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85: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二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是错觉——真的下雨了!!!”

    一贯镇定的亓官让不顾医兵还在包扎伤口,猛地高抬双手,作势要接住雨水。

    雨势变化极快,起初还是毛毛细雨,不多时就变成滂沱大雨,将他从头到脚淋成了水人。

    亓官让也不管如今的狼狈形象,忍不住双手撑着膝盖弯腰大笑起来,险些笑出眼泪。

    另一边,孙文也奔入雨水中,双目写满了错愕与惊喜,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爷爷——爷爷——”

    孙兰因为担心孙文,暗中偷跑过来,正巧看到自家爷爷跑到雨幕中淋雨的一幕。

    “这雨多大,您怎么不知道找个地方避着点。”

    老人家的身子骨和年轻人不能比,孙兰真担心自家爷爷淋雨就大病一场,他经不起吓。

    他将手中的伞给孙文遮雨,自己湿了大半衣裳也不在意。

    孙兰道,“孙儿先带您去避雨,等会儿烧碗姜汤过来驱寒……”

    孙文大笑着将孙儿抱了个结结实实,手掌拍着他的后背,笑着道,“今日可真是痛快极了。这场雨来得真是再及时不过了……哈哈哈,爷爷迫不及待想看看聂良等人的面色如何难看!”

    孙文与聂氏有大仇,哪怕聂良不算是真正的仇人,但也是聂氏子弟,两方立场还对立。

    今日之战,两方人马胜负难说,但聂良临走之前放了一把大火,弄得姜芃姬这边极为狼狈。谁知道老天爷也看不下去,及时下了一场大雨,遏制住了迅猛的火势,简直是“神来之雨”!

    自打离开中诏来到东庆,孙文许久都没有这么畅怀大笑了。

    孙兰听爷爷这么开心,反而觉得鼻子酸酸的。

    好说歹说才将老人家哄住了,等爷孙二人前往帅帐,正巧碰见沐雨而来的亓官让。

    孙文与他互相见礼,笑着谦让几个来回。

    孙兰忍不住道,“您二位想谦让也等进了大帐再说,这么淋着,怕是要喝好几碗姜汤。”

    他说完,亓官让二人才笑着进了帅帐。

    进来没多久就被姜芃姬轰出去了。

    “此时没什么要紧事情,你们好歹先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再来,这会儿不怕失礼了?”

    姜芃姬把他们打发出去换衣裳,回头又让士兵去煮一大锅姜汤驱寒。这场大雨来得迅捷,不少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淋了个彻头彻尾,姜芃姬等了好一会儿,帅帐才慢慢坐满了人。

    作为攻城一方,姜芃姬这边的伤亡也不算小,损失更大。

    要知道箭矢这玩意儿是能回收的,打扫战场的时候不仅要收拾尸体,还要回收箭矢加以利用。不然的话,按照一场十万人规模的战争,打一场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箭,谁耗得起啊。

    一方战胜,不仅能收回己方的箭矢,还能收回敌人的,增强军备资源。

    如果聂良安分撤退,姜芃姬就能派人出城清扫战场,回收可利用资源。

    结果——

    聂良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他的损失他认了,姜芃姬的损失也别想收回来。

    总而言之,这场防守战她吃了不小的亏。

    若不是这场雨从气势、舆论上打击敌人,她会更郁闷。

    姜芃姬是郁闷了,聂良那头则是气吐血。

    聂军撤兵离开,一路浩浩荡荡回了营寨。

    刚抵达营寨不久,聂良之子聂清携一众留守臣子迎接聂良。

    聂良刚从马背下来,手背蓦地传来一点冰凉的感觉——这种感觉是?

    没一会儿,又有一滴水滴在他手背,他才知道不是错觉。

    瞧着那点儿水滴,聂良心头一紧,面色似刷了白漆的墙,毫无血色。

    “父亲,怎么了?”

    聂清站在右边搀扶着聂良,卫応则在左边照应。

    “这是……下雨了?”

    卫応抬手,几滴雨水落在他手心,一双丹凤眸逐渐睁圆,眼底写满了惊愕与不可置信。

    聂清不明所以,他感受了一下,说道,“的确是下雨了,这个时节下雨实属正常。”

    他发现自己说完话,父亲聂良的手臂又僵又硬,仿佛在用力强撑着什么。

    “父亲?”聂清出声询问。

    聂良的面色化为铁青,猝不及防,他的口中喷出一大口血,身子向后仰去。

    聂清被这个变故惊得不知该如何反应,倒是卫応上前接住聂良,动作极快将他扶起。

    “快!”

    卫応吓得额头冷汗直冒,儒雅的声音也破音了,充斥着慌张。

    “快去传郎中!”

    聂良身子不好,不少心腹都知道,少部分人也看出端倪了。

    不过在人前表现极为淡定,这还是第一次在人前喷血昏厥,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传遍全营。

    聂良这次是怒急攻心,常人尚且伤筋动骨,更何况他本就是病患。

    郎中倾尽全力将他救了回来,还用了猛药将命吊着,看得众人为他捏把冷汗。

    “尽人事,听天命。明日若是还不醒,怕是……”

    须发皆白的郎中沉重地摇头叹气,众人看得心下一沉。

    一番折腾,时间已是深夜,大雨堪堪停止,地面的水坑积满了雨水。

    聂清衣不解带地照料病重的聂良,熬得眼睛布满了血丝,看得聂洋眉头大皱。

    他情真意切地道,“兄长,叔叔一定能化险为夷的。”

    聂清跪坐在聂良床榻旁,面上全是自责之色。

    从几个参战将军口中,他知道今日前线的情况,了解父亲为何会在下雨后吐血不止。

    上天都站在敌人那边,一场大雨毁了聂良的算计,他可不怒急攻心,气吐血了?

    聂洋道,“此事分明是柳羲的错,兄长何必这般自责,倘若叔叔知道了,定会不悦呵斥。”

    男人怎么能如此优柔寡断呢?

    聂良吐血,归根结底与聂清有半毛钱关系,他自责个什么劲?

    聂清道,“为兄宁愿父亲此时醒来呵斥一顿,请家法也好,也不忍他在生死线上挣扎——”

    聂洋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陪在聂清身边。

    耳边传来系统冷漠的讥讽。

    【聂清这会儿肯定被你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可惜了,谁能知道你才是害得聂良的罪魁祸首呢。】

    聂洋面上不显,内心冷笑一声。

    【闭嘴。】

    系统哪里会听啊,自打它狠狠惩戒聂洋之后,二者的角色就调换过来了。

    【此时还在假惺惺,你真不愧是我选中的宿主,心肠又黑又烂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