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8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二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风助火势,这场大火烧得轰轰烈烈。

    隔了老远也能看到湛江关方向冒气的冲天浓烟。

    姜芃姬等人倒是面色镇定,不说他们,帐下士兵也没什么反应,该扑火的扑火,该转移伤兵的转移伤兵,该转移抛石车的转移抛石车。直播间咸鱼们的心理素质就没有这么强大了。

    不少咸鱼看了一会儿就捂着嘴呕吐了。

    特别是姜芃姬说出“空气中有熟肉香味”的时候,整个弹幕都停止了。

    她被亓官让赶下城楼,心里正郁闷着,发现咸鱼们这般反应,低迷的心情又上扬几分。

    【主播V】:不是吧,你们跟着我多少年了,什么大风大浪、血腥暴力的场景没见过?这也只是小场面而已,你们淡定一些。有些东西看得多了,自然而然就淡定了,还是见识少。

    姜芃姬说得风轻云淡,仿佛外头烧着的不是数千具尸体而是数千头乳猪。

    【偷渡非酋】:这种事情永远不可能习惯好嘛,毕竟生活环境不一样。

    【鬼才郭奉孝】:再一次感慨,穿越可以,别是古代;非得是古代,那也不能是乱世;非得是乱世,那也不能是当兵的;非得是当兵的,那也不能是底下的小卒。两方诸侯的胜负根本就是用底层士兵的性命堆出来的。倒不是说主播不好,只是作为小卒真心没有半点儿未来。

    【衍天门师叔祖】:说起穿越——我突然想起下一轮“梦回千年”后天就要开启了。

    【挺起骄傲的平胸】:好歹也是欧皇,待遇应该不至于这么惨,投放到战场就蛋疼了。

    【御龙吟】:投放到战场不怕,扭头就当逃兵么,碰见主播的话,兴许还能要个签名合影。

    咸鱼们最擅长歪楼,刚才还吓得瑟瑟发抖、捂着嘴呕吐,这会儿注意力被转移了,立马开始畅想下一位“梦回千年”的欧皇会是什么身份。有人调侃,有人立马编了有趣的段子。

    瞧着恢复正常的直播间,姜芃姬暗中哼了一声。

    她真是闲得蛋疼了,居然会担心这些咸鱼适应不良,人家分明适应得很好呢。

    反倒是她,她才该发愁。

    “……再一次感慨自己英明神武……”姜芃姬瞧了一眼手中的斩神刀,叹道,“若不是早早砍了附近的树木,这场大火还不知道要烧到什么时候,兴许还能被聂良捡漏破关呢。”

    她正感慨着,老首长的私聊响起。

    【你的阿爸】:你那边快下雨了,这可真是天选之子的操作。

    姜芃姬露出了黑人问号脸。

    “下雨?这个时候?”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天幕从早上开始就是暗沉沉的,她瞧得出最近有雨,但绝不是今天。

    老首长很快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全方面嘲笑姜芃姬的地理知识不及格。

    【你的阿爸】:尽管你已经是军团长,未来还是联邦元帅,没人会盘查你的学历,但也别露馅儿了。你没发现湛江关的地势很奇特么?关口狭窄、腹地宽阔,两边山峦高耸险峻而中部低垂,这种地形在空气流通方面是相当差的。你那边本来就该下雨了,一把大火反而加速了雨水成型。依我看,照这个速度下去,顶多半个小时就会下雨。你不觉得自己该准备什么?

    姜芃姬也听出来了,顿时露出些窘迫的味道。

    “我很小时候就进了儿童军事学校,没两年直招入基因战士训练营,文化课不及格是正常操作。”姜芃姬开始耍赖了,她怎么能承认自己文化不够,“真的……半小时会有雨?”

    亲爱的老首长只给她八字真言。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姜芃姬:“……”

    你学霸你有理!

    她正想着如何暗箱操作,卫慈迎着一阵风来了。

    “主公,慈有一事禀告。”

    姜芃姬道,“正巧,我也有一事要告诉你。”

    卫慈道,“主公不妨先说。”

    姜芃姬说,“我有预感快下雨了。”

    卫慈失笑道,“正巧,慈要说的也是这个事情。”

    大火燃烧之后,原先还算温柔的东南风风势大增,风助火势,关口那边烧得更旺。

    起初还算亮堂的天幕似乎蒙上了一层黑纱,隐隐有降雨的趋势。

    姜芃姬恶劣笑笑,“希望大火熄灭之前,这场雨能下起来,哪怕是毛毛雨也行。”

    “正是如此。”卫慈道,“好歹教敌军也知道知道。”

    姜芃姬对着他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果不欺我。”

    卫慈也心黑了,聂良真要知道了,还不被气出个好歹。

    好不容易火烧一把找回场子,谁知道老天爷这么不给面子,天降雨水帮姜芃姬等人扑火。

    尽管这是正常的天气变化,但稍稍利用舆论,顷刻之间就能营造出自家主公是“天命之子”的形象。一旦坐实了,聂良帐下士兵怕是会浮动一阵。他们跟人打仗,自然是不怕的,但要是跟上天选中的“天命之子”打仗,那还有胜利的希望嘛?军心一旦动摇,士气也得低迷。

    姜芃姬惯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营销机会。

    她望向卫慈道,“子孝,你说我要不要摆个祭坛、舞剑求雨什么的,效果更好?”

    卫慈道,“不妥,要是没来雨,主公岂不被动?”

    天象也有不准的时候,哪怕卫慈心里有九成把握,他也不敢拿姜芃姬的声誉开玩笑。

    卫慈拒绝了,姜芃姬也没坚持,她也不喜欢跳大神。

    二人嘀嘀咕咕,亓官让等人就狼狈得多,孙文老爷子年迈被送下去了,他不能随意离开。

    原先白算白净的脸被熏成了黑色,每日都精心打理的胡须也被烧焦了点儿。

    因为火势控制不住,亓官让只能退离危险地带。

    医兵见他手背红肿鼓起大包,提议道,“军师,您的手背起包了,要不先挑了抹些伤药?”

    亓官让应允,医兵为他抹上烧伤药的时候,一点儿水滴滴在他睫毛上。

    他下意识眨了眨眼,没一会儿,又有一滴水滴在他眉心。

    亓官让惊愕地睁大眼,声音艰涩地询问医兵。

    “你可有感觉?方才似有雨水滴落……”

    这个时候——

    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