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3: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聂良的死……似乎与我有那么丁点儿关系,这时候派人去吊唁,人家怕是不领情,多半会以为我们是过去耀武扬威的。”姜芃姬觉得派谁过去都是送死的节奏。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屁,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是随时能打破的,哪个傻瓜会死守啊。

    不止姜芃姬和帐下文武觉得刺激,咸鱼们更是被惊得忘了吃早饭,一小撮萌聂良颜值的颜狗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诸如“聂良之死”、“聂良被主播气死了”的话题也冲上热门。

    听到姜芃姬开头这话,不少咸鱼呵呵冷笑。

    【茶韵悠长】:什么叫“有那么丁点儿关系”?看样子,主播心里是半点儿AC数都没有。

    【偷渡非酋】:也不能这么说。我记得没错的话,聂良本身身体就不好。以前慈美人不是还爆料说过聂良被人投毒了么,似乎还是聂氏内部的人干的,聂良又不肯静养歇息,余毒让他寿命大减。后来还说聂良寿命不过半年……现在死了,主播只能算催化剂而不是主因。

    真正害死聂良的人是最初投毒的凶手好么,姜芃姬顶多算个从犯。

    【总有刁民想害朕】:唉,好歹也是中诏诸侯,这么就跪了,还真是让人唏嘘呢。

    【虚幻之城】:得了吧,死在主播手中的人命还少了么,诸侯又怎么样。

    有的咸鱼感慨聂良死得可惜,有的咸鱼庆祝姜芃姬距离一统天下又迈进一步,还有咸鱼关心吊唁。不管聂良的死因是啥,外人都以为他是被姜芃姬气死的,派人去吊唁就是送人头啊。

    姜芃姬也知道这点,怎么可能派人去吊唁?

    万万没想到卫慈会在这个时候和她唱反调,出于对对手的尊敬,吊唁还是要去人的。

    姜芃姬道,“死我手上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难不成各个都要去吊唁?”

    反正她是不同意的。

    不管实力如何,从身份上来说,聂良与姜芃姬是同级的。

    她要真派人去吊唁,使者的身份不能低,选谁她都不愿意。

    卫慈自动请缨,气得姜芃姬一连瞪了他好几眼,无论卫慈说什么她都不肯应。

    “主公,吊唁是一回事,确认聂良真正病逝又是另一回事,倘若他真诈死呢?”

    姜芃姬道,“那就等个三五月,反正他的身子早就破败了,迟早要见阎王爷。”

    卫慈只得叹气,姜芃姬执拗他也执拗,这种关系大局的问题谁也不肯退一步。

    最后,姜芃姬被气得拂袖离开,只剩众人面面相觑。

    亓官让平静低语,“你还真是胆大,主公明显是想护着你不去冒险,你竟不领情。”

    卫慈苦笑道,“主公的心意,慈如何不知?只是,聂良病逝,无论真假,主公若没点儿表态,怕会惹来诟病,这对主公名声不利。聂良病逝的时间正是聂军军心大乱的关头,于情于理,他们都不敢在群龙无首的时刻斩杀使者。总不能为了一时意气,配上二十余万大军性命。”

    亓官让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原是如此,你倒是想得周到,难怪这般有恃无恐。”

    正因为看穿其中的门道,所以他才有信心请缨。

    卫慈又道,“还有另外一点,慈的兄长卫応是聂良心腹……”

    亓官让薄凉道,“倘若让是你家大兄,准叫你有来无回,免得放虎归山成了祸害。”

    卫慈笑道,“家兄性情与文证不同,他万般皆好,唯一的弱点便是将情谊看得太重。”

    倘若不是这点,卫応前世也不会倾尽全力保护聂良嫡子。

    前世的局面与现在大不同,聂氏的聂良早几年就病逝了,独留儿子聂清成了几个长辈的眼中钉、肉中刺。聂氏三房嫡子聂洋趁乱崛起,暗中取得聂氏老太爷的信任。

    聂氏老太爷也是个奇葩,人老心不老,对于权势的贪婪和子孙的掌控欲令人发指。

    他年纪大了,处理事务的精力不足,为了保证绝对的话语权,聂老太爷提拔“恰巧”进入他视线的聂洋。因为聂洋年纪小、性格单纯、不受家中父母疼爱、母族势单力孤……

    谁料这些都是聂洋伪装出来的。

    聂洋借助聂老太爷的手抢到了聂氏家主之位,暗中戕害有异心的同族,一边送老太爷上天。

    聂氏成了聂洋一言堂,聂清的处境这才好了些。

    毕竟,惹人忌惮的人是聂清的父亲聂良,聂良病逝,聂清才能不足其父几分,不足为惧。

    因此,卫応退隐之后才能在暗中照拂聂清。

    为了达成挚友心愿,护好聂清,兄长还将长女嫁给他,最后却是抑郁而亡。

    兄长病逝之时,年纪尚不足五十岁。

    正是因为他将感情看得太重,所以卫応不可能在卫慈去吊唁的时候杀他。

    亓官让听后不置可否,但他不会怀疑卫慈看人的眼光。

    卫慈真要去给聂良吊唁,多半会是有惊无险。

    唯一的阻碍在于——

    自家主公不同意。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主公不应,你还能私下过去不成?”

    卫慈笑道,“主公会答应的,文证敢不敢与慈赌一把?”

    亓官让笑骂道,“你何时也学了丰子实和杨靖容的坏脾性,赌什么赌,不赌不赌!”

    因为他心里清楚,真要赌了,卫慈是一定赢的。

    事实证明亓官让猜测没错,第二日,姜芃姬脸色极臭得应允了卫慈的请求。

    毕竟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姜芃姬还真是拗不过卫慈。

    当然,如果是原则性问题,卫慈也拗不过她。

    “恍惚想起,先前主公祖母病逝也是子孝代替主公去的——”

    姜芃姬蹲在墙头看着卫慈一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成了小点儿,一脸忧郁。

    她道,“不然怎么叫内子呢,如此贤惠,夫复何求。”

    亓官让表情一僵,一副被东西恶心到的表情。

    姜芃姬一脸沧桑地道,“文证,你觉得聂光善真的死了?”

    亓官让道,“子孝此去吊唁,聂良是死是活,总能看出端倪。”

    姜芃姬道,“倘若人真的死了呢?”

    “主公不觉得,这是趁机吞并中诏聂氏的好时机?聂良一死,聂清担不起大任,聂氏内部又隐患重重……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亓官让冷笑着道,“主公以为然否?”

    姜芃姬摩挲下巴,“我总觉得在人家尸骨未寒的第二天图谋他们家产是件不道德的事儿。”

    亓官让:“……”

    不道德的事情,自家主公做得还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