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呦——终于肯出来了,还以为他们偷偷逃走了呢。”

    叫阵这么多天不给反应,他还以为今天也要被放鸽子,没想到会有意外之喜。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乌龟脑袋缩壳里缩久了,不也需要出来觅食糊口么?”

    说罢,周遭士兵一阵哄笑,嘲讽的恶意几乎写在脸上。

    武将说话声音不小,但两军对垒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只能隐约听到一点儿小动静。

    纵使没有听清楚,光看敌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模样,他们也知那话多半不会好听。

    姜芃姬骑在马背上打了个哈欠,无聊道,“这又是要斗将的预兆么?”

    她是真的不明白古代作战的礼节,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也就罢了,打个仗还要斗将。

    搁她说,趁着聂军军阵不稳的功夫,直接带兵杀过去就好了,斗将反而给了对方准备时间。

    当然,斗将并不是很频繁,一般仅限于正面交战战场。

    按照如今的战争形态,兴许过个一两百年就瞧不见将对将的盛况。

    柏宁请缨上阵,姜芃姬挥挥手,示意他去。

    “我给你们压阵。”不是她吹牛,这个世界1V1,她就没输过,“阵前斩杀敌将,另有重赏。”

    柏宁抱拳领命,策马驰出,聂营那边见出来的大将是个年过四十的柏宁,须发已有花白,轻蔑的同时又怒不可遏。难不成姜芃姬帐下没有可用的大将,只派出个年迈力衰的老将?

    “哼,柳羲这般轻蔑倒也是好事,本将且去会一会他。”

    聂营帐下武将众多,其中有为数不少的将领都出身中诏将门,自小习武,悍勇非常。

    除了少数几个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将,大多都在二十五岁到四十之间,正是当打之年。

    “柳羲帐下无人了吗?居然派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出来,分明是来送死的。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吾辈刀下不斩无名之徒。”二者距离十数丈,但他声如洪雷,每个字都能听得清楚。

    来人魁梧健壮,肩宽腰窄,手臂便有寻常女子大腿那么粗,肌肉硬实,个头更是鹤立鸡群。

    他的装扮也相当有型,一瞧就知道是聂营军中分量不轻的武将。

    一整套精铁打造的铠甲,铠甲上绘着狰狞吓人的恶兽。

    此人光是杵在那儿就给人胆寒的感觉,手中拿着一杆一丈长的长刀,刀口冷光逼仄。

    他胯下的马儿体型不算小,但这个武将骑上面,反而将战马称得娇小了。

    面对如此羞辱,柏宁气笑了。

    “口气真大,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还想要乃公的命,先下马跪下喊一声爹!”

    听柏宁以爹自居,聂营武将胸口怒火熊熊燃烧,提刀驱马上前。

    一个交锋,二人皆用全力。

    力道之大,虎口一阵发麻。

    武将心中一惊,诧异柏宁的力气,分明是身体走下坡路的糟老头,力量居然不输年轻人。

    那是,别看柏宁年纪大了,但他身体状态却维持得很好,还未投靠姜芃姬的时候,他还徒手打死了一只吃人的母大虫。以貌取人可不是好习惯,柏宁感觉自己还能打个十来年呢。

    “呦——吾儿竟不是绣花枕头,乃公心中甚慰。”

    柏宁仗着自己年纪大,喊对方一口一个儿子,驱马迎战的同时嘴花花,干扰对方的状态。

    “竖子,让乃公好好教你。”

    将门出身的武人有优势但也有一定劣势,优势就是从小到大都能接受正规系统的教育,远非那些空有一身蛮力的草莽出身的武将能比。劣势也明显,骂架再粗野也比不上野路子。

    柏宁的武艺兵法是南盛前虎贲将军葛春教的,虽然不算野路子,但的确不算正统。

    打架他不敢保证稳赢,但骂架绝对不能输。

    武将想要精心应敌,奈何柏宁说话越说越让人来气,最后他忍不住了。

    “找死!”

    一声大喝,长刀直袭柏宁面门。

    柏宁似乎早有预料,一边以武器抵挡挑开,一边弯腰避让。

    二人缠斗数十个回合,盔甲包裹的额头淌出一缕缕汗水,铠甲里层的衣襟被热汗打湿。

    孙文蹙眉看着,问姜芃姬,“主公可瞧得出来谁更占上风一些?”

    姜芃姬道,“自然是柏将军了,他的经验更加老练,晓得如何保存体力,伺机而动。聂营这个武将倒也不错,只是年轻骄傲了一些,难免自大。再有十个回合,胜负便差不多了。”

    说话的功夫,阵前形势果然如她所料。

    聂营武将经验不如柏宁,被他骗到了,露出了破绽,肩头被砍了一刀。

    他吃痛的同时虚晃一招,趁着柏宁闪避的功夫,驱马赶回己方大军。

    柏宁当然不肯到嘴的军功丢了,连忙策马赶上去。

    他余光瞥见一抹冰冷的反光,心下暗道糟糕,聂军是想光明正大放冷箭不成?

    柏宁一边警惕,一边追上对手,举刀将其拦腰斩成两截。

    敌人连一句惨叫都没发出来就重重摔下马,便是这一瞬的功夫,冷箭已至面前。

    柏宁侧身避开,那箭扎透了手臂,他立即赶回己方阵营。

    与此同时,聂清面色一黑,不知该斥责大意丧命的武将,还是斥责擅自放冷箭的小将。

    阵前斗将,不论生死。

    弄那些背地里的见不得光的阴招,只会让人不齿。

    放冷箭也就罢了,放了冷箭还没救下己方武将,还让敌人顺利逃走,更是奇耻大辱。

    秦恭见柏宁归来,已有棱角的刚毅脸庞充斥着怒色。

    “柏将军可还好?”

    “老子什么阵仗没见过?”柏宁咧嘴道,“一支冷箭而已,受了点皮肉伤,可惜那脑袋。”

    阵前斩杀敌将可是桩大功劳,作为战利品,对方的头颅就是他的了。

    秦恭哭笑不得,此时还记挂敌将的头颅,柏老将军真是让人不知该如何说了。

    “人命重要还是功劳重要,追过去杀人?所幸只是一支冷箭,要是人家不要脸皮多来几支,你是想将自己的命赔给对面的废物点心?”姜芃姬冷声训斥,“他的命能有你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