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回到营帐,卫応收敛脸上的悲色,目光重新染上暖意。

    本该躺在棺椁内的聂良却在他的榻上浅睡。

    听到脚步靠近的声音,聂良幽幽睁开眼,确认来人身份,心下松了口气。

    “外界情况如何?”

    卫応低声道,“一切进展顺利,暗中派人回去了,那些障碍必会一一清除。”

    思及那一日的惊险,卫応此时回想都会冒出一身冷汗。

    聂良厥死过去,郎中诊脉之后确认呼吸脉搏停止,卫応恸哭半晌,他与樊臣为先主擦身换衣,没想到聂良却小声咳嗽,幽幽转醒。尽管聂良从鬼门关爬回来,但身体早已不堪重负。

    他终于下定决心为聂清铺路,那些阻碍聂清、阻碍聂氏的人都得死!

    棺椁内的尸体也好解决,聂良身边有死士影卫,他们的相貌、身形与他相仿,稍稍装扮便能以假乱真,瞒人耳目。若非亲眷或者长时间接触的人,很难发现棺椁内的尸体是假的。

    只等聂良真死了,便能与棺椁内的尸体换回来。

    哪怕卫慈是重生的,他与聂良真正接触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根本没发现端倪。

    为了保守秘密,瞒天过海,知道秘密的人只有卫応以及樊臣,连聂清都瞒着。瞒着儿子,倒不是聂良狠心,仅仅是因为他知道姜芃姬会派人吊丧,顺便试探他是不是真死了,聂清若知真相,露馅儿的可能性太高。既然如此,倒不如瞒着,尘埃落定之后再由卫応告知真相。

    聂良冷笑道,“他们怕是要额手称庆,摆宴席、宴宾客,庆祝我这人终于被阎王爷收走了。”

    卫応压抑心痛,神情充斥着几分冷意,“那些人,活不了多久。”

    聂良笑道,“倒也是,派出去的人手脚快一些,兴许还会走在我跟前。”

    卫応瞧挚友枯槁虚弱的模样,心情无比压抑。

    只看聂良如今的模样,谁能想象到他也曾是名动京华的士族贵子,清仪无双,雅态盈容呢?

    聂良见他表情下的隐忍,倏地露出浅笑。

    “非是良不记得与子顺的种种诺言,只是天不假年,你我区区凡人,如何逆天而为?”聂良宽慰他道,“古人常言人定胜天,焉知一生不是顺应天命?兴许,聂良此人,生来寿短。来日,良真不幸去了,子顺也别太过伤怀。若死后有灵,见子顺被良拖累至此,内心难安。”

    卫応道,“若非小人作祟,投毒害你,你怎会如此?”

    “归根结底,症状在于‘聂氏子’上,只要还背负这个身份,此生也不得解脱。”聂良道,“若有来生,良愿做一介平民,隐居红尘之外,交友二三,闲来赴宴,不受俗世俗物束缚……”

    没有这个小人投毒,往后也会有另一个小人作祟暗杀。

    自打聂老太爷把持权柄,搅动聂氏内斗不停的时候,聂良就看穿这点了。

    除非从根子解决问题,不然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卫応的眼眶布满红丝,水汽弥漫。

    聂良深知好友的脾性,这些话开解不了他,若三言两语能开解,卫応也不是卫応了。

    “若有来世,応还做光善挚友,你我二人临风望月、焚香煮酒、畅谈天下,足矣。”

    聂良笑道,“你可真是死脑子,被良拖累一世还不够,还想赔上来生。”

    倘若不是聂良主动结交,卫応多半还是那个安心坐在窗下品读诗书的文士雅儒,哪里会被卷入聂氏的倾轧和天下之争。提及这点,聂良很愧疚。他对得起所有人,唯独对不起卫応。

    倘若卫応因为他的死而耿耿于怀一世,真是闭眼都不安心了。

    卫応却不觉得哪里不好,今生遗憾若能在来世达成,那也是幸事。

    聂良说了那么多话,精神疲倦不堪,抵御不住身体的疲惫沉沉睡去。

    另一厢,卫慈祭拜结束便回去了,一路上维持着沉思的表情直至湛江关映入眼帘。

    姜芃姬见卫慈手脚完好地回来,这才放心下来,开始询问正事。

    “聂光善真死了?”

    卫慈道,“棺椁内的尸体的确是他,众人表现更是毫无破绽。”

    姜芃姬叹了一声,“这位仁兄这么快领便当,没几场戏就杀青……真是超乎我的预料,我都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欺负他儿子了,总觉得有些欺负人的味道。对了,他们没为难你吧?”

    卫慈已经学会自动过滤听不懂的词汇了,例如“杀青”和“领便当”。

    “为难倒是没有为难,不过他们士气没有随着聂良逝世而崩溃,反而有同仇敌忾的味道。”

    卫慈也是个人精,外人想要为难到他,真需要本事的。

    “聂良死就死吧,死了还给我添堵。”姜芃姬双手抱胸道,“他们可有话要你带来?”

    因为悲愤而凝结溃散的士气,聂军这是要强行续命一波啊。

    卫慈完完整整复述卫応的话。

    姜芃姬冷笑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等聂良出了头七,邀战报仇?”

    卫慈叹道,“多半是这个意思。”

    “那我就成全他们,希望那时聂良的棺椁已经入土,不然的话,被人扒出来可就不好看了。”

    姜芃姬作为脸T,拉仇恨的本事的确是普通人比不上的。

    这话要是让卫応几人知道了,分分钟拔剑跟她拼命。

    她什么意思?

    只差明说要将聂良尸骨扒出来鞭尸或者暴尸荒野了。

    卫慈嘴角抽了抽,总觉得自家主公那么遭人恨,不是没有理由。

    当她的敌人,不止身体要饱受折磨,心灵也要被多番打击。

    聂良的心理素质已经够高了,奈何自家主公太能气人,一连串的操作能将人气死过去。

    因为聂良丧事,两军各忙各的事儿,没有大动干戈。

    与此同时,中诏聂氏第一时间收到聂良病逝的消息,一时间人心浮动,暗中潮涌不断。

    “好啊,聂光善死得可真是太妙了!”

    “他没了,光凭聂清小儿如何守得住聂氏家业,最后还不得我们出马?不然,聂氏还不得被天下诸侯生吞活剥了。”

    谁也想象不到,这话居然出自聂良的亲叔伯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