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5: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也看出来了,柏宁根本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不过这个反应是正常的,毕竟在柏宁的思维之中,爆竹就是过年时节小孩儿拿着玩的玩意儿,这么一个玩意儿要是真的能在战场上发挥作用,那种感觉就跟有人告诉姜芃姬,小孩儿的玩具枪可以一枪干掉一颗星球那般荒唐。再说了,爆竹这么能耐,为嘛先人没有发现呢?

    她笑着道,“有趣的想法才是创新的关键啊,一昧坚信前人的东西,如何能攀得更高?”

    异想天开又如何?

    古往今来,多少划时代的发明不是从“异想天开”里头衍生出来的?

    柏宁听了暗下摇头,有时候他都疑惑自己跟随的主公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她有平定天下、终结乱世之志向,那应该是个胸襟宽广的上位者,关心民生百姓。这方面,她做得的确不错……不,应该说她每个方面都做得不错,以至于让人对她的身份定位发生了疑惑。这到底是个单纯的政客、英明的君主、骁勇的将领还是……异想天开的墨家子弟?

    不管是哪一重身份,柏宁都生不出一丝厌恶和反感,反而会被她的思维牵着鼻子走。

    “主公若觉得有趣,不妨派人试一试,末将家中有祖上传下来的笔札,兴许能派得上用场。”

    柏宁心里不看好,面上却不会直接驳斥,反而会顺着她的意思。

    好歹是权倾天下的诸侯了,自然有“异想天开”的权利。

    她想做什么事情,总有人上赶着为她肝脑涂地,为她实践、讨她欢心。

    姜芃姬摇头,“目前没必要,等天下快平定的时候再说吧。”

    哪怕是最原始的炸药,对这个时代战争形式的改变也是颠覆性的,姜芃姬可不想又闹出一个“史忠”,盗窃机密。这种武器,还是有能力保护的时候再折腾,免得落入其他势力手中。

    柏宁点头,不再多言。

    姜芃姬道,“兴许我该跟月霞说这事儿,她多半会很感兴趣。”

    柏宁笑道,“这倒是,月霞这孩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她性格太好强了。”

    作为父亲,柏宁何尝不知道女儿柏月霞因为脸上的胎记而饱受歧视和言语凌辱?

    她刚及笄那年,倒是有几家冰人上门提亲,但提亲对象都是地痞流氓、无赖混混,有个对象甚至是年过七旬的老鳏夫,人老心不老的老不羞!柏宁大怒,柏月霞也气得将冰人赶出去。

    有的冰人夹着尾巴灰溜溜逃了,有的冰人脾性泼辣又尖刻,直接说柏月霞相貌丑陋,这个条件嫁给无赖混混都是高攀了。过了这个村,她以后还想嫁人,这辈子倒贴也嫁不出去。

    【父亲,若未来夫婿并非女儿瞧得上的人杰,女儿宁愿自梳长发、孤寡一生也不嫁人!】

    女儿脾性这么烈,当父亲的柏宁除了护着她还能怎么着呢。

    姜芃姬笑道,“倘若有一日,我能横扫天下,立国建朝,月霞的成就绝对在你之上。”

    柏宁听了心里美滋滋。

    这代表啥呀?

    这代表主公已经完全不介意柏月霞看守不利的罪名,不仅没打算惩罚,反而还要重用。

    心里头乐开花,面上却端出肃容。

    “月霞只是个闺阁女子,哪里敢想这么多……”

    话刚出口,柏宁就忍不住在内心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怎么说话呢,没看到自家主公也是女的?

    “我也是女子,但我也敢肖想整个天下。”姜芃姬没怪他最笨,笑道,“男女二字只是为了区分性别,它可不代表着个人的能耐。因为性别而贬低轻视谁,你这父亲当得还不及格。”

    柏宁讪笑着附和。

    “主公说的是,末将日后会注意。”

    说话的功夫,偷袭骚扰的军队已经在聂营各处“兴风作浪”,闹得他们整宿不得安宁。

    姜芃姬道,“这么下去,我瞧聂良出兵的可能性还是不大,那人忍耐力十足。”

    柏宁一听话题回归正事,立马正色道,“他不出兵也无妨,我们就继续闹。他不怕军心士气崩盘,那就继续忍着。千年乌龟,万年王八,他要真是能忍出什么,末将还佩服他呢。”

    不打仗就骚扰,迟早将人弄崩溃。

    聂营上下士兵都是血肉筑就的活人,不是不吃不喝的死人。

    一天两天睡不好还行,要是接连数日都这样,精神不济、战力下滑都是迟早的事儿。

    “再者,骚扰多了,他们知道我军都是虚张声势,难免会放松警惕。”柏宁对这些摸得很准,尽管真正领兵经验不多,但他在南盛老家的时候,还是当地青壮民兵的头头,靠着各种战术才保住那片土地不被外敌侵扰,“纵使聂良再谨慎,耐得住气,但底下的士兵只是愚人。”

    聂良从始至终可以保持高度警惕,但他帐下士兵可做不到。

    狼来了的故事讲多了,等狼真的来了,反而不信了。

    柏宁不知道“狼来了”这个故事,但他知道如何一点点磨掉敌人的警惕心。

    姜芃姬道,“我只是怕我方故技重施太多回,被人看穿把戏而已。”

    敌人再蠢也不能接二连三在同一个坑摔倒啊。

    柏宁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他决定后日晚上真正袭击聂营。

    连续三夜骚扰敌营,敌人精神疲乏,第四日夜袭,效果肯定不错。

    第二日,姜芃姬照旧过来叫阵。

    聂营等人都快气疯了。

    樊臣怒道,“这柳羲是怎么回事?大半夜折腾,白天还闹腾,她是精力多得无处发泄了?”

    晚上夜袭不让人睡,白天叫阵也不让人好好休息。

    卫応道,“明摆着是要逼我们出战呢。”

    樊臣道,“出战就出战,还怕了她不成?”

    聂清虽然还年轻,但也知道自家父亲的考量,出列请缨压阵。

    聂良蹙眉想了会儿,道,“既然如此,那便带人将他们打发了吧。”

    他不肯出战,不仅有身体缘故,还有一部分就是姜芃姬太邪乎了,接二连三的巧合已经让军心产生动摇。还未找到绝佳机会之前,聂良不想冒险,平白让姜芃姬占了便宜。

    不过,人家都脸贴脸欺负人了,要是还没点儿血性打回去,还不让人看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