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71: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虽然不知道系统是个什么妖孽,但聂洋也不是没心没肺。

    他怎么会允许陌生妖物寄生自己的脑子却不做防范?

    系统出现不久,聂洋便做了周全准备。

    要知道中诏宝安观前任观主可是皇家供奉六如真人,有真才实学的世外高人。

    聂洋曾经假借陪同家中女眷的借口去过一趟宝安观拜访六如真人,这妖物不敢现身,不知道彼时才几岁的聂洋已经有了那般心计和防备心,更不知道聂洋手中捏着什么样的底牌。

    系统心下毛毛的,但又安慰自己聂洋只是一介凡人,它没道理会怂。

    说话的功夫,聂清已经下马车将守夜的部曲唤来叮嘱一番,要求他们在天亮前保持警惕,以防偷袭。众人心生狐疑,但这是少主聂清的命令,他们不便质疑,只能乖乖照做。

    “这会儿可放心睡下了?”聂清再度进入车厢,温和笑道,“阿洋先睡,为兄给你守着。”

    聂洋暗中攥紧了薄被,为了不露出破绽,不得不遵从聂清的劝说。

    聂清见堂弟睡下,点了一盏油灯,取来一卷厚书细细读了起来。

    他还没翻两页,倏地听到外头传来一声暴喝。

    “来者何人!”

    部曲声音刚落,聂清听到砍刀入肉的声音,鲜血噗得一声溅落在地,随即便是重物狠狠砸在地上的闷声。他面色一白,右手手指不由自主地捏紧厚书,刚躺下的聂洋也霍得起身。

    “兄长——”

    聂洋的侧颜在橘黄烛火下忽明忽灭,唯独眼底的惊恐怎么也掩盖不住。

    聂清道,“阿洋,镇定!此时不宜下车,等着外头平息下来,莫要出去添乱。”

    二人都学过剑术,但杀伤力如何比得上部曲护卫?

    他们要是心急下车查看情况,不过是给部曲增添了额外的护卫负担。聂清拿起佩剑作势戒备,耳边是敌我双方交手的杀喊声。此刻气氛紧张而凝重,连他手心都滋出了黏腻的汗水。

    “兄长,我们、我们不会……”

    聂洋吓得双目染红,水汽充盈。

    聂清安抚道,“上天既然叫阿洋做了那样的预知梦,可见上天也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场激斗持续一刻钟头,因为聂清这边人数占优势,提早有了防范,敌方偷袭的优势微乎其微。偷袭之人见状不好,下令让残兵迅速撤离,部曲担心是调虎离山之计,不敢穷追。

    “少主,敌人已退!”

    听到这话,聂清拿着佩剑的手才渐渐松开,佩剑落在地上发出哐当响声。

    “我方伤亡如何?”聂清问道。

    部曲也不清楚,此时夜色太黑了,刚才一番混战,敌我双方险些辨认不出来,此时大战刚歇,伤亡还没清点好。不过,根据他的目测,今夜损失惨重,我方折损一半兵力,剩下大多还挂着伤。这般状态,实在不适合在野外逗留,部曲的建议是连夜启程,尽早赶往大营。

    他们还不清楚敌人状况,不知道偷袭只有一次还是一波接着一波。

    聂清听了这话,沉重道,“立刻将伤药分派给受伤将士,稍作整顿之后再出发。”

    若是连伤势都不处理,不幸撞上敌人,那也是送温暖啊。

    “诺!”

    聂清松了口气,对聂洋道,“此番多亏了阿洋警示,不然的话,为兄性命便要葬送于此了。”

    聂洋道,“小弟受之有愧。若非兄长处处维护,小弟早没性命了。”

    他警示聂清,自然不是为了救对方,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小命。

    危机过去了,聂洋冷笑着在内心道,【来,我们好好谈谈。】

    系统:【……哈?】

    这凡人这话的意思是想威胁他?

    谁怕谁啊!

    不给点儿颜色看看,真以为系统是当牛做马的廉价劳力?

    夜袭失败了,这个结果出乎姜芃姬的预料,根据逃回来的士兵讲,敌人那便似乎早有预料。

    不过,这个预料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更像是临时起意。

    姜芃姬捏着下巴道,“你们查清楚车厢内的两个人是谁了?”

    士兵道,“二人极为谨慎,不曾迈出一步。”

    姜芃姬嗤笑道,“倒是挺聪明,知道不给人添乱。”

    冥思一会儿,她道,“你们今夜也辛苦了,下去治疗伤势要紧,事后再行封赏。”

    士兵面露羞惭之色。

    未能完成主公所托,他们无言领赏啊。

    姜芃姬将人打发下去,正要抬手揉着眉心,卫慈从帐后屏风走了出来。

    “主公,慈怀疑那两人极有可能是——”

    姜芃姬道,“聂良的的继承人……一条大肥鱼。我倒是失算了,早知道应该派更多人去的。”

    若是让武艺超群的武将,例如秦恭,未必不能杀了聂清和聂洋。

    卫慈道,“主公为何说这丧气话?明知人数多了,容易暴露踪迹,引得敌人警惕。”

    姜芃姬托腮道,“尽管如此,的确是可惜。”

    卫慈道,“慈更加在意一件事情,根据我军士兵所言,敌人是临时才有的警惕——”

    姜芃姬思绪翻转,脑中突兀想起了聂洋——

    据说是身揣系统碎片之一的宿主。

    倘若他也在队伍,提前预知敌人行踪也不是怪事。

    她道,“罢了罢了,这事儿也够聂良喝一壶了,不知他知晓后,会是如何且惊且怒?”

    姜芃姬的目的就是送聂良早些归西。

    若能顺手收割聂清,那是额外收获,拿不下也没事,她不用太过可惜。

    卫慈轻叹道,“怕是要大动肝火了。”

    聂良死不死,卫慈不在意,他只在意前世就郁郁而终的兄长卫応。

    奈何兄弟二人立场相左,有些事情注定无法两全其美。

    第二日,烈阳爬上头顶,聂清等人顺利与聂军会师。

    “少主这是遇袭了?”

    卫応被聂良派出来接聂清,他遥遥望见聂清队伍俱是残兵,心下骇然。

    因为车马颠簸,聂清一宿没怎么睡,眼底泛着淡淡的青色和疲倦。

    他对着卫応道,“昨夜确有一波贼人趁机偷袭,不过阿洋梦魇惊醒,这才没有全军覆没。”

    卫応问道,“少主可否讲具体一些?”

    聂清便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遍,重提聂洋的功劳,为聂洋在卫応这里博个好印象。

    卫応一听便知道情况凶险,对聂洋高看两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