳羲也不用怂。如今实力大损,却是胜算难料……”

    他心里清楚,但他是主公,作为众人的主心骨,绝对不能不战而怯。

    如今这个世道,不是说不想争就能退出来的,杨涛不仅仅要为自己、为治下百姓,还要为一直忠心耿耿追随他的人负责。他们都没想认输投降,杨涛就更不能有这种念头。

    颜舒窈怔了怔,神色复杂。

    “夫君是个什么想法?”

    杨涛道,“还能什么想法,打呗,是输是赢都认。不论输赢,不留余力就是了。”

    他是个性情疏阔的人,胜负执念也不强,若无颜霖扶持,他根本走不到如今的地位。

    “以前的梦想就是当个锄强扶弱、惩奸除恶的游侠。”杨涛神色淡然地道,“父亲去世之后,身边没了遮风挡雨的依仗,为夫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幼稚。所幸不是孑然一身,还有少阳扶持相伴。之后驱除伪帝、替父报仇,为夫便有个想法——让谁失望都不能让少阳失望。”

    只要颜霖还想努力一把,杨涛舍了性命也不会退让半步。

    颜舒窈道,“夫君与大兄的情谊令人艳羡。”

    “好歹也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交情。他为我舍命,我如何能让他失望。”

    杨涛笑道,“如今有了你们娘俩,为夫会想尽办法也会为你们安排好后路。”

    颜舒窈轻叹一声不说话,只是抱紧怀中的孩子,依偎在他胸口。

    她也想乐观一些,但局势如此,她总忍不住多想。

    哪怕杨涛说会护好她和孩子,但她也不觉得没了杨涛,活着能有多少趣味。

    对于感情恩爱的夫妻而言,失去另一半,活着是需要莫大勇气的。

    第二日,外头天色刚蒙蒙亮,杨涛便准时睁眼。

    他小心起身,摸了摸睡在小榻上的宝宝的尿布,发现宝宝尿床便便了,连忙让侍女取来干净的热水和布巾。这孩子脾气极大,一不舒服就会哭嚎,奶娘怎么哄都哄不住,唯有亲娘抱着哄才肯停歇。为了让夫人多睡一会儿,杨涛只能浅眠,夜里起来数回给孩子把尿便便。

    “为父者,大抵都是这样的心情吧。”

    希望能为孩子辟出一方稳定成长的天地。

    亲亲儿子的小脸蛋,杨涛穿上戎装去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