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7: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柏宁轻咳一声,不敢回嘴,主公的训斥他只能乖乖听着。

    孙文出来打圆场,安抚主公,免得自家主公怒火高涨,主动下场跑去斗将。

    当年北疆之战,姜芃姬一人出战斗将,至今还给孙文老爷子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此时,聂营那边又出来一个武将,先前身子被砍成两截的武将已经被士兵捡回去收尸了。

    秦恭请缨出战。

    “怎么是你?让刚才那糟老头出来受死!”

    秦恭生得极好,唯一的缺憾就是右脸脸侧有一道长疤,这道疤痕的位置距离右眼极近。

    这道疤痕是当年三山峡谷被韩彧埋伏偷袭留下来的箭伤,若是位置再偏一些,不是扎穿脑子就是扎瞎右眼珠子。那时候打生打死,谁能料到有朝一日,韩彧成了同一个阵营的同僚?

    “你们好不要脸,暗中放冷箭也就罢了,居然还指明要与受伤的柏将军斗将。”秦恭冷声道,一柄大刀立在身前,他道,“想找柏将军,还得过了我这一关,只怕你没这个命!”

    先前说过,聂营帐下的武将大多都出身将门。

    不同于东庆作死的重文抑武,中诏武风旺盛,将门林立,一个一个都是大家族。

    刚才被柏宁砍死的倒霉鬼与眼前的武将是堂兄弟关系,类似谢则和李赟。

    二人私底下关系不错,亲眼看着堂弟被人追杀,拦腰砍成两截,他自然不能忍。

    战鼓响彻天际,秦恭也不与人废话,上前就是缠斗。

    “来得正好!看小爷拿下你的脑袋!”

    姜芃姬继续观战打哈欠,胯下的大白不满地打响鼻,一人一马心里都很不爽。

    孙文见她这样,主动挑起话题。

    总不能让主公继续打哈欠吧,这么慵懒不上心的样子,落在那些为她出生入死的武将眼里就是不重视他们。秦恭在阵前与人打生打死,自家主公蹲在后面打哈欠,挤眼泪,这像话?

    “主公觉得,秦将军可有胜算?”

    姜芃姬道,“胜算自然是有,不过整体来说是敌人那边稍微占优势。载道,我突然眼红了。中诏果然是人杰地灵的地方,聂氏也是富户中的富户,随便提几个武将出来都是有能耐的。”

    看一个武将打架如何,第一眼先看气势、身材、肌肉。

    穷学文,富习武。

    尽管这个时代的书籍很昂贵,但相较之下,培养一个合格的大将,成本不亚于培养一个大儒。当武将,不仅要有素质极佳的身体和天赋,还要习读兵书,添置各种行头,身体养护更是一打开销,大鱼大肉少不了,让一个武人整天清菜小粥,手脚的力量还能那么厉害?

    肌肉根骨若有损伤,还需草药调养。

    这些条件,普通人家哪里提供得了?

    倒是有天生神力的莽夫,靠着一把子力气爬上去的,但高度有限,终究成不了领军大将。

    姜芃姬帐下武将,除了典寅是彻头彻尾的草根出身,其他人,哪个不是有一定底蕴?

    孟浑起初跟随沧州孟氏,属于孟氏家将,年少吃苦,但爬上去之后资源就上来了。

    罗越是东庆前人禁军教头,家中也有底蕴。

    李赟跟随谢谦长大,谢谦过得在苦能让儿子短缺资源?

    符望不用说,狼群长大的莽夫,年少跟随养父符旸,也算半个将门子弟。

    谢则出身谢氏,秦恭父族世代为许氏卖命,两个都是根正苗红的苗子。

    姜弄琴刚习武的时候,姜芃姬投入也不少。

    姜芃姬势力坐稳之后,提拔了不少年轻将领,但经验还薄弱,比不得将门之子。

    细数帐下武将,自个儿培训的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基本都是捡别家现成。

    “羡慕啊。”

    聂氏这个大土豪不用费多少心思就能招揽这么多好苗子,人比人气死人。

    孙文笑道,“主公一人可抵百人,若要羡慕,那也是他们羡慕咱们。”

    姜芃姬反问他,“这么说来,载道是允了我上场了?”

    孙文:“……”

    不,他没说,别冤枉他!

    说话的功夫,聂军武将已经使诈骗了秦恭,他发现秦恭因为右眼问题,有些不自然的小动作。这点儿小动作不仔细是发现不了的,但他发现了,还利用了这点总攻击秦恭右边面门。

    虚晃一招,秦恭下意识想起了三山峡谷那一支流矢,避让的时候偏了些,没注意到敌人从腰间取出两枚铁球。只见对方手指翻动,那两枚铁球飞射而出,正巧在秦恭视线之外。

    姜芃姬不等孙文否定,一个指令,大白兴奋冲了出去。

    长刀出鞘,逼退敌人的同时,左臂一捞,将险些落下马的秦恭接住。

    “我来打,你下去!”

    姜芃姬是男装打扮,面上又涂了颜色比较暗的脂粉,瞧着像是个略显瘦弱的青年。

    秦恭稳住身形,正欲说什么,自家主公撒腿冲敌人冲过去了。

    “这么瘦小?柳羲是没军粮可发了?”

    武将就该有宽阔的肩膀,虬结肌肉,一条手臂赛人大腿,姜芃姬……瘦得像个娘们儿。

    瞧这可怜劲儿,他都怀疑对方早饭没吃就被拉过来顶缸了。

    “换个人来吧,不是老就是小,柳羲帐下怎么尽是一群乌合之众。”

    姜芃姬沉着脸。

    在她背后,五百万为她打call的咸鱼对这位无名武将产生了同情。

    “老子知道聂氏是大户,但你说老子穷,这就不愿意了!”

    她穷嘛?

    自打她将陶氏几户人家抄干净,她就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穷”这个字。

    敌将嗤笑,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姜芃姬看着像是个清瘦的文人,力气却大得惊人,敌将胯下的马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嘶吼。

    不仅如此,胯下的大白还欺负马,仗着体型庞大,撞得那敌将的马都站不稳了。

    敌将见此情形,知道自己占不到便宜,试图用回马枪骗姜芃姬。

    岂料姜芃姬没有追上去,见敌将转身欲逃的同时,取下套马索将他脖子套住,一个用力将人从马背上拽下来。

    “你当我傻呢!大白,踩死他!”

    姜芃姬将人拖过来,大白上前扬起马蹄冲对方的眼睛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