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82: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二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一副无奈的模样,她道,“别那么慌啊,稳重知道不?”

    亓官让最宝贝的羽扇被他丢在一旁,若非还有理智,他都要将人扛下去了。

    打得过打不过,那另说。

    “主公——”

    姜芃姬道,“有这个时间劝我,先照我说的去做。命人调整床弩攻击的角度,对准敌方抛石车的关节。只要将他们的抛石车毁了,危机自然也就化解了。再不济,命人用火箭——”

    抛石车大多都是木制,倒不是说用金属建造的不好,仅仅是因为此时的冶炼技术不好,产出的铜铁并不多。若用金属制造抛石车,重量不易战争运输,耗费成本还大,所以木制更好。

    正因为是木制,所以关节处不是用卯榫结构就是用粗绳捆绑,前者还好,后者极易松动。

    若用火箭或者床弩瞄准关节,应该能对敌方抛石车造成打击。

    一箭不行用两箭,两箭不行用三箭,总不能不限制,让敌人放手攻击吧。

    亓官让见自家主公不为所动,只能叹了一声,暗自做好谢罪的准备了。

    主公要是此时受了什么伤,黑锅就是他亓官让的,谁让他没本事劝说主公,反而纵容她?

    “诺!”

    亓官让立刻传令下去,一面继续针对试图登墙的敌人,一面抽出人手对付抛石车。

    姜芃姬道,“幸好我们是守城,抛石车可以受墙垛掩护,不然的话,多半也是同样结果。”

    亓官让:“……”

    讲真,火烧抛石车他是知道的,姜芃姬不过来他也打算这么做,但是瞄准关节下手……

    亓官让有点儿明白了,为嘛主公那么喜欢木工了,“玩物丧志”也不是没好处。

    敌人用抛石车攻城,自然不会大大咧咧空出一片地方,抛石车周围也有重兵保护。

    姜芃姬让某个操纵床弩的士兵起来,位子让给她,虽然不能亲自下去杀个痛快,但她也能秀一下自己的射箭技术。亓官让见状,只能叹息着让士兵保护她,免得被流矢误伤。

    床弩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更别说如今使用的床弩还是经过数次改良的加强版。

    不仅多了辅助瞄准的零部件,连射程也比最初版本强了一大截。

    外头杀喊震天,姜芃姬心无旁骛。

    她只需瞄准目标再发射就行了。

    这个版本的床弩还增强了连射功能,填装箭矢的时候也不需要停下射击操作,因为有另外士兵帮忙填装。

    为求稳妥,其他操纵床弩的士兵都选择攻击抛石车的底座或者其他固定不动的部位,姜芃姬则选择了抛石车的杠杆。尽管杠杆会移动,但对于姜芃姬而言,定点目标和移动目标都是一样一样的。

    另外,选择抛射杠杆作为目标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像底座那般聚集了敌人。

    以咸鱼们的视角,他们连姜芃姬选择了哪辆抛石车都不知道,更别说抛石车的部位了。

    等她手速飞快连射数箭,箭箭命中抛射杠杆同一个部位,咸鱼们只能给姜芃姬喊666。

    【萌新小可爱】:优雅地为主播献上今年这一年份的膝盖,请笑纳。

    【祁清承】:作为一条咸鱼,我能小声问个问题嘛?你们为嘛又喊666?

    战场混乱,每个咸鱼的关注点都是不一样的,直播间又是实时直播,不可能回放。

    因此,不少咸鱼还不知道发生了啥,只是跟着喊666,反正不会错的。

    【真香警告】:凭借我极佳的动态视力,我能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主播操作多骚。刚才那一发入魂简直帅炸了!敌方那台抛石车抛射的同时,主播数箭射断了抛射杠杆。杠杆断了,投抛物力道不足,从天而降,砸到敌人自家阵营了。那么大块石头,估计将三四人砸成肉泥了。

    姜芃姬抿紧了唇,让人调整角度转向射程范围内的另一台。

    城上城下互投巨石,两方伤亡都不轻。

    姜芃姬仍是手不抖、汗不冒,一番操作,精准毁掉敌人五台抛石车。

    这五台抛石车投射范围的城墙压力顷刻骤减。

    其他士兵也有一定收获。

    己方压力骤减,那么敌方的压力就飙升了。

    后方督战的聂良眉头深锁,苍白的面色撑得眼底的青色更加可怖。

    “主公——”

    聂良道,“我倒是低估了柳羲的能耐。”

    半柱香不到的时间,敌人接连摧毁一小片范围内的抛石车,可见敌人那边有个箭术高超的武将。这几台抛石车,每一台都是抛射移动的过程中被敌人命中脆弱部位而折断。

    战场混乱,抛射杠杆更换也需要极多的时间,几乎相当于废掉了。

    “为何以前没听说过柳羲帐下有这么一个人?”

    这种箭术拿来守城,攻城一方的抛石车被极大限制,简直是个噩梦。

    聂良见无人回答,叹了一声道,“罢了,今日也差不多了。”

    此次攻城带来的抛石车数量不多,敌人又这么能拆,攻城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聂良也不是执拗求胜的人,他清楚记得今日的真正目的。

    他垂眸下达数条命令,眸光深处似一汪见不到低的深潭。

    过不多久,亓官让等人也发现敌人攻势减缓,似有退兵的意思。

    鏖战一个时辰,两方死伤加起来接近七千人,继续耗下去,他们谁都讨不了好。

    聂良这边是佯攻,人够了,但各种军用辎重没带够,续航能力堪忧。

    姜芃姬这边也有几批辎重还在路上,继续扛着,难免会面临守城辎重不足的窘境。

    聂良现在撤退,倒是让他们松了口气。

    姜芃姬望了一会儿,心底却有些不详的预感。

    亓官让也道,“聂良昨日吃了那么大的亏,今日不分出个胜负,他这么退了,岂不是……”

    思及此,他总觉得聂良还有后招。

    不错,此时此刻,聂良还能有什么后招呢?

    姜芃姬站在城墙上往下瞧,底下积攒了高高一堆的尸体,倏地想起了什么。

    “文证!”

    “臣在!”

    “速去命人准备清水!防范未然!”姜芃姬道,“我突然想起嘉门关了。”

    当年,孟湛与昌寿王狼狈为奸,前者就是用尸体为燃料,火烧嘉门关,这才破了谌州防线,带兵直逼东庆皇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