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99: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応见过姜芃姬的,不过那是好几年前的事儿,双方也就匆匆见了几次。督战的时候,卫応的位置距离前线有一段距离,一时还真没发现姜芃姬的身份,倒是聂洋认了出来。

    既然认出来了,自然没有错失机会的道理。

    卫応给身边的武将使了个眼色,对方心下了然,立刻拍马冲出军阵。

    姜芃姬也戏耍够了,正准备砍了敌人的脑袋,身侧传来一阵劲风。

    “林将军,本将来助你!”

    咸鱼们炸了锅,要不要脸,居然二打一!

    【可爱小萌新】:MMP,二打一,两个壮汉打一个瘦弱女人,要不要脸?聂军这么能耐,干嘛不再派一个出来,凑一个三英战吕布的配置?主播,扛不住就撤,别跟他们撤掰。

    咸鱼们刚炸了锅,瞧见这弹幕,顿时笑了。

    果然是【可爱小萌新】,居然不知道他们家主播有多么能打。

    这两个武将一左一右夹击,配合极为默契,慢慢把姜芃姬诱到接近聂军一方的位置。姜芃姬吃过的盐比他们走过的路还多,岂会没有察觉,真以为她是打仗上瘾就失了理智的莽夫?

    且不说她对危险的感知能力有多强,单说她有精神领域,领域内的威胁对她就不起作用。

    孙文老爷子至始至终都揪着心,发现敌军将军试图把姜芃姬引到另一边,他就觉得不对劲。

    秦恭道,“军师,末将去支援主公?瞧他们的阵势,担心暗中有埋伏。”

    孙文凝重地道,“主公的身份怕是暴露了。”

    秦恭一听这还得了,倘若主公被敌人的冷箭射杀在阵前,他们几个可以自刎谢罪了。

    “末将这就去!”

    秦恭拉紧缰绳,正欲拍马出阵,阵前情势又是一变。

    姜芃姬一对二角力也不输人,这让聂军二将心下骇然,更让他们惊惧的是,姜芃姬居然用仅能让三人听到的声音轻笑道,“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暗中埋伏了多少放冷箭的混账?”

    “你知?”

    知道还随二人踩入陷阱,此人是何等嚣张。

    姜芃姬大喊道,“区区凡人欲与天命对抗,不自量力!”

    咸鱼们听到姜芃姬这么说,弹幕沸沸扬扬不止。

    【鬼才郭奉孝】:大家都闪开——主播准备装逼了!!!

    这条弹幕仿佛一条指令,数百支箭矢从聂军阵中飞射而出,目标只有姜芃姬一人。

    孙文、秦恭、柏宁等人瞧见这一幕,顿觉肝胆俱裂,唯独姜芃姬立在马上冷笑不已。

    “主公!”

    秦恭速度再快也赶不及,情急之下喊破了她的身份。

    眨眼的功夫,箭雨已经落下,姜芃姬不慌不忙砍了敌军两员将领的首级,一道肉眼可见的水波纹以她为中心荡开。下一秒,神迹一般的场景出现了,愣是让秦恭将未尽的话咽了回去。

    水波纹带着淡淡的金色,数百支箭矢势头大减,直直停在姜芃姬身前半丈的距离。

    时间暂停了么?

    姜芃姬冷笑着瞥了一眼敌军的某个方向。

    聂洋被她看得浑身冰冷,不知为何,他有种直觉,姜芃姬看的就是他。

    【系统,她是人吗?】

    嚣张的系统也怂了,安静如鸡。

    聂洋怀疑姜芃姬看的是他,但系统心知肚明,对方盯的人不是聂洋是它。

    大白驮着姜芃姬优雅从容地回去,敌人被这一幕吓得不敢再射出第二波箭矢。

    等姜芃姬走远了,定格在空中的箭矢才如落叶般簌簌落下,摔了一地。

    “杀!”

    她拔刀出鞘,众人这才从刚才那一幕醒过神,孙文老爷子更是不由自主地抚住胸口,他差点儿就忘了呼吸。听到姜芃姬下达的命令,柏宁等将领立刻带兵冲杀向敌军,战场杀喊震天。

    “载道,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姜芃姬这个罪魁祸首丝毫没有一点自觉,居然还有脸无辜反问孙文。

    孙文手指哆嗦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会儿还没彻底回过神。

    “无碍,缓一缓就好……缓缓就好……”

    敌军冷箭放出的瞬间,孙文几乎以为姜芃姬要毙命阵前。

    方才那一幕神迹,除了上天钦定,他找不到任何理由。

    孙文如此笃定,敌人阵营更不用说,姜芃姬从容在箭雨下回到己方阵营,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敌军士兵彻底没了战意。倒是后方的士兵瞧不真切,士气低迷,但也没到毫无战意的地步。

    秦恭他们带兵冲杀,几乎没有遇到丁点儿像样的抵抗,敌人防线脆得像是纸糊的。

    一个时辰的鏖战,聂军狼狈带着残兵败将逃回营寨,姜芃姬这边也鸣金收兵,大胜而归。

    “主公,方才——”

    孙文脑子里不断重复播放阵前箭矢停下的一幕,越想越是后怕。

    姜芃姬不解扭头,“什么方才?”

    倒是秦恭爽快,开门见山道,“敌阵放了数百冷箭,主公毫发无伤,难道真有神灵庇护?”

    姜芃姬穿越之后,极少将精神能力运用于实战,少有几次也是为了侦查敌军情况。

    这次破例,她也是为了坐实“天命之子”的传言,彻底击溃聂军的心理防线。

    她承认自己很小气,至今还记得湛江关那把大火,不加倍奉还回去,真当她泥巴捏的?

    “神灵?没有那玩意,这不过是我自身的能力。”姜芃姬心下思绪一转,顿时想到什么,一套周全的说辞浮现心中,她道,“我小时候做梦,梦到烈阳西降,大地荒芜千里、饿殍遍野。正当我恐惧的时候,日落之处走出来一个须发皆白的白衣老人,赠予一套竹简。对方叮嘱我,此竹简上记载一套练体之术,专为女子而创。此人又道,女子先天体弱,实则是因为造人之时缺了三分阳气,后天练习此术能弥补不足。练至臻镜,还能内气外放,庇护己身。”

    孙文沉吟半晌,似乎在思考自家主公这话的真假。

    姜芃姬便冲他伸出手,笑道,“你试一试。”

    孙文抬手落下,刚到一半便觉得自己碰到了什么壁垒,不得寸进。

    他不信邪加大了力道,仍是纹丝不动,反而瞧见一层淡金色的水波纹。

    姜芃姬道,“现在信了吧?”

    潜在意思就是——

    劳资有护体神功,刀枪不入,小公举总该放心让她去战场多浪一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