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6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你你要干嘛?你别吓我,我胆子小得很,平时看到蟑螂都要尖叫的。”

    渔女被杨思这一举动弄懵了,但他还知道杨思是个多难缠的人物,不敢得罪这位大爷。

    咸鱼们见渔女这个反应,顿时恨不得爬进屏幕替他受了杨思这一礼。

    他们追直播间这么多年了,何时见过这样的杨思?

    【恨生早】:别懵逼了,给点反应啊,小蓉蓉这是向你致谢呢。

    【子衿幽月】: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机会啊,拿出你身为“山鬼”的逼格,别怂!

    【炎皇花错】:小蓉蓉把你当成世外高人了,趁机装个逼啊,大兄弟,过了这村没这店。

    一群咸鱼在屏幕面前干着急,更多人则是羡慕嫉妒恨。

    【倾泠心】:愿意用六位室友身上一百多斤正宗五花肉换取一次“梦回千年”!

    【莫要空欢喜】:我也来许愿,愿用唐七复制粘贴用的键盘五换一个“梦回千年”!

    咸鱼们皮得开心,渔女紧张得攥紧了拳头,不知该如何反应。

    “方才多有冒犯,还请小娘子见谅。”杨思道,“此番恩德,无异于黄石公授素书之恩。”

    小、小娘子——

    尽管知道这个时代小娘子是对未婚女性的代称,但渔女还是不争气地红了脸。

    “不、不用道歉,你不杀我,我就很开心了。”渔女说完顿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骚操作,眼神露出几分闪躲,“那个、那你们真要感谢的话,能不能帮我完成两个小小的心愿?”

    渔女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短短的空隙,示意他的心愿真的不大。

    杨思不怎么意外,他道,“只要是力所能及,不违背忠孝仁义,自然会竭力为小娘子达成。”

    渔女道,“你能不能让他喊我一句小娘子?”

    他指了指李赟,尽管内芯是个汉子,但不妨碍他喜欢汉美小天使啊。

    要知道他可是李赟爸爸粉丝团的资深粉头,对方成婚的时候,他还大方撒钱来着。

    杨思:“……”

    这算个什么心愿?

    李赟也很懵,小娘子是什么特殊的称呼吗?

    反正只是喊一声,李赟自然不会拒绝,当他用略带口音的雅言说出“小娘子”三个字的时候,渔女感觉自己心脏被丘比特和月老同时眷顾了。他想爬墙,从爸爸粉丝团跳槽去女友团。

    直播间都有视频录制,他回去要将杨思和李赟二人说的“小娘子”截下来当铃声。

    “咳咳——第二个心愿……”

    渔女局促地搓着手,双颊酡红的模样看得杨思略显狐疑。

    “第二个心愿……我能不能要你们的亲笔签名?”

    杨思挑眉,不解道,“亲笔签名?”

    “那个……难得来一趟,总想拿点儿偶像的东西当个纪念品。”渔女可怜巴巴地道,“山间无趣得很,人间又不能长留……你们知道我附身一趟有多么难得么?亲笔签名做个纪念呗。”

    杨思有些迟疑,不知对方要拿自己的“亲笔签名”做什么事儿。

    倘若真是山野精怪,根据杨思看得那些志怪,总觉得有些不稳妥。

    转念一想,他们几人亲笔所写的字也不是很难弄到,杨思平日还有练字的习惯,写废的稿子不知凡几。倘若这“山鬼”真有恶意,渠道多得是,犯不着用如此珍贵的信息作为诱饵。

    不过眨眼的功夫,无数念头在他脑中飞逝。

    衡量之后,杨思笑着应下了。

    说是“亲笔签名”,但杨思也没写个名字就了事了,反而写了一句祝词。

    他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叫什么?”

    渔女下意识说了自己的真实名字,但系统不允许,消音之后变成了直播间ID。

    “我叫扣着脚吃饭。”

    杨思手一顿,险些坏了整张纸:“……”

    渔女也收到了系统的解释,顿时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妈耶,取什么ID不行,偏偏要叫【扣着脚吃饭】,这下好了,丢不丢人啊!

    李赟的眼神也变了,诧异道,“怎么会叫‘扣着脚吃饭’这般奇怪的名字?”

    奇怪也就罢了,关键是很猥琐啊。

    试想一下自己坐在食案前,右手拿筷吃饭,左手抠脚,顿时脸色都青了。

    渔女欲哭无泪地为自己圆谎,“山鬼和人不一样,我们哪儿还有叫‘恋爱不如搞基’、‘巭孬嫑夯日’的名字。毕竟是山鬼……你们懂的,各种风俗和人不一样,你们要理解。”

    杨思望向山鬼的眼神带着蜜汁探究。

    尽管如此,渔女还是成功要到三人的亲笔签名。

    三人之中杨思的字是最好的,渔女也说不出哪里好,只觉得“字如其人”这话搁在杨思身上不成立。李赟的字与他气质不同,一笔一划透着潇洒狂放,齐匡反而平平无奇。

    “我要将它们裱起来传给子孙后代!”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没能要到其他人的签名了。

    如果他穿越的时间是新年宴多好,主播帐下人员大多聚齐,一次性就能完成全图鉴成就。

    渔女刚说完,前方的船只突然拉起了警戒。

    杨思神色一冷,说道,“上钩了。”

    渔女明白是什么上钩,顿时吓得面色惨白。

    李赟让他去船舱躲着,水匪可是不讲道理的存在,不慎将他误伤了不好。

    “不会有危险吧?”渔女忐忑地问李赟。

    李赟道,“不过是些水匪罢了。”

    因为杨思的安排,水匪知道这是个大单,几乎将水寨青壮都拉了出来,浩浩荡荡足有千余人。这样规模的水寨搁在水匪里头也属于中上规模了,但十万石粮草值得这样兴师动众。

    杨思道,“派人与他们交涉,试探一下深浅。”

    船队对外的伪装是商队,站在甲板上的人都是布衣粗汉或者上了年纪的艄公。

    尽管外围船只有一些持刀家丁,但对于水匪而言没啥威胁力。

    水匪道,“俺们不要你们的命,只要你们的财。识相的,留财走人。”

    “诸位英雄好汉,小的只是南来北往、养家糊口的小商人,如今这个世道做生意不容易,你们若是全抢走了,无疑是要了小的一家老小的性命啊。还请英雄好汉们高抬贵手,行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