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7: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聂良兴许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他去世了,除了妻子母亲会真心实意为他难过,其他亲眷面上看着凝重悲伤,回到屋里却忍不住大笑庆贺。这些人之中,甚至还包括他的父亲。

    父子关系薄凉至此。

    聂良虽为嫡子,但却不是父亲最疼爱的儿子,更不是父亲中意的继承人。

    当他站出来夺了聂氏,聂良的父亲便一直闷闷不乐,隐隐将这个儿子视为仇敌。

    在他看来,聂良根本不是继承家业的料,这个儿子也不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继承人,凭什么接掌聂氏大权?相较于颇有主见的长子聂良,他更加中意听话懂事又孝顺的幼子,这个幼子从小到大,不论是学业还是生活,几乎都是他亲自打理,也是他心目中最肖像自己的儿子。

    父亲总是更喜欢像自己的孩子。

    尽管不喜欢聂良,但长子死了,他心中还是有些可惜的。

    倘若聂良活着,以后还能扶持他弟弟……

    “别哭了,你是想让别家看咱们家笑话是不是?”

    聂父心中那点儿算计不能诉之于口,对外还得装作丧子的悲恸模样。

    好不容易消停会儿,回家还要听夫人抽抽噎噎,他心烦得很。

    夫人止住哭泣,幽幽道,“吾儿去了,还不许妾身为其难过?你这父亲,倒是好狠的心。”

    聂父被她说破了心思,顿时有种见不得光的秘密被人扒开的窘迫,不由得恼羞成怒。

    “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除了哭还会什么?”

    聂良的父亲不想听夫人哭诉,干脆起身去爱妾房里就寝。

    他却不知这一夜有多少人在梦中丧命,聂氏上下充斥着散不去的血腥味和阴霾气氛。

    深夜已至,许多人却没有睡意。聂良病逝的消息给了他们重新洗牌的机会,那些被聂良打压的叔伯长辈也跃跃欲试。纷纷召集幕僚客卿过来,准备彻夜商议如何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不过,他们还未来得及谈论出什么,一道道黑影恍若无人之境般闯了进来。

    有人耳尖听到动静,厉声喝道,“谁在那里鬼鬼祟祟!”

    只听数道脚步声传来,一个一个身穿黑衣劲装的男子闯了进来,手中都拿着锋利的大刀。

    见此情形,众人哪里还有不知道的,纷纷大喊“有刺客”。

    奈何援军赶到的速度不及刺客手起刀落,接二连三排着队去阎罗殿报道。

    有些人学过武,还能拔剑抵御一二,但他们的花架子根本扛不住这群亡命徒的屠杀。

    “外头怎么这么吵?”

    也有人已经宽衣歇下,没多一会儿被骚动惊醒,刚一睁开眼,模糊看到床榻前站着个黑影,顿时吓得肝胆俱裂。不等他呼唤出声,刺客手起刀落将他脖子砍了下来,鲜血喷溅了一地。

    同样的情形在不同地方上演,聂氏嫡系以及旁系几个野心勃勃的人无一幸免。

    第二日,这个消息像是插了翅膀一样飞速传开。

    侥幸没死的几个险些吓得尿裤子,浑身冷汗涔涔,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惊恐、畏惧、庆幸、愤怒……

    复杂的情绪糅杂成一团,堵得这几人心中发闷,双手双脚冰凉一片。

    “你们说……这事儿到底是谁做的?”

    此话一出,其余几人面面相觑,不敢将内心的猜测说出口,生怕引来杀身之祸。

    过了一会儿,某个聂氏子弟道,“多半、兴许是仇敌?”

    他的回答被鄙视了。

    这场大规模的刺杀来得太突然,敌人明显是预谋已久,早早就在目标身边安插了眼线。因此,这场刺杀才会这么迅捷、干净利落,根本不给人救援逃命的机会。临时起意能有这效果?

    除此之外,昨夜丧命之人的身份也值得研究。

    布下这场杀局的人,必然十分熟悉聂氏内部势力结构、人员身份、住宅位置……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一个可能。

    这时候,有人冷不丁提了一句,“你们别忘了,这几个人死之前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众人听得汗出如浆,聂良身亡的消息刚传来,当夜就死了一大批威胁聂良父子的聂氏毒瘤。不止是聂氏内部,一些依附聂氏却有异心的势力头目也被警告了。这是谁的手笔,可想而知。

    “不是……聂光善不是死了么?难不成消息是假的,故意诈人?”

    “诈人倒不至于,你们难道忘了聂光善身边还有好几条忠心耿耿的走狗?聂光善布局缜密,下手狠辣,为了他儿子能站得稳,兴许临终之前嘱托他的走狗清理一批碍眼的人——”

    昨夜死的那些人,哪个又是安分守己的?

    有人低声怯怯地道,“他、他就不怕有人反了?”

    一下子死了这么多聂氏人员,聂良就不怕他们造反么?

    聂良当然不怕,借着这一波清理,他还肃清了聂氏内部的隐患,将散出去的权利又一次收了回来。只要聂清不昏聩,身边还有卫応樊臣几个心腹辅佐,聂清必能护住聂氏。

    当然,残杀同族长辈这种事情,聂良也不打算背负。

    由谁来背这口锅,聂良早就想好了。

    “子顺,聂洋如今还算安分?”

    卫応低声道,“这些日子一直沉得住气,没有破绽。倘若不是主公多了几分心眼,我等怕是怎么也想不到聂洋藏得这么深。如此心计,怕是图谋甚大,不知还有什么花招……”

    聂良为求保险让卫応将儿子聂清接到前线,聂清又将聂洋带了过来。

    对聂洋这个侄子,聂良没多大戒备。

    他早早调查过聂洋,这孩子没啥可怀疑的,又怂又无害,留在儿子身边也无妨。

    这之后,聂洋梦魇报警,让聂清避开姜芃姬的截杀,反而引起了聂良的怀疑。

    聂良这人不信鬼神,对这种带有神话色彩的巧合总会报以怀疑的态度,聂清又过于信任聂洋,这让聂良心下暗暗生疑。思量之后,他派人去彻查聂洋。因为聂洋被聂清带到了前线,后方家宅只有仆从看守,派出去的人手经过地毯式搜查,很快发现聂洋书房有个可疑的暗格。

    暗格内放着一只锦盒,锦盒内摆着几个玉瓶,玉瓶装着毒、、/药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