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79: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报——”

    传令兵脚步急匆匆地跑至帅帐外。

    姜芃姬问他,“什么事情?”

    “敌军在关外集结七万人马,距离我军仅有半个时辰行程。”

    姜芃姬刚起床洗漱呢,早饭还没吃就听到这个消息。

    她道,“聂良够速度啊——瞧这样子是被我气得够呛喽?”

    姜芃姬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担心,反而是满满的得意和欣喜。她的斩神刀素了好久了,尽管昨日见了血,但不过瘾。今日敌人主动上门送人头,她不笑纳的话,太对不起聂良的好心了。

    “速去通知全军,备战迎敌!”

    打仗是要打的,但吃饭也要吃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姜芃姬抓紧时间用膳,今日早膳是十来个素白大馒头外加一叠咸菜和一条咸鱼。

    她的胃口大,配着咸菜和咸鱼,十来个素白大馒头吃下肚子才有饱意。

    不少直播间咸鱼都喜欢看她吃饭,看她吃得这么香,总有种泡面也成了山珍海味的错觉。

    她用五分钟吃掉早餐,众人这才陆续抵达。

    敌军来势汹汹,姜芃姬等人也没有墨迹什么,直接遵循亓官让的计划守关。

    城墙之上,姜芃姬一脚踩着墙垛,远眺关外乌泱泱的人头。

    “我真不能带兵出关跟他们打一场么?”

    亓官让冷漠地道,“不能,主公若是下去了,您说着关门是关着呢,还是开着呢?”

    若是关着,他们待在城上看着城下的主公身陷囹圄?

    若是开着,随时支援主公,不是给敌人开了破关的方便之门?

    守城战还想下去浪,自家主公是真的没救了。

    一旁的孙文也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姜芃姬随时随地刷新他对“主公”二字的认知。

    思来想去还是自家孙儿好,安分乖顺,敌人攻城他就安心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孙兰和丰仪年纪虽小,但做事越发稳妥,孙文老怀甚慰。

    姜芃姬被赶下城墙,她只能抚摸大白的脖子感慨一句。

    “我的大刀饥渴难耐,架不住小公举不允许。”

    大白的马蹄蹭着地面,蹭出了一个浅浅的坑,响鼻显得有几分焦躁。

    姜芃姬亲亲它,说道,“你也想跟我一起杀敌是吧?”

    大白人性化地叫了一声,似乎是在附和姜芃姬的话。

    战马的寿命是有限的,黄金时期也就那么几年,大白不足一岁的时候被柳佘买来送给原主柳羲。不过原主喜欢读书不爱戎装,大白作为战马后裔只能被牵去拉马车,之后跟随姜芃姬,配她南征北战,大白彻底解放了凶性。中途怀孕离线几年,好不容易重归战场,偏偏不过瘾。

    大白冲着姜芃姬撒娇,又叫又舔,一副缠人的模样。

    姜芃姬禁不住大白的热情,只得笑着许诺下次打仗一定带上它。

    “难消美人恩。”

    作为马中美人,大白的热情的确不是寻常人能承受的。

    与此同时,聂军大部队距离湛江关很近了。

    望着城墙上密密麻麻、严阵以待的敌人,聂军大将顿时生出几分豪气干云的气势。

    尽管主公聂良下达的指令是佯攻试探敌人,但他也指望今日一战让姜芃姬吃点儿亏。

    “城上准备得如何了?”

    城墙是混乱之地,姜芃姬能保证自己安全,但亓官让等人却不允许她冒险。

    因此,她只能暂时居于后方,通过传令兵了解前线战况。

    自打知道要守关,姜芃姬就命人在湛江关外建立了一道道战壕还有辅助守城的临时瓮城。

    传令兵道,“军师道一切准备妥当。”

    姜芃姬又问,“敌人带了多少弓箭手,器械几何?”

    中诏的兵力一向是五国之中最强的,不管是兵卒素质、战力还是器械技术水平,力压其他四国。这也是中诏能震慑其余诸国的主要原因。中诏覆灭之后,聂氏接连收复各地,接收中诏皇室留下的兵力,整体实力不容小觑。哪怕是佯攻,姜芃姬也不会掉以轻心。

    传令兵早有准备,回答相当详细。

    姜芃姬深吸一口气,只能按捺情绪,继续等前线战报。

    她相信亓官让和孙文联手,不会让聂良占了便宜,但战场瞬息万变,谁也不能打包票。

    姜芃姬耳力极好,哪怕待在后方也能隐约听见前线的战鼓以及杀喊声。

    听动静,两方似乎有些胶着。

    敌方虽说是佯攻,但也拿出了认真劲儿。

    聂军以装有后盾的木车在前打头阵,抵挡城上落下的如潮箭雨,士兵则趁机推进,带着云梯靠近湛江关瓮城城墙。尽管有数道战壕,但也阻挡不了多久,敌人用木板铺平,顺利跨过。

    亓官让见状,面上毫不意外,他让士兵操纵床弩射杀指定位置的人。

    床弩的穿透力可比箭矢强横多了,一杆粗箭叮在木车盾牌上,顿时将盾牌连车一块儿扎了个透心凉,力道之大,瞬间废了一辆战车。可刚露出一个豁口,聂军士兵立即以青铜盾补上。

    亓官让道,“着人烧油,滚石如何了?”

    裨将道,“准备妥当,军师放心。”

    亓官让这边压力不大,敌人推进速度不快,孙文那边情况也差不多。

    双方交手片刻,聂军大将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他发现敌人射箭的准头高的可怕,特别是那些粗箭,射程远、力道大,准头还高。

    这些不足以让他生出怯意,但敌人的战力超乎预料。

    这就要怪通讯太落后了,东庆到中诏距离可不远,哪怕聂良把姜芃姬作为头号要注意的敌人,两地一来一往搜集消息的速度也赶不上木工坊更新换代的速度。打仗不仅拼人拼后勤,还要拼科技水平。之前只是因为大家伙儿水平都低,因此看不出差距,如今可不一样了。

    姜芃姬每年耗费巨额预算给木工坊,张平等人不给她掏出点儿真货,她能善罢甘休?

    因为通讯不便,两家掌握的信息是不对等的。

    当然,不是每个士兵都能配备弩弓之类的精良设备,姜芃姬还没这么有钱。

    不能提升整体军械水平,那就只能死命训练将士的作战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