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69: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水匪的嘴巴没有预想中那般紧,反而松得很,三两下就屈打成招了。

    李赟道,“军师打算怎么做?一个一个水寨倒腾过去?”

    杨思说,“不然呢?索性杨涛帐下兵马根本不管这片流域,我们趁机多抓些水匪,一来熟悉水战,二来也摸清环境,三来么,积累些名声。前阵子查了查,发现不少百姓至今仍念着杨蹇的好。杨蹇一死,这份好名声就落到杨涛头上。我军出兵的理由有些牵强,哪怕散播主公是‘天命之子’的流言,当地百姓对我等依旧抵触。不如趁机做些好人好事,攒攒人缘。”

    杨思是个实干派,有什么想法就付诸行动的人。

    他打算用“山鬼”为姜芃姬造势,自然不会拖三拖四,反而选择雷厉风行地执行。

    杨思派人将“山鬼”的事情编撰成童谣,让市井顽童和乞丐代为传扬,不过三日的功夫,这消息已经传到了杨涛等人的耳朵。愚民相信了,杨涛等人却瞧出来,这是有心人有意为之。

    “攻心之计?”

    颜霖讥笑着将书简丢在一旁,他根本不信什么“天命所归”。

    古往今来,多少帝王假托仙家给自己脸上贴金?

    什么出生之时有异相、母亲做了奇怪的胎梦,不过是凡夫俗子欺诈愚民的谎言罢了。

    当真是天子,为何寿数不过百者比比皆是?

    什么“寿与天齐”和“万岁”?

    屁话罢了。

    颜霖这个观念,姜芃姬也是赞同的。

    这手段搁在古代是“神话”,搁在未来可就是“营销”了,还是脸皮贼厚的洗脑营销。

    钱素笑道,“这般造势,倘若柳羲败了,那可就有趣了。”

    颜霖垂眸冷笑,他道,“柳羲帐下众臣与他们的主公一个德行,性格骄傲要强。多半是发觉主公在漳州的声望无可撼动,生怕百姓会在关键时刻干扰,这才出此下策为柳羲造势。”

    殊不知,这番造势也将他们家主公推到了风口浪尖。

    天命所归?

    只要最后坐上帝位的人不是她姜芃姬,她便会成为名流千古的笑话。

    这番造势有利也有弊,若是成功了,她身上就会添加一层神秘的光环,天下愚民可没有与“仙家”对抗的勇气。若是失败了,不过是在青史上添了一桩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

    钱素道,“柳羲这是向天下昭告她的野心了?”

    颜霖道,“哪怕她不说,这天下有谁不知道她的野心?”

    钱素笑道,“众人心知肚明与她亲口承认,二者还是有区别的。”

    这事儿并没有掀起多大波澜,颜霖等人也没讲“山鬼授予造船神术”放在心上。

    造船技艺是不外传的秘技,南边名声大的匠人都被杨涛收拢帐下。

    没有收拢的,多半也被人荣养着。

    姜芃姬那边的战船水准能有多高?

    再高能高得过他们?

    漳州以南水域比较发达,造船技术经过一代代积累和改良,算得上当世最高了。姜芃姬帐下兵马大多都是北方人,哪怕她提前数年筹谋水军,但造船技术却不是一个齐匡能改善的,更不是短时间就能偷师的。按照颜霖等人的估算,姜芃姬的战船,水准应该比他们落后一些。

    水战不仅对水师要求很高,对战船的质量要求也很高。

    哪怕水师战力极强,没有坚固强大的战船,同样赢不了敌人。

    杨思一边钓鱼执法一边清缴水匪,通过拷问和收编等技术完善附近水域坤舆图。

    这么大动静,自然瞒不过颜霖等人的耳目。

    杨涛道,“不如派人先试探试探他们的水师战力?”

    颜霖道,“嗯,霖正有此意。”

    于是,一伙人伪装成商贾,一伙人伪装成水匪,两方人马在某块水域不期而遇。

    短暂交锋之后,杨思预感不好,果断下令撤退。

    颜霖这边也没有追击。

    “情况如何?”

    为求稳妥,杨涛颜霖等人没有亲自过去,只是派了个水战经验丰富的裨将指挥。

    两方人马都只有千余人,交战时间也不长,因为只是试探,战况也算不上激烈。

    裨将作为经验丰富的老将,多少也摸出点敌情。

    他道,“敌人怕是比我们预料中还要难缠一些。”

    颜霖眉头一挑,没想到会是这个回答。

    “他们所用船只如何?”

    裨将道,“依末将判断,应该全是附近渔家大户打渔的民船。”

    民船的规模和牢固程度都不能与战船相比较,不过己方为了不打草惊蛇,同样也没有用战船,用的也是水匪惯用的民船。船只方面,两方人马不相上下,区别在于作战人员的战力。

    颜霖问了对方战力如何,裨将也是如实回答。

    一句话,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敌人是北方的旱鸭子,他是真看不出来敌人和南方水师的区别。

    水性好,配合好,前进后退更是不见丝毫慌乱。

    这分明是训练有素的水师精锐。

    若非裨将撤退及时,怕是要被敌人缠住露底。

    尽管如此,他也觉得敌人反应过来了。

    杨思自然猜出来了,这次碰上的水匪作战极为配合,这根本就是正规军而不是乌合之众。

    杨涛眉头紧拧,双目望向颜霖,以眼神询问。

    颜霖道,“恳请主公下令,派人继续查探,务必试探出他们的深浅。”

    谁也不知道这支千人水师是姜芃姬那便的精锐水准还是大众水准,二者的区别大了去了。

    杨涛也知道不能心急,应允了颜霖的建议。

    两方人马开始互相试探,眼瞧着火药味越来越浓,姜芃姬那边也不遑多让。

    “既然确定聂良没几天可活了,那我们就添一把火,送他一程。”

    亓官让问她,“主公的意思……现在就出兵?”

    未免太激进武断了。

    “这怎么可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又不是二愣子。聂良的确命不久矣,但这不是还没死么?人家还活着,帐下二十多万精锐也不是摆着看的。”姜芃姬摇头否认,“我打算先派遣斥候探查清楚。等弄清楚了,派人去偷袭一波,看看聂良那便是个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