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8: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经过检查,这些粉末和聂良早年中的毒一模一样!

    这一结果不止聂良无法接受,卫応也觉得太荒诞了。

    聂良刚刚被人投毒的时候,聂洋才几岁?

    顶多十岁出头,孩童一个,有什么能耐做得近乎天衣无缝?

    倘若不是聂良多了颗心眼重查聂洋,根本无法发现那个隐蔽的暗格,更别说揪出投毒真凶。

    哪怕聂洋不是真凶,他也和投毒之事脱不了干系。

    聂良自嘲一笑,唇角噙着浓浓的讥诮。

    “终日打雁,终被雁啄瞎了眼。枉我自诩聪明,却被小辈算计至此,着实可笑……”

    自打聂良知道自己中毒,他就重新筛查身边的人,暗中派人去调查投毒之事。

    不过,无论他怎么查都查不到下毒的人,根据已有的线索去追,最后也只会查到几个叔伯身上。不过聂良知道这些叔伯虽然有下毒的动机,但他们却没有来得及真正动手。

    因此,暗害他的人还藏在背后。

    聂良始终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新线索会出来这么猝不及防。

    聂洋的年纪比聂清还小一些,聂良怎么会怀疑到他头上?

    发现聂洋有问题之后,聂良没有第一时间将人清理了,一则顾忌儿子聂清,二则……他觉得聂洋身上着实古怪,没弄清楚之前不宜打草惊蛇,三则么……被人算计,总要讨回点利息。

    聂良打算将残杀同族长辈的黑锅甩到聂洋身上,洗清自己的嫌疑。

    如此一来,倒也能让儿子聂清看清此人的真正面目。

    卫応道,“真不知他小小年纪哪里来这么多算计,竟比老狐狸还精明。”

    聂氏那些利欲熏心、野心勃勃的老狐狸一听聂良死了,他们都按捺不住内心的野望,未曾想聂洋却能抑制住本性。做到这点,要么聂洋是无辜的,他们怀疑错认了;要么聂洋心思深沉到一定境界,普通人难以对付;要么……聂洋会不会已经猜到主公聂良根本还没死?

    卫応将这个猜测说出来,聂良道,“如今追究这个有什么用?我这副身体也坚持不了几日,着实有心无力……聂洋的确很有心机,可惜了……不然也能是清儿左膀右臂……”

    聂良对儿子还算满意的,唯独一点颇有意见——聂清太纯善了,这种性格搁在盛世没什么,聂良也能护着他当个士族贵子,偏偏如今是乱世,哪怕有卫応几人辅佐,聂良心里还是担心。

    若不是太纯善可欺,聂洋也没机会凑近他,如今关系好得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既然确定聂洋是隐患,聂良打算利用之后暗中派人清理了。

    这些事情他是看不到了,不过卫応会帮他达成,结局也差不多。

    卫応道,“这种人不能久留,尽早铲除为妙。”

    不论是聂良还是卫応,他们都是谨慎的人,更别说如今的聂良还是“已死”的身份。按理说,这番谈话除了他们无人晓得,却不知聂洋的能耐近乎“精怪”,无法用凡人常理衡量。

    聂洋知道聂良没死,自然不敢放松警惕,时常让系统去盯着。

    理所当然的,这番话也被聂洋听了去。

    系统讥笑,【这下知道你与聂良的差距了吧?若是没有我帮你,你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聂洋的脸隐没在阴暗处,唯独双目迸射出幽幽冷光,杀意四溅。

    系统不依不饶地道,【如果没有我帮你,你根本不可能对聂良投毒,哪怕投毒成功了,你也会被他轻而易举抓出来。如果没有我帮你,聂良假死的时候你就按捺不住野心,他也能将你清理。如果没有我帮你……现在你根本不知道聂良已经对你产生了杀意,准备利用完你,再派人将你杀了顶罪。你还不敢承认么——你一介凡人,再有心计也抵不上我的能耐!】

    聂洋上回试图反客为主的行动让系统极为恼火,如今更是不遗余力去打击他。

    系统也知道聂洋有心机,但心机再多没有实现的能耐,不过是笑话而已。

    趁着这桩事情,系统要让聂洋彻底认清自己的分量,以后乖乖臣服,别想挑衅系统的权威。

    【现在可是个杀局,一个不慎你就要死,聂清也保不了你——要是他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杀父凶手,你以为你和聂清那点儿兄弟情有什么分量——现在,你能依靠的人就是我。】

    系统恶意地笑着,仿若恶魔在聂洋耳边低语呢喃,诱惑他陷入更深的深渊。

    过了一会儿,聂洋痴痴笑出声,仍旧是冰冷的表情,唯独眼底装满了癫狂和杀意。

    【靠你?】聂洋忍不住发笑,他道,【聂良要杀我,你难道就是什么圣人?】

    他至今也忘不了系统给予的雷电酷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系统摆出了这副姿态,聂洋又怎么会信任它对自己是善意的?在聂洋看来,系统也是一只恶鬼,潜伏在暗处谋算着什么。等系统目的达到了,兴许他聂洋的下场会比死更加惨。

    系统狞笑道,【我至少能让你苟活几日,你也不想没有碰过权利的滋味就死吧?】

    它与聂洋绑定这么多年,它很清楚聂洋对于权势的执着,近乎魔怔。

    聂洋听后沉默许久,随着内心的挣扎,年轻的脸庞变得扭曲阴鸷。

    系统笑道,【你可想好了?】

    聂洋问它,【你有办法翻盘?】

    聂良卫応二人怀疑聂洋了,聂洋不认为自己还能反败为胜,这就是个死局。

    系统道,【有,当然有。反正要死的人是‘聂洋’,如果你不是‘聂洋’呢?】

    聂洋听后蹙眉,不知系统又想出了什么阴毒的招数。

    【你的意思……让我乔装成别人,找替身替死?这不太容易……】

    卫応几人对他不熟悉,找个七八分相似的人能蒙混过去,但聂清绝对认得出来。

    除非系统有本事找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身高体型模样分毫不差。

    【果然是凡人的思维,系统是无所不能的。我当年能帮你悄无声息地投毒,自然也有能耐帮你脱离险境。说起来,要不是你自作聪明防备我,留了个尾巴,聂良到死也不可能怀疑到你身上呢。】系统讥讽道,【我手上有个东西,能让你完美变成另一人,同样也能让另一人完美变成你。以你那副黑烂的心肝五脏,你应该能明白我意思吧?】

    聂洋听后浑身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