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说是夜袭,其实就是时不时骚扰一下。

    费尽弄出即将猛攻的大动静,等敌人精神紧绷派人增援的时候,士兵再悄悄溜走。

    这好比什么呢?

    好比漫长的前戏做好了,有感觉了,结果萎了。

    骚扰不止一回啊,一夜骚扰五六回啊,直至天幕隐隐透出些灰色,敌人这才打道回府。

    这一夜,聂营上下几乎没人能睡得好。

    倒不是敌人数量众多,仅仅是因为敌人太神出鬼没了,每次出现都没什么征兆,一出现就是一波火箭齐发操作。偏偏聂营众人还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这次戏弄,下次不会是真的?

    第二日,天色大亮,底层士兵中间流言纷纷。

    “昨日你睡得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柳羲军队一下子凭空出现,等俺们追上去,人又不见了。没过多久,他们又出现在另一处……难不成,这些人是天兵天将?怪邪乎的。”

    士兵进食的时候聚在一起小声哔哔,不敢高声嚷嚷。

    聂营治军严格,任何动摇军心的言论都不允许出现,一旦抓到了,轻则教训一顿,重则军法处置,以儆效尤。没人嫌弃自己活得长,一般情况下不敢到处议论,但昨日发生的事情太邪乎,士兵惴惴不安的同时,急需向同袍这边汲取安全感,因此私下议论的士兵到处都是。

    “兴许还真是天兵天将,俺刚才听到有人说亲眼看到他们从天上飞下来的!”

    “不是,分明是从地里钻出来的,听说柳羲帐下都是鬼兵!”

    流言这种东西一向是越传越邪乎,多传一个人,流言就失真一分。

    起初还是谈论昨夜敌人出现得诡异,传着传着就变成敌人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地里钻出来的、夜袭的敌人都是鬼兵。更加神乎其神的是,居然还有几人信誓旦旦说自己亲眼看到了。

    不仅有人“亲眼”见到了,还有人找出了佐证的证据。

    “倘若柳羲不是阎罗王,你说她怎么这么嗜杀?听说她每次大胜归来,腰间都串着数千人耳,马背上都是人头,每天喝的是人血,吃的是人肉,走到哪里杀到哪里,可不就是活阎罗。”

    “不不不——不是阎罗,八成是天上的将星。你说啊,上回主公去烧湛江关,那火明明都那么大了,扑都扑不灭,老天爷居然下雨了!多半是将星,跑去找龙王爷,这才降了雨。”

    有人说姜芃姬是天宫背景极大的将星,有人说她是地狱出来的罗刹恶魔。

    不然的话,为什么昨夜敌人出现得悄无声息,走得无影无踪?

    这世上谁能做到这点?

    不是神就是鬼!

    晌午时分,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传到了聂良耳中,卫応等人纷纷请罪。他们也处置传流言传最狠的几个,勉强压住了苗头,但堵不如疏,他们越是打压,士兵越是惶惶不安。聂良倒是看得清楚,甭管姜芃姬是怎么悄无声息靠近的,对方夜袭的目的不外乎是逼他出战。

    “派人注意些,她今晚还会来,让士兵勿要大意。”

    敌人摆明了骚扰,没有达到目的前不会善罢甘休。

    卫応等人应下,心中却有些担心。

    不管底层士兵怎么散播流言,侧面也证明一点——敌军确实是神出鬼没。

    若不想办法拆穿敌人的鬼把戏,流言只会越来越迅猛,对他们极为不利。

    事实证明,什么天兵鬼将都是假的,神出鬼没的真正原因是——伪装。

    昨夜偷袭的时候,天边就一轮小小的月牙,还被乌云遮挡。

    士兵披一件伪装用的古代版吉利服,露在外头的肌肤用碳抹黑,基本与夜色融为一体。

    古代士兵因为营养供应不足,夜盲症比例极高,哪怕没有夜盲症,多多少少也有其他毛病。

    站在瞭望塔上的士兵很难发现远处的细小动静,更遑论提前预警了。

    这才是姜芃姬士兵“神出鬼没”的真正原因。

    深夜时分,姜芃姬又派人过来“偷袭”了,这次阵仗比昨夜还大一些,巴不得敌人全营上下都知道。聂良帐下有个将军脾气暴躁,直接请命出兵。等他出去追了一里地,居然连敌人的鬼影都没了。此时,另外地方又响起了爆竹炸开的声音,响亮的动静隔了老远都能听到。

    姜芃姬蹲在远处观望动静。

    她问柏宁,“柏将军祖上是经营爆竹生意的?”

    柏宁也不觉得羞耻,“祖传的老手艺,可惜,乱世百姓连自己都吃不饱,哪有心思玩这些。”

    因为祖传生意做不下去,柏宁只能另谋出路。

    闺女也是要嫁人的呀,他总要爬高一些才能给她说更高一档次的夫婿。

    姜芃姬道,“柏将军可有想法?”

    柏宁一脸懵逼,他能有什么想法?

    难不成主公是询问他退休以后的就业意愿?

    “乱世结束之后,末将提不动刀了,兴许会捡起老本行吧。”

    姜芃姬笑道,“不是询问这个,我是询问——柏将军有这门手艺,为何没想过继续钻研?”

    柏宁不解,“钻研爆竹有什么用?百姓买不起啊。”

    姜芃姬无奈。

    她引导着道,“一截爆竹能炸开陶罐不?”

    柏宁肯定地点头,“能啊。”

    她又问,“若是百十截爆竹聚在一块儿,威力不是更大了?兴许还能炸开城门呢。”

    柏宁:“……”

    过年讨喜的玩意儿,自家主公脑子里就想着杀人打仗?

    放过爆竹吧!

    “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战场混乱,敌人火箭先将爆竹点燃了,炸的不是自己人么?”

    百十截爆竹聚在一块儿,那体积多大啊,目标太明显了,可行性很低。

    姜芃姬笑道,“那换个思路,若是钻研之后,一截爆竹的威力赶上百十截的,这样又如何?”

    柏宁默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家主公有些异想天开。

    一截爆竹的威力如何赛得过百十截的?

    难不成将数百份硫磺、硝石、木炭压缩捏成一份?

    两百多年前,爆竹只是燃烧竹子,后来人们知道硫磺、硝石、木炭的妙用,干脆将这些东西按照一定比例填充在竹筒内燃烧,也称之为爆竹。柏宁祖传的手艺,说白了就是比例配方。

    按照这个配方制作爆竹,炸得响,制作过程中还不容易发生意外。

    “主公的想法倒是有趣。”

    只可惜,柏宁不觉得过年用来驱逐“年兽”的小孩儿玩意儿,能有什么大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