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87: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二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可能爱上你】:完犊子,主播这人最恨背叛了,更别说是揣着一堆机密图样背叛她。

    【西燕桥】:(ˉ▽ ̄~)切~~这算哪门子的背叛啊,人家有老板啦,根本就是个奸细。如果不鸟老板反而给主播拼死拼活地打工,这才算是不正常吧?不过,这操作也的确是够恶心。

    别看咸鱼有事没事嚷嚷着看姜芃姬倒霉,她要真是碰见不顺心的事情,咸鱼们比她还炸。

    搞清楚,眼前这位主播是他们五百万咸鱼总教头,除了他们之外没人能欺负!

    【纠结的飞马】:,哎,只有我一个人担心张平他们三人么?虽说这事儿是奸细干的,但他们也有看管不力的责任,丢失的图样极有可能是军中机密。这些罪名,怕是不好糊弄过去。

    因为张平等人都是技术宅、工科生,平日也不参政,所以极少出现在姜芃姬面前,咸鱼们瞧见他们的次数也少。尽管如此,咸鱼们依旧挺喜欢三人的,民间也有自发组织的粉丝团。

    张平三人犯下大错,咸鱼们不由得为他们揪心。

    柏宁等人求情的时候,一些咸鱼也附和着求情,甚至有咸鱼提议要众筹减罪。

    倒是几个咸鱼大佬看得清楚。

    【音乐家诸葛琴魔】:不至于,看管不力的罪名,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全看主播怎么选择。张平他们又不是和奸细串通,主播又一直大力扶持科技研发,多半会是轻拿轻放。

    咸鱼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姜芃姬也做出了表态。

    她罚了张平三人一年的薪俸,小惩大诫,同时又让三人反省己身,回去再算账。

    对于三个高薪人员来讲,这点儿惩罚真的只是毛毛雨了。

    柏宁暗中送了口气,不再为女儿求情了,免得适得其反惹了主公厌恶。

    他适时转移话题,将目光转向那个名叫史忠的奸细身上,一定要将对方抓了问罪。

    姜芃姬面无表情地道,“抓了问罪哪有这么容易?这个史忠到底是谁的人还没弄清楚呢。”

    尽管风瑾徐轲等人第一时间派兵追拿,但迟了许多天,黄金时间早就过去了。

    因为追捕工作毫无进展,所以只能快马加鞭命令各处关卡注意可疑人员。

    宁可错抓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截止史忠的消息传到姜芃姬手里,各处也没有这个奸细的消息,仿佛人间蒸发了。

    众人也只能通过遗留的蛛丝马迹推测史忠是哪一方诸侯帐下爪牙。

    史忠这件事情很严重,但姜芃姬人在前线,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大海捞针抓人。

    商议了一阵,众人散去,卫慈在外头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姜芃姬道,“你这不是掩耳盗铃?除了几个眼神不好使的、心眼没几个的,谁不知道你和我早就勾搭成奸了?你跑出去转一圈再过来,反而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惹人怀疑。”

    卫慈听那句“勾搭成奸”,顿时觉得自家主公该补补文化课了。

    “那个叫史忠的人,慈认得。”

    卫慈轻咳一声,简单说明了来意。

    “什么?你认识他?刚才为什么不肯说?”姜芃姬稍微一想便知道原因了,“不方便说?”

    卫慈认识却不方便说出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认识史忠的时间在前世。

    “确有不方便的地方,今生虽无交集,前世倒是见过几面,晓得些许。”

    这一世,卫慈和史忠没有半点交集,总不能还用“掐指一算、夜观天象”糊弄人吧。

    他继续道,“史忠祖籍在中诏贸州,因为相貌不雅、个头矮小的缘故,出仕遭拒。”

    这个时代出仕入朝可不是有才有背景就行的,还要看人个头如何、相貌如何、身体有无残疾、露在外表的肌肤有无瑕疵……总而言之,长得不好就没有资格出仕,只能一辈子当个普通人。哪怕有别的出仕渠道,多半也不会受重用,一辈子碌碌无为,别想出人头地。

    对,这个看脸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史忠作为颜值不及格俱乐部一员,经历自然是坎坷的。他最初投奔贸州当地士族当客卿,因为长得丑没什么能耐,坐了一年的冷板凳,人家也不想养一个吃白饭的,委婉将人赶走了。

    史忠只能再次找下家,最后在朋友的介绍下入了汴州卫氏门下当了个客卿。

    “汴州卫氏?这不是你的祖籍发源地?”

    卫慈点头应道,“祖上的确是从汴州卫氏分出来的旁支,最后落户琅琊郡。只是旁支落魄了,为了庇护族中子弟,琅琊郡这一支在十年前就举族搬迁回了汴州,这也算是条出路。”

    前世的卫慈就是那个时候跟随去中诏的,今生拒绝了,带着几个仆从留在了琅琊郡。

    姜芃姬点头,不再打岔。

    卫慈继续说道,“汴州卫氏多出美男子,史忠相貌才情在卫氏门下当客卿,处境可想而知。”

    姜芃姬瞧了瞧卫慈的脸,她对那句“卫氏多出美男子”深感同意。

    “如此说来,派遣他来当奸细的,极有可能是你兄长?”

    姜芃姬记得卫氏也算得上汴州一线士族,数年之前,聂氏的地位可没现在这么高,更加没有资格使唤卫氏客卿去当卧底。思来想去,她就找到一个可能性——史忠是卫応派去的!

    “主公所想与慈的猜测不谋而合。”卫慈道,“事实上,史忠前世就是大哥的人。”

    当然,前世的史忠可没机会当什么卧底。

    自家陛下攻打中诏的时候,聂良早就跪了,大哥卫応为此抑郁多年,不到五十病逝了。

    “史忠可有什么能耐?”

    卫慈笑道,“无甚能耐,不过是记性好些,字写得不错,外表瞧着忠厚罢了。前世的兄长便是看中这点,这让史忠待在身边帮着整理文书,偶尔代笔批改些杂务。史忠一辈子都没出人头地,其母又是个掐尖要强的性格,逼走了好几个儿媳,非得要儿子娶个好的——”

    姜芃姬眉头一皱,“史忠最后娶了谁?”

    卫慈道,“柏宁将军的独女,柏月霞。”

    “怎会?我与柏月霞接触不多,但也知道此女脾性要强,怎么可能瞧得上这种人?”

    哪怕不找个差不多的,那也要找个比自己稍差的,断然不可能找史忠将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