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88: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二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也苦笑一声。

    关于这点,他后来倒是隐约从陛下那边听到原因。

    柏月霞选中了史忠,不外乎三个原因。

    第一,史忠知道如何讨好岳丈,将柏宁的好感度刷得高高的。

    第二,柏月霞也觉得自己应该要个孩子延续血脉,让父亲柏宁晚年安心一些。

    第三,史忠是个男人,还是个没什么本事又挺好拿捏的男人,怎么咆哮犬吠也就那个德行。

    【人尽夫也,父一而已。古人说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综上所述,柏月霞愿意结束单身生活不过是为了老父亲柏宁而已。

    这世上能当丈夫的男人多了海去了,但父亲却只有一位,二者岂能相提并论?

    卫慈总不好将这些细节说出来,只是含糊着道了大概经过。

    他道,“柏月霞前世快三十了还不肯成家,柏宁将军心焦如焚。史忠又被母亲逼得没法,不知怎么的,瞄上了她,希望柏月霞能在仕途上提携自己。史忠倒是有自知之明,没有主动凑到人家姑娘跟前,反而迂回找了柏宁将军。一来二去,倒是有了些好感。史忠婚前装得不错,婚后没几年就暴露了本性,无法容忍妻子身居高位,辱了身为丈夫的尊严。”

    姜芃姬笑道,“这倒是好笑了,一面希望妻子提携自己,一面又无法容忍对方地位比自己高,这又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以为柏月霞提携他,给了他机会,他就能青云直上?”

    自己是个什么资质,心里没点儿AC数?

    卫慈道,“这世上多得是心比天高的人,兴许人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结果,柏月霞和史忠成婚数年,孩子有了两个,史忠依旧是不得重用的小官,柏月霞的仕途倒是越来越通畅,官拜六部之一的工部尚书。朝野上下谁都知道柏月霞有个窝囊不成器的丈夫,同僚聚会之时,总有人或打趣或嘲讽史忠,问他作为一家之主,为何拿捏不住夫人。

    史忠一早就对柏月霞不肯尽力扶持自己颇有怨言,如今更是怒火高涨,嫉妒无比。

    不知从何开始,史忠流连烟花柳巷,第一次去就被同僚通风报信告知柏月霞。

    柏月霞等他回府盘问,史忠知道同僚高密,又羞又怒,失态之下动手欲家暴。

    可想而知,柏月霞作为武将之女岂会吃亏,反倒是史忠被她打得鼻青脸肿,婆母哭天嚎地。

    得知儿子被打的始末,史忠之母便暗中撺掇排挤,强迫柏月霞辞官在家相夫教子,这才是正道。史忠之母便推搡打闹,柏月霞因而小产——第三胎月份浅,直至流产她才知道有孕。

    姜芃姬道,“天底下除了血亲男性与已婚的,什么男人不能当丈夫,她居然能忍?”

    卫慈道,“她当然没忍。正逢陛下推行一门两户制,她便用官职压迫史忠答应了。原先想将两个孩子都记入自己门户,再做和离准备,不过史忠母子不肯答应,官府律法也不支持柏月霞要走两个孩子,她便带走了长女。这个女儿倒是很有出息,那个儿子却被养废了。”

    柏月霞的长女被选中做了储君姜琰的伴读,看这俩孩子的关系,未来必是少帝的左膀右臂。

    柏月霞的儿子倒是被史忠母子养得骄纵,史忠续娶之后的夫人又恶意捧杀。

    那孩子十五岁的时候与人斗气,纵马赛跑,踩死六人,最后被判死刑。

    姜芃姬倒是没意外,“史忠母子本就不怎么样,耳濡目染之下,如何教得好孩子。”

    卫慈道,“那孩子,怕是先天根子就不怎么样,随了他父亲。柏月霞和离之前,孩子都是她教养的。和离不久,柏月霞得知儿子在府中的处境,本想争取抚养,谁料那孩子居然用手指指着生母,唾面辱骂,将其比喻为妓,气得柏月霞彻底放弃了这个儿子,再也不认了。”

    当然,最后儿子的尸体还是她派人去菜市口收的。

    母子情分,仅限于此了。

    “史忠这人真是不行,他与柏月霞和离之后还时常以‘工部尚书丈夫’自居,平日与狐朋狗友宴饮酒醉还会说些柏月霞闺中私事,时常流连青楼,其母更是到处诋毁辱骂——”

    当官的人很注重名声,不管内里如何,外表名声一定不能有污点。

    若非柏月霞很受陛下信任,她平日行事又谨慎稳妥,怕是要被言官怼得抑郁。

    卫慈道,“本以为柏月霞早早入了主公帐下,她遇不着史忠,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相逢。”

    姜芃姬道,“兴许这就叫缘分。”

    “纵使是缘分,那也是孽缘。”卫慈叹道,“相较于史忠,慈倒是觉得希衡好些。只可惜希衡与她共事数年,二者仍以同僚相称,似乎没什么男女之情。若二人能结成连理,倒是圆满。”

    张平上辈子就是个梅妻鹤子的命,这也是他的追求,卫慈不好劝说什么。

    这辈子,他瞧张平单身一辈子的执念不是很深,兴许有戏。

    姜芃姬道,“倘若你是冰人,怕是要饿死了。”

    卫慈:“为何?”

    姜芃姬道,“撮合人也是一门学问,哪能像你一样胡来?”

    卫慈忍笑道,“乞望主公指点迷津。”

    姜芃姬一副过来人的姿态道,“对付这种情况,你就该开门见山,千万别弄什么朦胧美。问他们对彼此的印象如何,有没有意愿百年之后躺同一副棺材,这不就得了?”

    卫慈:“……”

    这未免也太简单粗暴了。

    “回去,试试兴许能做成一桩媒呢,我许久没蹭喜酒了。”姜芃姬迟疑了会儿,说道,“等等——为什么你想撮合希衡与月霞,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倒不是我有偏见,只是希衡仪表堂堂,若他有成婚意向,他家门槛怕是要被冰人踏平了,选择月霞的可能性似乎不高?”

    卫慈忍笑道,“希衡辨认美丑不靠脸,靠手。”

    因为这个古怪的病症,以至于旁人都以为张平性情桀骜、难以相处,卫慈是少有的朋友。

    他主动结识卫慈,仅仅是因为对方有一双让人一见钟情的手。

    再者,柏月霞也不是丑,她是胎记长脸上了,习惯那枚胎记,瞧着也是美人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