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8: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无痕之月】: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主播依旧是熟悉的暴力。

    【水臭】:大白简直是马中主播啊,一样的暴力,这一蹄子直接将人颅骨踩碎了。

    【笔墨楚楚】:我只有一个疑问,为嘛主播刚才还夸聂氏富户、中诏人杰地灵,下一秒就暴起杀人了,难道正常的画风不是将其打败,给对方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等有朝一日干掉聂氏再顺利捡别家现成么?主播现在杀了人,未来不是少了一个加班团预备役?

    【整容游戏】:这你们就不懂了,聂氏是正经八百的富户,死几个武将主播不用心疼,反正还有一连串的小白兔等着她征服呢。不把看不顺眼的杀光了,以后怎么招揽看得顺眼的?

    这么多年了,咸鱼们也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暴力血腥场景,最恶心的火烧千百一具尸体都熬过来了,一对马蹄子踩碎人家眼珠颅骨算个啥?两军混战的时候,什么断肢残骸没见过?

    姜芃姬手腕一甩,将那具死相凄惨的敌将尸体甩开丈余,她则风轻云淡地骑在马背上。

    “欺人太甚!”

    聂军被斩杀两名将领,士气大跌的同时,更有人怒不可遏,不顾阻拦骑马跑了出来。

    姜芃姬笑道,“你也是来送死的?别吧,爹妈辛辛苦苦养大个废物点心也不容易。瞧你一副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妻妾数人的模样,你要是死在我手里,我间接害死多条人命啊。”

    她倒是没有学柏宁一样骂人,但很损人,敌将本就愤怒无比,这时更是青筋暴起。

    “纳命来!”

    只听对方大喝一声,拎着一对看着就沉重的双板斧冲她袭来。

    这次的敌将瞧着就是专精力量的力量型选手,姜芃姬刚和他接触就知道对方的力道比刚才交手过的废物点心大了近一倍。这般蛮力搁在普通人身上,足以算得上天生神力了!

    姜芃姬轻松接下这一击,胯下的大白倒是有些不适应,怒气冲冲撞向了挑衅她的敌马。

    别看大白这几年请了几回产假,当了好几只崽儿的妈,脾气一点儿不见好转,反而越加暴躁凶恶,除了姜芃姬这个主人,连常年照料它的马夫和丈夫小白轻易靠近都会被喷一脸。

    “呦,这力道不错,可惜了,你这对斧头是泥巴糊的?”

    姜芃姬拿到斩神刀之后,她已经看不上其他武器了。

    搁到她那个时代,斩神刀也是金字塔顶端的战争武器,搁在现在就是真正的神兵利器。

    刚才交锋的力道极大,刀锋正面接住对方的双斧斧刃,给对方斧刃留下了两道清晰的口子。

    敌将听了极为愤怒,等他瞧见斧头上的痕迹,心中只剩惊骇。

    “战场上还有工夫发愣,你不上黄泉路,谁上!”

    姜芃姬嘴角上扬,一派轻松的姿态,丝毫没将这场斗将放在心上,因为她不可能输。

    她要是输了,她立马搬来键盘,跪死在老首长面前,免得继续丢人现眼。

    与此同时,聂洋被聂清拎到跟前教训,只是碍于战场,聂清不好说得太重。

    聂洋也知道自己那一箭太过鲁莽,不敢为自己辩驳什么。

    他太了解聂清了,心软善良,自己默不作声让他说两句,没一会儿就能消停。

    聂洋正准备神游天外,耳边传来系统的声音。

    他从不知道系统居然也会有紧张恐惧的时候,仿佛碰到了可怕的天敌。

    【是柳羲!!!】

    聂洋慵懒的眸子浮现些许诧异,他在内心问系统道,【柳羲,什么柳羲?】

    系统下一句话险些让聂洋表情破功,【正在场上斗将的人是柳羲,还有她手中的刀……不会错的……这把刀……聂洋,不论如何你都要将那把刀夺过来,柳羲这人绝对不能留。】

    聂洋暗中用余光瞥了一眼戏耍人的姜芃姬,内心是抑制不住的骇然。

    【她不是诸侯么?】

    聂洋在中诏也听过姜芃姬作战如何神勇,但从未将这些流言放在心上。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这些启蒙小童都知道的话,堂堂诸侯不知道?亲自下场斗将,非死即伤,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敌人还不笑掉大牙?

    因此,聂洋总以为这些流言是姜芃姬自己传出来的,夸大自己的神勇和功绩。

    这种营销手段,历史上比比皆是。

    有些人为了彰显自己的才能,一分功劳吹成十分,文治武功都要作弊吹牛才能见人。

    如何让一个平平无奇的君主变成千古一帝?

    有个强大的营销团队以及一张厚如城墙拐角的脸皮就够了,一个字就是“吹”!

    很显然,姜芃姬不是这种作假的人。

    她连拉到前线打仗的军队数目都如实道出,更别说其他地方了。

    作假?

    她不屑的,因为别人吹牛的效率还不及她自己上天的速度。

    系统回应聂洋的问题,【鬼知道她是个什么鬼,她手中的刀……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个系统从本体分裂出去的时间比较早,很多消息它并不知道,但斩神刀拿来做什么的,它心知肚明。此时,这么一把刀却出现在一个它看不透深浅的凡人手中,它有些惴惴不安。

    聂洋挑眉,原来……这怪物畏惧那把刀?

    他心中忍不住打起了算盘,但现在不是算计的好时机。

    “兄长,有一事……小弟一定要说……”

    聂洋装得可怜兮兮,看得聂清心软了。

    聂清问他,“何事?”

    聂洋凑近在他耳畔低语,道,“阵前斗将的人是柳羲。”

    “什么!”

    聂清险些被惊得失态,动静引来督战的卫応注意,他顾不上这些,连忙追问道,“可是真?”

    聂洋道,“小弟府中有一副画师的画像,方才瞧见那小将还觉得眼熟,仔细辨认之后却发现极有可能是柳羲。世人皆知柳羲手中有一柄长刀,那造型与画像上一模一样!!!”

    卫応听到动静,心下诧异,驱马走至阵前仔细辨认。

    “果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