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78: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怎么,不会说话了?”

    姜芃姬将手放在卫慈面前划了划,对方仍是呆滞的可爱模样。

    卫慈这人太过冷静自持,好似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冷静端庄的姿态,倒是极少见他如此失态。

    姜芃姬也不急着让他回神,反而笑着欣赏起来,卫慈被她灼热的视线盯得脸红。

    “主、主公?”

    卫慈感觉胸腔的心脏几乎要跳至嗓子眼,耳边全是砰砰的心跳声,声音之大让他忍不住怀疑姜芃姬是不是能听见。这么想着,本就九分熟的脸蛋立马飙升到了十分熟,看得姜芃姬拇指大动。只可惜,这里是军营,她倒是不介意,可她要顾着点儿卫慈,强扭的瓜不甜的。

    “那人啊,姓卫,名慈,字子孝。”

    这句话几乎是含着他耳垂说的,灼热的呼吸扑打在敏感的耳朵上,让他口舌燥热。

    姜芃姬没有关闭直播间,二人这般互动被咸鱼围观了个彻底。

    【璀璨星主】:主播,你是诚心报复我们是吧?之前憋了那么多年没动慈美人,现在隔三差五发狗粮,我们不吃还不行。饱了饱了,狗粮满得堵着嗓子眼,直播间充满了虐狗的气息。

    【妖影昀】:嘤嘤嘤(╥╯^╰╥),主播你变了,你以前只撩咸鱼的,现在只撩慈美人了。

    【聂北凌】:主播,告诉宝宝,我们五百万年咸鱼加起来都不如慈美人吸引你么?是我们咸鱼不够咸,还是你主播的审美标准高了?看看这里,这里还有五百万咸鱼等你临幸啊!!!

    【偷渡非酋】:心里有点儿AC数吧,咸鱼还真没有慈美人重要。

    咸鱼们默默看着两人发狗粮,心塞塞,这个直播间对单身咸鱼太不友好了。

    原以为主播会陪着他们单身到地老天荒,没想到她却暗中背叛了组织。

    姜芃姬还算有节操,没当着五百万条咸鱼做什么羞羞的事儿,调、、/戏一会儿就停手了。

    卫慈花费不少精力才压下激动的心潮,恢复常色。

    “主公……咳,主公为何突然说这些?”

    卫慈性情含蓄,哪怕见识过前世的陛下,面对主公的直接和豪放,他还是有些臊得慌。

    姜芃姬道,“有条咸鱼告诉我,哪怕确立了关系,没有承诺的话,另一半也会心慌的。”

    卫慈目露不解,“咸鱼?”

    姜芃姬道,“咸鱼就是用盐腌制晒干的鱼,越咸越下饭。”

    她有次无聊翻看弹幕记录,偶然看到这么一句话罢了。她起初心大,认为多此一举,不过刚才的局面倒是给了她提醒,哪怕再聪慧通透的人,面对感情的时候也会有仿徨和不确定。

    一个承诺,她给得起。

    卫慈没有追问晒干的咸鱼为何会说话,因为主公说话……他有时候真的听不懂。

    姜芃姬扫了一眼弹幕,正好瞧见某条发言。

    【食堂打饭阿姨】:主播的意思——子孝是咸鱼中最咸的,所以你挑了他下饭?

    【无痕之月】:厉害,我的大佬,你的理解肯定是满分。

    【零点碎梦】:破案了,我们争不过慈美人是因为没有他咸,露出尴尬不失礼貌的笑。

    咸鱼们依旧说说笑笑,姜芃姬暗中翻了白眼。

    “此番举动,聂良那便怕不会善罢甘休。”

    卫慈稍稍冷静之后进入工作模式,旖旎暧昧的气氛消失得干干净净,让人不甘感慨他的本事。男女互诉衷肠之后不来点儿少儿不宜的内容,岂不是浪费了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

    他们俩倒好,恋爱工作模式随意切换。

    姜芃姬道,“人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啊,不过这样也如了我的愿。聂良肯主动出兵不是更好,省得我冒险出关,徒增风险。若是强攻,多半是试探佯攻,不会一上来就用尽全力。”

    聂良那边有二十多万兵力,这可不是虚报的数字,实打实的二十余万!

    由此可见,姜芃姬守关压力有多大。

    不过,她肯定这场胜负至多半年就能分出分晓,谁让聂良是个短命鬼。

    一个势力的主公在阵前病逝,哪怕有继承人出面稳住情势,军心战力都会大幅度下滑。

    除此之外,聂营还有个携带系统碎片,对聂良聂清父子不安好心的聂洋。

    这场战争在姜芃姬看来,胜负的天平已经偏向她了。

    卫慈提醒一句,“我军辎重还有几批没有抵达。”

    姜芃姬道,“我知道,不能露怯。”

    聂良是个人精,姜芃姬要是有一点儿底气不足的痕迹,保不准他就倾尽兵力强攻了。

    思来想去,姜芃姬让人将亓官让喊过来商议计划。

    亓官让过来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在两人脸颊、嘴唇、脖子等地方扫了一圈,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痕迹,这才向姜芃姬行礼,再与卫慈颔首打个招呼,淡定地在营帐下首位置落座。

    姜芃姬道,“我担心聂良近日会带兵攻打湛江关。”

    亓官让心下失笑,自家主公一连皮了几下,涵养再好的人都要爆发,更别说一方诸侯了。聂良带兵打回来不是很正常的操作么?不过,聂良的性情注定他不会没有把握就孤注一掷。

    “多半是试探,佯攻罢了,主公莫慌。”

    姜芃姬道,“说是这么说,但也不能让对方试探出深浅啊。”

    亓官让问,“主公欲待如何?”

    姜芃姬说,“商议一下守关的事情,兵将、辎重如何布置安顿。”

    相较于防守,姜芃姬更加擅长进攻,古代防守战术她没有深入研究。

    不懂的事儿,还是找专业人员咨询比较稳妥,亓官让无疑是专业中的专业。

    众人都知道聂良会带兵找回场子,但他们没想到聂良的动作会这么快,这么迫不及待。

    卫慈暗中感慨,自家主公气人的本事真是越发精湛了。

    他与聂良接触不多,但通过前世兄长的转述,多少也知道一些。

    主公能让聂良破功,足以自豪了。

    第二日,聂良点兵七万,预备出征。出兵之前还有个祭旗仪式,这次祭旗的物件有些不寻常,既不是猪牛羊等祭祀牲畜,也不是敌人或者逃兵头颅,是一只锦盒和锦盒中的女子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