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0: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三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孙文收回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金乌东降本就违反常理,主公又梦见荒芜千里、饿殍遍野,兴许就是预兆乱世将至。绝境之中却走出个神人赐书,正巧迎合‘一线生机’……”

    姜芃姬听孙文一本正经地为她圆谎,心里十分满意,不枉她今天如此大阵仗地装逼一场。

    倒是柏宁反应快,他道,“末将听闻女营将士练习的练体之术也是主公传下的,难道说……”

    姜芃姬笑道,“的确是我根据神人授书改良的,因为我发现原版只有我能修习,普通女子一旦修炼,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爆体身亡的危险。我便稍作更改,效果似乎也不差——”

    柏宁几人被说服了。

    不仅仅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是姜芃姬,还因为女营士兵,那是实打实的证据。

    女营规模不算大,但她们的体能素质的确与青壮男子相差不多,有些优秀的,还能反超。

    另外,她们的练体之术还有一套连贯的格斗术。

    若寻常男子没有修习武艺,两三个也未必能拿下一个女兵。

    柏宁还诧异呢,原来她们是补足先天缺失的三分阳气啊。

    咸鱼们听着姜芃姬一本正经地糊弄人,暗中给她竖起大拇指。

    撒谎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自然是将无数个谎言捏在一块儿,变成旁人无法反驳的真话。

    【偷渡非酋】:看着主播一本正经撒谎,我真是信了她的邪。

    【彼岸烟花】:主播不能算是完全撒谎吧,至少那套练体术是真的有用。前几天不还有一条热搜,说是某个快倒闭的武术馆挂羊头卖狗肉,说是教武术,结果教的是主播的练体之术,

    男学员进步也有但不如女学员突飞猛进,有个女学员当街暴打四五个组团的咸猪手?

    说起这条热搜,咸鱼们都想起来了。

    事情的起因就是女学员坐公交车,碰见四五个游手好闲的咸猪手组团摸人屁股、试图脱她短裙下的内裤,她一怒之下将人暴打,一车的人拦都拦不住,那几个咸猪手更是跪下来喊爹喊娘,要不是有人及时报警,警察蜀黍救下那几条狗命,怕是要被暴脾气的女学员打进ICU。

    最后扒出来,人家女学员未成年,学武五年,平时只与武馆学员切磋,所以下手才没轻重。

    报道一出来,那个武馆一下子就成网红了。

    报名家长络绎不绝,人家挂羊头卖狗肉的事儿也捂不住了,馆主被网友扒了个干干净净。

    想想那条热搜,再听姜芃姬的话,女性咸鱼跃跃欲试,男性咸鱼瑟瑟发抖。

    【杀马特李四】:宝宝QAQ,一点儿都不想娶一个弱化版主播当老婆,家暴还有活路么?

    【粪海狂蛆】:我现在拿着搓衣板向我老婆道歉还来得及么?不瞒你们说,我老婆打从主播开直播以来,一直都是她的迷妹,私底下学习那个什么练体之术,我感觉自己好慌——怪不得,以前拧个矿泉水都要对我嗲嗲撒娇,昨天电梯坏了,她居然扛着煤气罐一口气爬五楼!

    【偷渡非酋】:凉了,惹不起,别挣扎了。以后别惹你家老婆,家暴会要你狗命的。

    【落地花生糖】:是时候成立一个“妇男保护组织”,保护被家暴的可怜男同志……

    咸鱼们嘻嘻哈哈地聊天,倒是姜芃姬把他们的玩笑话记住了。

    她刚才撒谎说“女子造人之时缺了三分阳气,需要后天练习弥补”,不过是为以后打基础。

    改善女性地位,光是女性掌权还远远不够,毕竟能爬到掌权位置的女性太少,她们本身还有生理拖累。以目前农耕社会来讲,生产方面无法与男子拉近距离,改善地位那就是句空话。

    要么科技足够发达,改变社会生产方式,将人力从田地解放,人们自然而然就有精力去关心人权。若是连温饱都做不到,谈什么人权平等、男女平等?要么就增强劳动生产竞争能力。

    姜芃姬打算以后者为主,同时发展科技,推进前者。

    对于她而言,人力资源不分男女,浪费人力资源是可耻的行径。

    她撒谎给练体之术蒙上一层神话色彩,以后推广全民就简单得多。

    对于女子而言,练习这个不仅仅是为了弥补与男子生理上的差距,同时也有助于生育生产,减少难产几率。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太落后,女子成婚早,头胎生育的年纪又普遍集中在十六七岁,身体都还没发育完全,难产、流产几率极高。产妇生产一回就是半只脚踏进鬼门关。

    倘若练体之术能减轻生育难度和痛苦,降低死亡,不也是善事一桩?

    姜芃姬大胜而归,士兵看她的眼神不像是在看人,更像是用目光膜拜神。

    聂良火烧湛江关的那场大雨,今日箭矢停顿半空,无一不在预示姜芃姬就是命定天子。

    别看他们总说“子不语怪力乱神”,真要发生灵异事件,他们信得比谁都快。

    凯旋之后,亓官让为姜芃姬奉上一封密信。

    “哪里传来的?”一瞧落款,姜芃姬又道,“正图那边打得怎么样了?还在胶着呢?”

    因为通信不便,姜芃姬手中这封信其实是一个多月前的旧闻了。

    “山鬼降世授予造船神术?”

    亓官让目光含笑着道,“看样子,主公真是天命所归的人。”

    接二连三的“神眷”,不是天选之子那是什么?

    姜芃姬笑道,“这事儿就传出去吧,最好弄得人尽皆知,气死聂良才好。”

    今日的“神迹”和聂军大败,足够聂良喝一壶了。

    姜芃姬正欲离开,瞧见亓官让欲言又止,问道,“文证还有事?”

    “确有一事。”亓官让道,“主公既然是天命之子,自然是通晓神灵的……”

    姜芃姬见亓官让一本正经说瞎话,暗暗发笑。

    旁人不知真假被她糊弄过去,但亓官让是她交代过底子的,没道理也这么迷信。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确实如此。”

    亓官让眸光闪过一丝阴鸷,每一个字仿佛都淬了毒。

    “既然如此,主公何不透露些许天意,昭告天下,聂良寿数将近?”

    姜芃姬:“……”

    文证,你真是越来越秀了!

    同九义,何汝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