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5: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说自己的祭文是匆匆写就的,他们就对祭文内容不抱有任何期待了。

    用于葬礼的祭文大多是表示哀悼、追思以及祭奠死者的文章,时下的祭文以散文与四言韵语为主,念着朗朗上口。内容基本是追思死者生前的经历,颂扬死者品行,寄托哀思。

    祭文环节若是出了差错,卫慈被人捅死在聂良灵前的几率很大很大。

    立于角落的文士瞧卫慈恭敬虔诚的姿态,心下冷笑一声。

    他低声道,“他与先主未曾谋面,如何写得出情真意切的祭文,真是惹人发笑。”

    刚刚说过,祭文内容与死者生前的经历有关,卫慈要是不了解聂良,写出来也是四不像。

    殊不知,卫慈对聂良还真有研究,谁让他上辈子的兄长卫応在聂良死后写了十几篇祭文,几乎每年一篇。卫応病逝那年,感染风寒病卧在床,无法起身前往祭奠,还是卫慈代劳去的。

    卫慈对聂良不够了解,但卫応是绝对了解的。

    他给卫応办理后事整理了不少书函,发现大半书信都是写给挚友聂良的。

    有些是祭文,有些是寻常书信,有些则是絮絮叨叨的闲谈。

    【昨夜梦忆往昔,骤然惊觉光善逝世已有一十四载,吾亦四十有七,人生匆匆已是过半,庭前梨树开落数番……昼夜恍惚,神思纷扰……思当年与君初识,君着玄裳墨冠,立于庭下,清谈高雅……种种过往,如今思之,光鲜如昔,宛若昨日……君之笑语,言犹在耳……】

    【呜呼光善,天不假年;寿终三纪,吾心痛矣;祭酒一爵……哀君早逝,吾亦泣血……】

    当然,这些都是卫応以友人的身份写给聂良的,卫慈不能直接照搬,不然分分钟露出破绽。

    有了详尽的素材,中规中矩再写一篇祭文却是不难的。

    帐内除了白烛燃烧时的爆鸣响声,只剩卫慈情真意切地诵读祭文的声音,随着祭文开始,众人暴躁、难以疏解的情绪似乎找到了发泄口,聂清更是伏在父亲灵前哭得满面泪水……

    卫慈念完之后又是长拜,不论是祭文还是礼节都让人挑不出错,众人想发难都没借口。

    有人私底下一边抹泪,一边讥诮,“当真是匆匆写就而不是某人捉刀代笔?”

    卫慈与聂良有什么交集?

    祭文中的内容桩桩件件都是真事,这种了解程度绝非流于表面,必当是交情颇深的友人。

    有人低声呵斥,“少说两句吧,先主灵前不得放肆。知道你不满卫子顺,但也不能胡乱冤枉人。卫慈进帐之后,一举一动皆在你我眼皮底下,他们俩兄弟可有丝毫交流?”

    不仅没有交流,卫応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卫慈一眼,更别说给他当枪手。

    跪在灵前的聂清擦干泪水,耗费半晌才平复悲恸的心情。

    他声音沙哑地问卫慈,“你家主公可有吩咐?”

    聂良作为诸侯病逝阵前,出于道德仁义考虑,头七之前姜芃姬是不能动兵的,不然要被钉在历史上受人唾骂。不论生前有多大仇,按照死者为大的传统,天大事情也要挪到丧葬结束。

    卫慈道,“我主叮嘱在下前来吊唁,一举一动皆要恭敬,不得有丝毫怠慢无礼之处。”

    聂清冷笑一声,不理会卫慈打太极一样的说辞。

    “还有呢?”

    卫慈道,“暂罢兵戈,少郎君扶灵回去吧。”

    聂清不语,卫応却道,“扶灵之事,少主自有打算,用不着外人帮着打算。兰亭公愿意遣派子孝前来吊唁,到底是诚心诚意,还是不安好心,欺我聂氏无人,我等心知肚明。七日之后,还是让兰亭公等着吧。先主病逝之仇,总不能这么算了。此话,还请子孝原话转告。”

    卫慈叹息起身,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

    前世聂良死得早,兄长抑郁而终,卫慈两兄弟自然没有矛盾冲突,一直兄友弟恭。

    这一世不同,聂良走到台前,卫応从旁辅佐,偏偏聂良之死又与自家主公有几分关系,连带他们兄弟的关系也紧张起来。不过,卫慈却不后悔。他们仍是兄弟,不过立场不同罢了。

    “慈定会一字不落转告主公。”

    卫応这才用余光看了一眼卫慈,眼底涌动着外人琢磨不透的复杂情绪。

    卫慈低声道,“兄长这是何苦?”

    聂良新丧,聂氏内部斗争激烈,二十余万大军蹲在湛江关死磕,要是后方势力更迭,断了粮草,卫応等人就陷入绝境了。别以为聂氏等人做不到,那些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卫応反问他,“由己度人,倘若今日躺在棺椁内的人是兰亭公,你便知道为何了。”

    卫慈被他问的说不出话,只能选择沉默。

    “兄长保重。”

    卫慈临走前看了一眼棺椁内躺着的聂良,辞别聂清,转身离去。

    见卫慈离开,众人心中憋着一口气,险些无法呼吸。

    聂清道,“岳父,如今该如何?”

    卫応落后一步,跟在聂清身侧,他平淡道,“先主生前安排周全,少主勿要担心。”

    聂清路上的障碍,必会扫荡干净。

    守灵的日子很是艰苦,聂营上下白幡缟素迎风而飘,原先浮动的军心也因为聂良的逝世而稳定下来。卫応又接连施展手段,士兵不仅没有丧失战意,反而因为哀恸而生出死战决心。

    聂清因为丧父,一连数日进食极少,看着苍白虚弱,整个人也受了一大圈。

    聂洋只能在一旁劝说他多少吃一些,他若不吃,聂洋便默默相伴。

    “唉——”

    看着聂清跪都跪不稳的背影,聂洋心中暗叹。

    【这聂良也是够狠的,居然连儿子都瞒着——】

    实际上,知道聂良还活着的人,仅有两个。

    一个是卫応,一个是樊臣,两个都是老狐狸。

    守灵的时候,他们俩哭得可难过了,真真像是死了爹一样。

    系统冷笑一声,【人家守株待兔,等的就是你这些有野心又按捺不住的人。】

    聂洋暗中瞧了一眼卫応的营帐,【他真的没有几日可活了?】

    【至多半月,这半个月,他能做的事情多了去了,例如暗杀所有野心勃勃、威胁聂清、威胁聂氏的蛀虫。宿主小心哦,千万按捺住了,不然的话,哪怕有我帮你,你也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