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3: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卯足了劲儿想要立功的人可不止一个柏宁,直播间五百万咸鱼也想掺一脚。

    【脉动激活】:出谋划策攒人品,跪求一个“梦回千年”奇遇。

    【我想当学霸】:翻找大半天,突然看到战国时期齐将田单大摆火牛阵的内容,我觉得有戏。主播要不要也去弄一千头牛试一试?牛角绑刀,尾巴绑上干草点燃,千牛齐冲敌军大营。

    【偷渡非酋】:省省吧,别出馊主意。你还想用这个主意攒人品,怕是下辈子都没奇遇。

    大佬就是大佬,一开口就是高人风范。

    【鬼才郭奉孝】:火牛阵听着不明觉厉,实际上可行性很低啊。要是记得没错,建国之前那场内战,两党也都试过火牛阵,不过效果很差,因为受惊吓的牛群根本不会朝敌军冲过去。牛角绑刀?小心刀子戳到自己人身上。火牛阵?还不如直接弄个牛阵,可行性还高一些。

    毕竟动物听不懂人话,更不可能向士兵一样令行禁止。

    虽说历史上有火牛阵的记载,但历史也不能尽信啊,总要考虑实际操作难度。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学渣的自我修养】:火牛阵不行,那么我们能学学人妻曹啊,官渡之战经典一役的夜袭乌巢。主播派兵偷袭他们的后勤粮仓,只要把他们粮食都烧干净了,这仗就好打了呀。

    【音乐家诸葛琴魔】:呵呵,那你知道聂良后勤粮仓在哪里么?

    咸鱼们如此热衷“出谋划策”,仅仅是因为姜芃姬赠予上位欧皇的礼物让他们集体炸锅了。

    那位欧皇简直欧得不像样,如果说人家是五百万彩票得主的待遇,其他欧皇顶天了五块钱。

    人比人,气死人!

    那位欧皇还没举办婚礼,但是已经在网上放出婚纱照。

    花高价买昂贵定制布料,又请专业老裁缝定制的婚服,一比一仿照柳昭那场婚礼的礼服模样。一整套头面首饰,零零散散有二十多件,全部戴起来再穿上婚服化个妆,简直羡煞众人!

    那位欧皇还附加了一句话。

    【这就当做以后的传家宝啦,传女不传男,希望未来的女儿也能美美的。】

    欧皇晒了照片,楼下一水儿的咸鱼认丈母娘。

    因为这位欧皇的际遇,咸鱼们对“梦回千年”更加热忱。

    不知是谁说在直播间多发言能提高中奖率,这几日的弹幕数量暴涨一倍。

    咸鱼们尽心竭力地“出谋划策”,姜芃姬却一个都没采纳,柏宁给的建议倒是有些可行性。

    众人一番商讨,弄出一个大致的作战计划。

    正所谓山不就我我就山,聂良一直龟缩着又能如何?

    白日正面战场无法让他们伤筋动骨,那就只能在黑夜打主意了。

    姜芃姬原先否定了夜袭的建议,不过经过柏宁的改善,夜袭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众所周知,柏宁跟随姜芃姬之前可是做爆竹生意的,祖传的手艺,很有保障。

    因此——

    这一夜,聂营仍是风平浪静,巡逻士兵正常交班,营外的篝火偶尔发出一两声爆鸣音。

    因为聂良身体不适,聂清主动担负起琐碎军务,尽可能帮父亲分担压力,偶尔有不懂的地方还能请教岳父卫応。有了卫応的仔细指导,聂清又是个一点就通的聪明人,很快就上手了。

    他忙起来了,聂洋依旧清闲。

    “真不知你忌讳什么,为兄就这么让你信不过?”

    聂清知道聂洋不肯沾手军务的原因,不外乎是因为聂洋是三房的嫡孙,如今聂氏掌权的聂良却是五房嫡长子。聂洋担心自己沾手军权太多会惹来聂良的猜忌和不喜欢——毕竟,聂氏内部矛盾挺深的,聂老太爷又不肯服老,大家伙都觉得自己有资格执掌聂氏,互相看不顺眼。

    思及此,聂清忍不住轻笑。

    他和聂洋虽说是堂兄弟,但关系却比亲兄弟还好,他怎么会胡乱猜忌自家兄弟?

    聂洋慵懒地翻了个身,他道,“才不是呢,小弟本就庸碌无才,还是不给兄长添乱了。”

    聂清将灯盏放得近一些,争着略显酸胀的眼睛批阅书简。

    等他处理完一批,余光瞧见聂洋将整整两盘糕点都吃完了,无奈摇头。

    “夜间不可多吃,容易积食反胃,你多大的人了,居然连这点都不注意。”

    聂清又要唠叨,聂洋心下咯噔,做好被念经的心理准备。

    聂清好是好,但管得多管得宽,这就有些难受了。

    正说着,外头营帐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报——”

    聂清道,“何事?”

    传令兵道,“东南营寨发现敌军身影。”

    一瞬间,硕大的“夜袭”二字浮现在聂清二人脑中。

    “传令各处,严防敌军。”聂清又问,“敌人人数几何?”

    传令兵当然不清楚,不过他敢肯定,敌军规模不大,最多不超过千人。

    千人规模的夜袭,对于盘踞着二十余万大军的聂营而言,实在是不够看的。

    “千余人马能做什么?更遑论还被我军发现了,说是夜袭,倒不如说是自寻死路。”聂洋佯装诧异地分析,继而又猜测道,“兄长,兴许敌人还有其他兵马,他们这是声东击西?”

    尽管系统让他恨得牙痒痒,但不得不承认,拥有这么个家伙,相当于有了千里眼、顺风耳。

    根据系统的反馈,敌军共有三千人马,分作三路,每一路千人。

    传令兵通传的这一路兵马,兴许是吸引他们注意力的迷雾弹,敌人还留了后手。

    聂清肃容道,“此事需立刻上报,不可耽误。”

    他刚迈步出了营帐,发现某个方向烧起大火。

    这是……敌人攻进来了?

    还未等他思量完毕,又有一处传来一连串爆竹炸响的声音。

    似乎为了迎合这两处的变故,又有一处发生了偷袭,敌人将数百支火箭射入聂营营地。

    卫応得知消息,险些气得没骂人。

    “巡夜士兵怎么办事的,为何敌人距离营帐不足五十丈却无人发现?”

    箭矢射程有限,哪怕是射程较远的弩弓,想要将火箭射入营帐,那也要靠得足够近才行。

    这么近的距离却没发现,卫応简直要吐血了。

    把守营寨外围的士兵也很委屈。

    他们的确没有看到人啊,还是火光亮起的时候才发现有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