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09: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聂洋的声音带着颤抖,仿佛砂纸在玻璃上摩挲那般艰涩,隐约带着几分抗拒。

    系统却懒得和聂洋多废话,这小子心脏到底有多黑,系统还能不知道?

    这会儿装不忍了,早干嘛去了?

    系统讥讽笑道,【宿主,你不觉得你现在装圣母太迟、太恶心了么?忘了,你不知道什么叫‘圣母’,‘圣母’就是烂好人,聂清倒是靠点边。你?下辈子都和这个词汇无缘。论人心黑暗,系统都不敢与人相比。我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你敢摸着并不存在的良心说听不懂?】

    系统一番话连讽带刺,听得聂洋面色青一阵白一阵。

    私心来讲,聂洋对聂清没有多少感情,但也没有狠到那种程度,他是打算留对方一条性命的。不过系统远比他更狠,打算让二人身份调换。如此一来,聂清就替聂洋顶锅,死在父亲聂良以及岳父卫応的手中。这种死法……莫说聂清本人,聂良都要气得从地狱爬回来。

    聂洋瘫坐着犹豫了许久,有些倦怠地问,【除此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系统道,【我这儿就这么一个法子,呵呵,你爱用不用,过期不候。】

    望着跳动的烛火,聂洋倏地痴痴发笑,仿佛卸下了什么负担,彻底落入更深的深渊。

    【我明白了,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他早该知道的,系统不安好心,迟早要将他拉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如今后悔也迟了。

    聂洋已经被聂良逼入绝境,如果不采用系统的建议,他根本破不开死局。

    他要是对聂清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数年谋算和付出化为一场空。思来想去,聂洋还是选择了自己。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必要的时候莫说一个堂兄,亲生父母、兄弟都能割弃。

    聂良暗中残杀数个叔伯,对聂老太爷下药令其瘫痪痴呆,不也残忍心狠么?

    正想着,外头传来一阵轻微的动静,聂洋脑中拉响了警报,眸光冒出几分凶狠。

    “阿洋,你这会儿还没睡呢?”

    熟悉的脚步传来,聂清原先清冽的嗓音因为哭丧而变得沙哑,但话中的笑意却不减当初。

    聂洋火速整理神态,恢复温和无害的模样,起身迎上前。

    “兄长怎么来了?”

    聂清道,“听兵卒说你两日没怎么进食了,为兄便让后厨做了些开胃的素菜给你送来。这些日子为父亲守灵,你也累着了,哪怕胃口再不好也要多少吃点儿垫垫肚子……阿洋?”

    他是个絮叨的兄长,一开口就没完没了,等他意识到聂洋走神,忍不住露出关切的神色。

    “没、没什么……只是,小弟这会儿真没胃口……”

    聂洋暗中咧嘴,他哪里是因为守灵没有胃口,分明是因为聂良暗戳戳要他命啊。

    聂清严肃道,“没胃口也吃两筷子,为兄瞧你都瘦了一圈了。”

    聂洋拗不过他,味同嚼蜡般吃了一些。

    瞧聂清丝毫没有防备的模样,心情越发复杂起来。

    聂清看兵书温故知新,聂洋暗下询问系统,【你那办法是什么?难道是话本上的夺舍?】

    系统慵懒笑道,【不是,你说的办法我倒是能做到,不过太费劲了。对于灵魂而言,从娘胎带出来的肉身才是最契合的。你与聂清魂魄交换,最大的可能就是两个人都变成病秧子,因为魂体不稳而早逝。我的办法是易容,这种易容能将你们的外表彻底改成对方的样子。】

    系统的心情很不错,因此话多了些。

    【你和聂清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他的喜好、人际关系、习惯、谈吐……你都知道,装扮起来难度不大,被识破的可能性也很小。卫応虽然是聂清的岳父,但他们翁婿的接触不多,了解有限。你只要不犯致命性的愚蠢错误,卫応心里虽有怀疑,至多会以为是丧父之故。你不觉得这个办法简直绝妙么?占了聂清的身份,你就是名正言顺的少主,一切都唾手可得。】

    其实想想,聂洋以前的心计就是瞎折腾。

    若是聂洋趁着聂清年纪还小,心性不定的时候占了他的身份,哪里还需要暗算聂良?

    系统的手段能轻易让崎岖的路途变得平坦,凡人却做不到。

    聂洋听了露出些许苦笑。

    的确是唾手可得,同时他对系统的忌惮也进一步上升。对聂洋而言,系统、聂良都是悬挂在他头顶的利剑,不同的是,聂良这把剑即将落下,杀身之祸近在咫尺,系统还不清楚。

    他们都是敌人!

    聂洋不是个甘心被人奴役的人,哪怕系统用武力让他就范,反骨依旧在。

    过了一个时辰,聂清准备离开,聂洋挽留。

    “天色不早了,兄长不妨在此歇下吧。”

    聂清笑道,“也好,你我兄弟许久没有夜谈了。”

    他们兄弟情深,卫応是最蛋疼的一个,明知道聂洋有问题却不能这会儿告诉女婿。

    所幸聂洋附近都是眼线,他敢有丝毫异动,等待他的就是身首异处的下场。

    时光匆匆,聂良的头七一眨眼就过去了,聂清作为嫡长子该扶灵归乡,让聂良能落叶归根。

    卫応道,“前线还能拖延一二,少主尽可放心,等办完先主后事,再为先主报仇雪恨。”

    聂清却有些迟疑,“父亲仙逝,族内不知什么情形……此番回去,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卫応道,“先主故去之前已经做了稳妥的安排,少主无需多虑。”

    聂清没想到父亲连这个都顾虑了,心中又涌上一阵难言的酸楚,眼眶微红。

    “对了,臣想向少主借个人。”

    “谁?”

    卫応道,“聂洋。”

    “岳父借阿洋做什么?他平日极为懒散闲适,岳父若要让他做些什么,莫要抱太大期望才好。”聂清笑道,“好在他还年幼,天赋根底不错,多历练,日后也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才。岳父多教导教导他。”

    卫応听了隐隐有些胃疼,同时又多了几分提防。聂洋小子心思果真深沉似海,聂清虽说有些纯善浪漫,但该有脑子一样不缺,他能瞒过聂清,还将关系经营这么好,可见这人多能演。

    “不过是些小事……”卫応笑道,“少主如此看重他,臣也要多费些心思好好‘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