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1: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亓官让见姜芃姬不说话,还以为她觉得此举不妥呢,正欲开口劝说。

    姜芃姬忍笑着道,“不,文证你误会了,实际上我觉得你说得非常有道理!就应该这么做!”

    对待敌人,怎么黑心都不过分。

    瞧二人勾肩搭背、相视一笑的样子,围观的咸鱼们脑子里浮现了同一个词。

    【偷渡非酋】:狼狈为奸,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扣着脚吃饭】:溜了溜了,这对狼狈组合搁在一块,黑心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强迫症患者】:每次看到文证和主播一起耍坏,我就在想——为嘛主播以前没有看上文证呢?尽管慈美人是很好啦,但总觉得慈美人比文证温柔善良太多了,与主播气场不和。

    【斯德哥尔摩】:我觉得你对慈美人好像有什么误会,人家是长得温柔善良,那颗心不比文证大佬白好么?慈美人黑心起来,你是没有亲眼见过,反正我已经优雅献上一年膝盖了。再说了,文证大佬遇见主播的时候已经有婚约了,他们也是纯粹的友谊,根本不可能来电。

    【黑猫之夜】:CP粉圈地自萌就好了,主播和文证大佬的CP粉好像也不少,自娱自乐就好,别扯到现实人物身上。毕竟主播和文证大佬就是纯友谊,强行解读成爱情很恶心的。

    尽管是咸鱼,但纯粹的KY恋爱脑并不多,知道分寸。

    当然,那些喜欢KY的杠精粉大多年纪不大,手速、网速哪里比得过单身已久的老咸鱼?

    直播间的房价是他们能肖想的?

    【总有刁民想害朕】:话说回来,要不是慈美人献身,主播这个情况真是要单身一辈子的。

    咸鱼们原本不相信男女之间还有纯友谊,直至他们遇见了姜芃姬。

    作为一个十分优秀的女性,她身边男性众多,偏偏只有一个卫慈眼瘸看上了她,其他人不是单身主义就是结婚有妻有子。有些闲得蛋疼的咸鱼还仔细研究过这个话题,一度成为热点。

    最后,一条十分优秀的回答被点赞推上了热门。

    【蛋米酱汁】:第一,谁也不会爱上一个整天压榨自己的周扒皮上司。第二,这只能证明他们都是钢铁直男。跟主播恋爱就跟自己出柜一样的,你们摸着tan90的胸说话,她像女的?

    咸鱼们叽叽喳喳,姜芃姬也笑着自嘲。

    “文证,你不觉得我们俩有点儿狼狈为奸的意思?”

    亓官让用余光瞅她,眼神写得清清楚楚。

    哪有人这么损自己的?

    “这叫志同道合。”亓官让一本正经地反驳。

    姜芃姬:“……”

    小公举说的都对,志同道合就志同道合,她没意见。

    白日一战大胜,姜芃姬干脆犒赏三军,热热闹闹庆祝了一晚上,篝火彻夜未灭。

    相较之下,聂营的气氛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全军上下笼罩着令人窒息的压抑氛围。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传来,军心彻底动摇。

    阵前斗将战死三员猛将。

    数百暗箭停滞半空,柳羲毫发无损。

    军心崩溃,兵卒伤亡、被敌军俘虏总数达到四万。

    聂良也被打击得吐了口血,兴许是吐着吐着习惯了,这次居然没有昏厥过去,但那副模样却看得众人心下担忧不已。说句丧气的话,主公聂良此时已是满面死气,俨然不久于人世啊。

    “起来吧,这事儿不怪你,只怪敌人不好对付。”

    聂良没有责怪儿子聂清,哪怕是换做他上阵,估计也是同一个局面。

    根据众人描绘的场景来看,他们的敌人有神灵当后台。数百暗箭都能将人射成刺猬了,偏偏所有箭矢都诡异停在姜芃姬身前半丈的半空,一圈又一圈的淡金色水波纹仿佛一面厚重的盾牌,将所有危害阻挡在外,箭矢不得寸进,三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从容骑马离去……

    有一谋士叹道,“这般场景,古往今来可有人见过?”

    纵观历史,何时出现过这等场景?

    不——

    兴许是有的。

    聂良不禁想起数百年前的北陈。

    北陈是十六国乱世之前的朝代,这个王朝一统中原长达三百六十七年。

    对于很多读书人而言,北陈算是正统,这点从程靖身上也能看出端倪。黄嵩的先祖是大夏朝皇室帝姬后裔,大夏朝皇室又是北陈皇室的后裔,凭借这层身份,黄嵩才能让程靖辅佐。

    尽管黄嵩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么牛掰的身世,但程靖知道呀。

    说起北陈,那也是个颇富传奇的朝代。

    北陈太祖出身农家小户,生来便有金龙降世,恰逢世道大乱,父兄皆累死于沉珂徭役。

    北陈太祖因缘巧合带兵起义,当时有个势力极大的诸侯,眼瞧着就要问鼎天下了。

    世人都以为这个不自量力的农家小子要跪,谁晓得两军决战前几日突降暴雨,堤坝崩溃,淹了两岸无数生灵,敌军诸侯因为扎营地势比较低,这就遭殃了,粮草辎重全被打湿发霉。这还不算惨,决战前夕更有流星数千万或长或短,或大或小,精准无比砸中营寨,死伤无数。

    神一般的操作。

    因为这桩事情,北陈皇室亦被成为“神眷后裔”,延续三百六十七年间还有数桩巧合神迹,每次都将作死的北陈皇室续命一波。北陈末年,皇室又作死,弄得天下大乱,生灵涂炭。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各地势力纷纷造反,北陈皇室也被灭了。

    不过——

    灭掉北陈皇室的诸侯势力死得极惨,全家上下、老老小小、男男女女,没有一人善终。

    民间百姓传闻北陈皇室果然是“神眷后裔”,这天下就合该是他们的,抢夺他们天下的诸侯,哪一个有好下场?最后,十六国乱哄哄了这么多年,最后还不是北陈皇室后裔脱颖而出?

    如今,姜芃姬身上的神话色彩似乎有北陈的影子,这让人心里打鼓。

    “难不成……河间柳氏祖上还有北陈后裔的血统?”

    有人与聂良一样想到了这桩历史,讪讪开口打破凝重的气氛。

    卫応神色一厉,呵斥道,“胡言乱语,你这是要动摇军心?”

    那个文士连忙低下头,嘴上说着请罪的话,心里却不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