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72: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公一直等着少主,还请少主勿要耽误时辰。”

    尽管这里距离聂营只有一个时辰的距离,但根据聂清的描述,卫応颇感忧虑。

    聂清点头应下,温声道,“这便启程。”

    经历昨夜的袭杀,他也知道情势有多么危险,暗中还不知道藏着多少双不坏好心的眼睛呢。

    聂清在卫応的搀扶下上了马车,见聂洋仍维持着脊背蜷缩的睡姿,心下涌出几分担心。

    昨夜的袭杀将阿洋吓坏了,半夜梦魇不断,许是梦境太过可怖,他的神情极为狰狞。聂清试图将他唤醒,半晌也没动静。若非呼吸还有,聂清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瞧瞧被鬼差拘走了。

    “这是做了什么噩梦——”

    聂清担忧地执起聂洋的手,青筋狰狞的手背一片冰凉,入手全是黏腻的汗液。

    殊不知,聂洋这不是做噩梦,痛苦指数却比最可怕的梦魇还要高了数倍。

    昨夜,聂洋恼怒系统的隐瞒和敲打,小心试探系统的底线。

    系统也察觉到聂洋的翅膀硬了,试图脱离它的控制,二者一番言语交锋,眼瞧着是崩了。

    聂洋身边有一件六如真人赠予他的道家宝贝,据闻能压制邪祟。

    他亮出这张底牌,试图跟系统谈判,争取主动权和控制权。

    岂料系统恼羞成怒,撕开虚假伪装,不再温和顺从,反而亮出了狰狞凶恶的一面。

    【不听话的下场就是被活生生折磨至死,你真以为区区凡人能在我手中反客为主?】

    六如真人赠予的道家宝贝虽然没有给系统造成重伤,但也给它造成了一定伤害。

    这让系统极其恼怒。

    聂洋是它眼皮底下长大的凡人,不过是芸芸蝼蚁中的一员,仗着有点底牌就试图撼动神灵的地位,谁给他的底气?系统不介意聂洋有自己的小心思,但它不能容忍蝼蚁算计到它身上。

    对付这种不听管教的宿主,系统经验丰富着呢,保准调、、/教得乖巧听话。

    它需要武力让聂洋明白他们二者之间的距离,那是区区凡人无法跨越的裂谷!

    【顺从或者死亡,凡人,你懂了么?】

    系统倒是想将冒犯自己的聂洋抹杀了,但它不能这么做。

    一来,适合的宿主不是说换就能换的,它在聂洋身上下了功夫,这么舍弃了,它亏大了。

    二来,聂洋这人的分量说轻不轻、说重不重,他也是影响整个位面气运走向的棋子之一,一旦动了他,暗中的敌人就会第一时间察觉。系统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聂洋留着还有用。

    既然不能换掉,那就只能费些心思好生“修理”了。

    聂洋从未吃过这样的苦头,但骨子里的倔强和强硬又让他死命撑着。

    聂洋不肯服软,系统不肯撒手,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不过,聂洋毕竟是凡人,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磨。他还有野心,知道什么叫“能屈能伸”、“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大可以暂时服软,利用系统达成目的。往后再寻办法除了这个妖孽!

    经历一整夜的折磨,大部队即将抵达聂营的时候,聂洋疲倦地睁开了眼。

    倘若聂清瞧过来,必能发现聂洋眼底写满了不甘和怨憎。

    “阿洋?你醒了?”

    聂清放下书籍,长松一口气,连忙倾身将聂洋扶起,

    这时,他发现对方衣襟被汗水打得湿透了,睡着的地方也阴出一块人形的湿痕,聂洋本人更是一副虚脱力竭的模样。几缕沾满汗水的长发黏在脸侧,乌发披肩,瞧着格外脆弱可怜。

    “兄长——”

    聂洋试图说话,声音喑哑至极,嗓子更是火烧火燎得疼。

    “阿洋昨夜做了什么噩梦,为兄怎么唤你都唤不醒。”聂清瞧堂弟这个模样,心疼得不行。

    聂洋当然不能如实说来,他现在还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让他羞愤而厌恶。

    他居然屈服一个妖孽的胁迫,实在是奇耻大辱。

    聂洋道,“小弟……咳咳,小弟也不知,只记得……那是极为可怖的梦……”

    聂清见堂弟面上全是残留的恐惧,不忍深究。

    他转移话题道,“父亲已经派兵接应我们了,前方就是大营,阿洋莫怕。”

    聂清轻拍对方的脊背,用哄小孩儿的口吻安抚他。

    聂洋疲倦闭上眸子,任由自己靠着聂清的肩头。

    倘若聂清没有拦了他的路,聂洋倒是乐意有这么一个体贴细致的兄长照拂自个儿。

    因为聂洋情况不好,聂清没让他下马车,稍作休整便随同卫応去见父亲聂良。

    聂良那头已经知道儿子半夜被敌人偷袭、险些丧命的事情。

    一时间,心头的怒火和忧虑并存,二者攻心,聂良险些厥了过去。

    直至瞧见聂清,心头才好受了些。

    聂清瞧见父亲第一眼就被惊到了,这才多会儿不见,父亲竟然消瘦这么多?尽管父亲双眸锐利依旧,眼底的青黑却似散不开的青墨,那张脸也苍白得不似活人,双唇浮着点点青色。

    聂清当即行了大礼,双目微红。

    聂良冷淡地道,“多大人了,还似三岁小儿那般爱哭闹?如此不稳重,为父如何放心?”

    聂清垂首遮掩泪意。

    聂良道,“为父听了你昨夜的经历,你倒是稳重,这点做得不错。”

    哪怕帮不上忙也绝不添乱,谨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贸然将自己置身危险环境。击退敌人之后,聂清的处理方法也相当周全,这让聂良有些感慨,同时还很欣慰。

    只可惜,聂清还是太年轻了。

    一旦他不在了,聂清如何稳得住摇摇欲坠的聂氏,如何镇得住周遭的魑魅魍魉?

    思及此,聂良就倍感头疼。

    父子二人说了一会儿话,聂良将儿子打发下去,喉间涌上一阵甜腥味。

    他用帕子接住,果然看到熟悉的鲜红。

    恍惚间,聂良听到营帐外传来阵阵鼓声,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何人在外头击鼓?”

    帐外护卫道,“回禀主公,敌方集结兵力在营外叫阵。”

    聂良一听,那双丹凤眸子因为怒气而睁圆。

    “柳羲当真是欺人太甚!”

    前脚欺负他儿子,还差点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后脚直接带兵打上门叫阵。

    若是不应战,聂氏名声不是被这人掷在地上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