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子孝也太莽撞了,聂营上下哪儿还有理智?他真要是一去不回,这可怎么办?”

    孙文老爷子对此很是忧虑,如今的局势很不妙,卫慈跑过去就是找死。

    卫慈分析的道理他也懂,但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哪里会顾虑那么多?

    不说别的,倘若有一两个不服管教、脾性爆裂的武将要动粗,卫慈还能全身而退?

    “他要一去不回,二十余万活人要给他陪葬,子孝不亏。”亓官让吃了一口茶,悠悠地道,“古往今来,多少帝王以活人殉葬还没这个数字呢。再说了,子孝属泥鳅的,不容易抓。”

    孙文被噎住了,他倒是没想到一贯独身、不爱交际的亓官让也会说冷笑话。

    “聂良之死,多少与主公有关,此去吊唁,只怕被人看作是挑衅。”

    尽管孙文老爷子仇视聂氏,但想想聂良的死,他也怪可惜的。

    亓官让冷冷一笑,“人之常情罢了。”

    卫慈真是真心诚意去吊唁?

    别笑话人了,他主要还是为了确认人是不是真死了,隐隐也有耀武扬威、打压聂氏的意思。

    正常人也不会相信黄鼠狼给鸡百年是发自肺腑的善举。

    二人说话闲聊的功夫,卫慈一行人抵达聂营外二里地,半途被人拦下了。

    “你们是什么人!”

    聂军斥候瞧着卫慈等人的神色很是敌视,隐隐呈包围之势。

    卫慈骑在马上笑着作了个罗圈揖,“我等奉我主之命,特地前来吊唁光善公。”

    几个聂军斥候一听这话,面颊顿时铁青一片,上来就想拔刀杀人。

    卫慈淡笑以对,仿佛没看到白花花的刀刃,反倒是护送他过来的裨将兵卒上前护卫。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今日,我等奉命替我主过来吊唁光善公,并非阵前对仗,一言不合就动刀动枪,到底是你们的意思,还是别人的意思?光善公新丧,你们便无视军纪法度?”

    卫慈镇定得一匹,反倒将几个聂军士兵镇住了。

    他们互相对视,最后还是退让一步,派人去传话。

    聂营几个暴脾气的将军一听,顿时气得原地爆炸。

    “柳羲是什么意思?一而再再而三惹怒先主,如今又派了个头钱价的奴兵来惺惺作态?”

    这位武将骂人真是一点儿不客气,听得几个文士眉头大皱。

    头钱价也就一文钱,不论是奴还是兵,二者都是社会中的下等人。哪怕他们心里也愤怒,但姜芃姬有胆子派人过来,使者地位必然不低,骂人“头钱价的奴兵”,实在是太损人了。

    又有一人咬牙切齿道,“前脚装神弄鬼气得先主病发身亡,后脚又派人吊唁发丧,分明是欺我聂氏无人。让人滚!若是敢踏进先主灵堂半步,定叫他跪着进来,成了人彘滚着出去!”

    还有武将脾气更暴躁,提着三四十斤重的武器就想出去。

    “诸君稍待,本将这就去将人脑袋折了供在先主灵前。”

    听他们越说越气愤,一身缟素的卫応神色淡漠地呵斥道,“够了,还嫌不够乱?”

    众人面色不忿,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敌人都蹬鼻子上脸了,让他们如何忍得下?

    卫応道,“办好先主丧事,稳定军心,以免柳羲趁机发难。做好这些,先主才能走得安心。你们要是动了使者,柳羲可不管先主头七过了没。诸位是想看着先主尸骨未寒又添新疤?”

    话都说得这么绝了,几个挑事的也不敢再跳,倒是有人不服气了。

    “柳羲敢发兵,末将就敢迎战。先主死得冤屈,难不成死后还要受他们凌辱?”武将梗着脖子愤怒责问,“军师这是贪生怕死了?明知贼人居心不良,军师还要袒护贼人?”

    “这不是贪生怕死,大局为重。”卫応两三日没睡好了,神色异常苍白,他仍是强撑着道,“你倒是能逞一时英雄,真要让先主丧事办不成了,好让你带兵与柳羲打个翻天覆地才好?”

    武将悲戚道,“难不成要让他们来先主灵前耀武扬威?”

    卫応说,“倒也未必。人若来了,该上香上香,该哀悼哀悼,摆出个孝子贤孙的样。”

    武将听了这话,心里才舒坦一些。

    卫応又问传令兵,“柳羲派来的使者是谁?”

    对方回答,“此人姓卫,名慈,自称柳羲帐下谋士。”

    一瞬间,众人发现卫応的脸扭曲了,那是一副无法言喻的表情。

    “卫慈?这不是子顺的亲弟?”

    卫応作为聂良的左右手兼挚友,他的家庭关系被人扒了个干净,不少与他关系好或者不好的人都知道卫応有个三弟蹲在柳羲那边当谋士。万万没想到,此番前来吊唁的人会是卫慈。

    这下子,有人讥笑了。

    “看样子,柳羲也是心里有数啊。”

    又有一人附和,“这倒是,若是心里没数,怎么会派卫慈过来,不就想着兄长庇护。”

    卫応冷漠道,“倘若卫慈在先主灵前有一丁半点儿不敬,必当亲自手刃。”

    此话一出,有些心思的人也不敢多舌了。

    先主聂良临终前将少主聂清交托给卫応,卫応又是少主岳父,这关系后台硬着呢。

    樊臣私下对卫応道,“让你为难了,你那弟弟也是不懂事。”

    卫応道,“子孝打小就是懂事的孩子,没让人操过心。他敢来,多半是有信心全身而退。”

    樊臣被噎了一下,“这剑拔弩张的,谁给他的信心?”

    卫応闷声道,“他兄长。”

    因为了解兄长为人,知道卫応会顾虑大局,所以卫慈笃定卫応不敢让他在聂良灵前出事。

    樊臣对卫応投以同情的目光。

    有这么一个糟心的弟弟,卫応也是够可怜了。

    尽管帐内火药味浓重,但等卫慈过来的时候,气氛还算良好,至少预想中有人拔剑冲上来砍他的场景没发生。众人见卫慈腰间悬剑,整张脸顿时拉了下来,这小子是欠戳是吧!

    仿佛有读心术,卫慈在帐前停住脚步,解了佩剑才进来。

    卫慈先是对聂清行礼,再与众人颔首见礼,取来祭物摆在灵前,跪在灵前祭酒祭拜,一举一动挑不出错。

    “慈来得匆忙,还未准备祭文,只得匆匆写就一篇,望少郎君见谅。”

    聂清冷着脸道,“有这份心意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