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6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漳州境内水域纵横,四周水匪横行,当地百姓深受其害。

    杨蹇还在的时候,漳州大大小小的水匪寨子都被他带人抄过。

    每次他都是身先士卒,揍得水匪哭爹喊娘,不知帮助多少百姓脱离水匪的迫害。

    因此,杨蹇在漳州的声望极高,他被赵绍害死后,还有数千百姓为他号丧送行。杨涛能稳稳占据漳州、铲除伪帝后带着一群忠臣去南盛发展得有声有色,其父杨蹇功不可没。

    杨蹇死了,有人心痛可惜,但也有人额手称庆、拍手叫好。

    这些人不止是杨蹇的政敌,还有他打压过的水匪。

    漳州流域附近的水匪可不是简单的水匪,有些人是迫于生活不得不落草为寇,但更多水匪是“世袭”的。祖宗是水匪,强抢民女当压寨夫人,强迫女子生下孩子。孩子长大之后继承父亲的职业,打家劫舍、抢掠来往商贾船只、压迫百姓、抢掠良家女子为其生儿育女……

    因为水匪数量多了,底气足了,发展鼎盛时期还与当地官府勾结,州郡长官暗地里享受水匪的供奉,对他们的举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收受贿赂的官吏小卒还会为水匪通风报信!

    几代积累之后,水匪势力俨然成了一颗依附漳州的毒瘤。

    杨蹇性情耿直、眼里揉不得沙子,根本不鸟他们的供奉贿赂。他这一生,大大小小的水战打了数百场,端掉的水寨也有百来个,死在他刀下的水匪更是不计其数。有些水匪冥顽不灵,坟头野草两米高,有些水匪敬佩杨蹇,反而被他折服,甘愿成为他帐下一员,随他南征北战。

    杨思坐在甲板上轻叹,“如此好汉,死在赵绍这种小人手中,当真是可惜了。”

    两岸群山连绵起伏,山间山岚弥漫,江风迎面吹拂灌满了宽袖,吹乱了发丝,无端有种羽化登仙的错觉。他有些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一派享受的模样,嘴上的话却带着几分恶意。

    “赵绍这小人,当年还是便宜他了。”杨思道,“若不是他,杨蹇这等好汉怎会白白葬送。”

    不管是乱世还是盛世,杨蹇这样的人都是值得推崇表彰的。

    “杨蹇前辈,的确是个英豪。”李赟赞同地点头,他道,“可惜缘浅,当年仅有寥寥数面。”

    李赟与杨思穿着一身华服,后者像个不谙世事的娇贵郎君,前者像个安逸富贵的富家老爷。

    他们装成这样,自然是为了当诱饵哄骗附近的水匪上门抢劫。

    只是附近的水域的水匪神出鬼没,一直没啥动静,他们闲得无聊,干脆缠着齐匡讲讲漳州境内的名士名人打发时间。齐匡最推崇的爱豆便是前上司杨蹇,看杨蹇都是带着一米厚的滤镜。他从对方年少事迹开始讲,滔滔不绝讲一个时辰。因此,杨思和李赟才有了上面的感慨。

    为了勾引水匪上钩,李赟等人伪装成做生意的商贾队伍。生怕水匪消息不灵通或者不肯上钩,他们还早早放出了风声,说要带着十万石粮草运往漳州境内高价售卖,赚一笔战争横财。

    一些嘴上说着“义匪”、“盗亦有道”的水匪,最讨厌这种商贾,来一次抢一次,极易上钩。

    李赟起初还有些懵,不知齐匡这番安排的深意。

    “这样……他们真能上钩?”

    十万石粮草就十万石粮草呗,为何还要强调“运往漳州高价售卖”?

    杨思啧了一声,嗤笑道,“汉美这就不懂了,哪怕是水匪,说到底也是人,哪有人不好面子呢?抢掠普通百姓没啥油水还会被骂,抢掠黑心商贾就没什么负担了,人家反而觉得自己是为民除害的英雄。那些‘义匪’最喜欢挑有钱、名声有损的商贾下手了,油水足还赚名声。”

    他这么说,李赟就明白了。

    不过——

    “匪就是匪,不管被抢的人做了什么,盗匪抢掠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犯罪。一群盗匪还会觉得自己是为民除害?”李赟眉峰皱得能夹死蚊子,“借口再多,不过是一层遮羞布罢了。”

    杨思笑得开怀。

    “汉美这么想是没错,但架不住普通百姓好糊弄啊。”

    齐匡也附和着道,“军师说得不错,漳州流域的确有不少自称‘义匪’的,专门打劫有钱商贾,自诩为‘劫富济贫’,他们‘庇护’当地渔民不受其他匪寨侵害,于是受恩的渔民将他们奉为英雄,更有甚者,还有渔民主动为水匪通风报信或者在家中立长生碑供着……”

    李赟摇头道,“这可真是稀奇,百姓未免也太好糊弄了。”

    杨思道,“汉美,这故事教我们一个道理,你猜是什么道理。”

    李赟拧眉想了会儿,不确定地道,“名声?”

    杨思笑着抚掌,“对,做什么事情都要扯个好名声的虎皮大旗。只要这名声够硬,哪怕你做的是杀人放火、奸银掳掠的勾当,百姓也会觉得你做得对、做得好,为你鼓掌呐喊。”

    李赟道,“先生这是教坏人。”

    杨思笑着道,“教坏人?这还轮得到我来教?你扭头瞧瞧咱们主公,这才是行家能手。”

    自家主公干坏事,哪次不是这么做?

    李赟面色一沉,说道,“我等岂可背后议论主公。”

    杨思挥手道,“哪怕主公听到了,她也没什么意见的。”

    这时候,李赟耳尖听到一句话。

    “不,她很有意见。”

    李赟爆喝一声,“谁躲在那里!”

    妈呀——

    被发现鸟!

    李赟猛地起身,踹开遮挡的门板,拎猫似的抓着后领子,一把将躲在后面的人抓了出来。

    “壮士好臂力!”

    分明被抓了个正着,那人不仅没有半点儿心虚,还为李赟鼓掌。

    汉美小天使果然是优质好男人,这臂力让人羡慕得紧,百多斤的人说提就提起来了。

    杨思一听,扑哧笑了出来,李赟闹了个红脸,齐匡虽没有笑,但眼底也晕染了些许笑意。

    李赟将那人手臂反剪在背后,呵斥道,“你方才躲在里头偷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