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1: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她以为自己是欧皇,有幸与两位爱豆面基。

    没想到话没说两句,爱豆之一的卫慈要杀她。

    难不成她要成为“梦回千年”有史以来第一个死在爱豆手中的倒霉鬼?

    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想哭,在生命受到威胁的关键时刻,她哭得声嘶力竭。

    卫慈:“……”

    这强盗个头不高,但肌肉还算结实,属于短小精悍类型,长得又是一副凶声恶煞的模样。

    没想到这副能治小儿夜啼的尊荣却有颗又怂又弱的心,他不过说了两句,对方居然真哭了。

    姜芃姬性情再恶劣也不会故意折辱真心待自己的人,眼前这个欧皇还是她粉丝呢。

    “子孝,不妨先派人查查他抢来的东西。尽管是作恶多端的盗匪,但孝心可嘉。法理不外乎人情,真要处置他,那也要先让他安顿好家中的老母亲,总不能叫老人家没了儿子又无人照料吧。”姜芃姬出声解围,落在咸鱼欧皇耳中无异于是天籁之声,“你说这样如何?”

    卫慈退下两步,作揖道,“全凭主公处置。”

    咸鱼欧皇顿时长舒一口气,只是两只眼睛红得像是兔子,莫名弱化凶神恶煞的气质。

    姜芃姬道,“我来盯着他就行,子孝去查查,有了结果告诉我。”

    卫慈不赞同道,“此人毕竟是强盗,干的是杀人越货勾当,主公岂可与他同处?”

    姜芃姬笑道,“他要是有能耐伤到我,他也不会只是个强盗了。”

    等卫慈走远几步,咸鱼欧皇的表情瞬间变晴,压低声音道,“主播,你真厉害!”

    她以为卫慈是软萌的可爱文人,没想到当面碰上才知道自己会被卫慈气场震慑得腿软。

    姜芃姬道,“你待在这里的几个时辰,不需要担心安全。”

    以前也就罢了,毕竟那些咸鱼离她极远,如今这条咸鱼就在她眼皮底下,此处还是两军交战的战场附近。任由她一人在外晃荡,谁知道能不能安全活过六个时辰?多少还是照拂些吧。

    短短一句话,咸鱼欧皇却觉得熨帖极了,安全感爆棚。

    “主播,你真好,你是好人。”她红着眼眶道,“要不是慈美人在,我真想抱抱你。”

    姜芃姬冷漠地道,“他不在你也不能抱我。”

    “为嘛?”

    “丑拒。”

    咸鱼欧皇:“嘤!!!”

    正交谈着,卫慈略显失态地疾步走来,手中捏着几张质地细腻的布帛。

    “主公——你看——”

    卫慈将布帛交给姜芃姬,姜芃姬接过抖开一看,眉头轻蹙,上面画着木工坊的机密图样!

    她用余光示意咸鱼,问卫慈,“史忠?”

    卫慈摇头,“此人绝非史忠。”

    他前世和史忠没有多大交集,但也匆匆见过两面。

    若咸鱼欧皇使用的身体真是史忠的,卫慈没道理第一次照面认不出来。

    “如此说来,他昨夜抢的‘流民’就是史忠了?”

    姜芃姬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猜测可能性极大。”卫慈平静道,“史忠以前可没这些经历。湛江关地处两国交界,风气本就混乱,盗匪丛生。他避开耳目,试图翻过高山,难保不会遇上拦路抢劫的盗匪——”

    前世今生,每个人的命运都已经大改,史忠还是一如既往地倒霉。

    姜芃姬道,“派人去山上搜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甭管史忠是不是真的效忠她,他也在她帐下干了几年,如今跳槽卖主,不就是背叛?

    她可以容忍下属有缺点,但绝不能容忍下属背叛她。

    背叛者,死!

    “人活着最好,我亲手宰了他。”

    咸鱼欧皇插了句嘴,问她,“人要是死了呢?”

    “鞭尸。”

    “噫,你好重口。”

    卫慈面色一沉,呵斥道,“休得无礼!”

    咸鱼欧皇立马吓得安静如鹌鹑,眼睛都不敢乱瞟了。

    真实的慈美人与想象中的温润君子相差好大啊,她觉得亚历山大。

    姜芃姬听到她的吐槽,笑道,“知道不?这就叫原著与同人的区别。”

    “精辟!”

    咸鱼给姜芃姬竖了根大拇指。

    人性是复杂的,面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面孔,卫慈也不例外。

    对待友人,他善谈体贴;对待外人,他儒雅端方;对待主公,他忠心耿耿……

    对待冒犯他主公的人,自然也有严厉愤怒的一面。

    咸鱼脑海中的卫慈是她根据直播间看到的卫慈再加以艺术想象,自然与现实有所区别。

    卫慈派人去寻史忠的尸体,但搜山之后只找到一摊血和断断续续洒了一路的血滴。

    “史忠昨夜没被砍死,苏醒之后草草处理伤口离开,算算时辰,多半已经在聂营。”卫慈道,“慈派人搜山的时候,士兵回禀说附近有明显的脚印,人数在十五人到二十人之间,这拨人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没找到就打道回府了。慈大胆猜测,这伙人会不会是史忠引来的?”

    “多半是这样。”

    姜芃姬在心里默算时间,大致还原了经过。

    强盗胡乱砍了史忠,以为史忠死了,慌忙之下奔逃踩空摔下山,实际上史忠只是晕死过去。等史忠醒来,他知道自己一人无法从强盗手中抢回东西,只能继续翻山投奔聂营,再带人过来找强盗。谁料强盗被欧皇穿越了,欧皇误以为抢来的东西是强盗的东西,顺手带上下山。

    倘若欧皇没穿越或者没拿东西,这些东西就要被史忠拿回去了。

    如此推测,倒是说得通了。

    姜芃姬笑道,“如此说来,这个强盗还算做了好事?”

    咸鱼欧皇抢着说,“我这也算是将功抵罪了吧?”

    卫慈不置可否。

    姜芃姬顺势问道,“勉强算是吧,你可有什么心愿?”

    噫!

    咸鱼欧皇神经绷紧,按捺狂跳的心脏。

    她要认真想想自己要什么东西,机会只有一次,不能草率决定。

    思来想去,咸鱼欧皇发现自己也是个贪婪的人,居然什么都想要。

    最后,她求了众人的签名,姜芃姬主动赠她一套时下女子比较流行的头面首饰。

    “我之前看弹幕,你好像说起快要结婚了,这算是我的随礼。”

    咸鱼欧皇怔在原地,脸颊飘红。

    她自己都忘了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没想到主播却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