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四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系统作为一个bug监听器的存在,他将聂良卫応等人的行踪对话牢牢掌控。

    得知二人计划,系统幸灾乐祸地对聂洋道,【他们快动手了,卫応打算让聂清扶灵回去,寻了个借口将你留下。你想要动手调换身份,这两天必须要动手,不然可就没机会了。】

    耗费一些时间去适应,此时的聂洋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抗拒难受了。

    【我知道,为求稳妥,我打算最后一晚上动手。】

    如果提前换了身份,聂清肯定会闹起来,反而会破坏他的计划。

    倒不如选在最后一天晚上调换身份,等聂清清醒过来,等待他的怕是自家岳父的屠刀。

    想想那个情形,聂洋笑着笑着就笑出泪水了,系统暗中咋舌聂洋的狠辣。

    扶灵归乡最后一晚,聂洋照旧寻了个借口赖在聂清帐篷,兄弟二人夜谈许多内容。

    不多时,聂清沉沉睡去,佯装睡觉的聂洋却睁开了眼睛。

    他从袖中取出两枚龙眼大小的丹药,这就是系统赠予他的【易容丹】。

    问清楚使用方法之后,系统又友情赠送一瓶嗅一嗅就能让人进入深层睡眠的迷烟粉。

    想要易容丹发挥作用,必须取来目标对象的血,混着血服下。

    聂清又不是睡死过去了,若是直接取血,怕会将人惊醒。

    聂洋双手颤抖着划破聂清的手指,再给自己来了一刀。

    他将聂清的血混着丹药服下,不多一会儿,略显纤瘦的躯体丰腴了几分,人皮像是活了一般蠕动,看得人毛骨悚然。等蠕动平息下来,聂洋起身照了照铜镜,镜中的人顶着聂清的脸。

    “果然——”

    系统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妖孽,居然能有这般诡谲的手段。

    不仅仅是脸庞、身材、肌肤,连这双眼睛与周身气质都与聂清一般无二。

    系统提醒道,【正所谓相由心生,你可得控制好自己的内心,不然很容易被发现。】

    现在这么相似,仅仅是因为易容丹的妙用,等聂洋适应了,气质也会改变,继而露出破绽。

    不过这不算什么,聂洋代替聂清扶灵回去,暂时与卫応隔开,那只老狐狸发现不了。

    聂洋眼睑低垂,【我知道了,会注意的。】

    他将另一颗丹药给聂清服下,对方睡得极沉,聂洋便亲眼看着对方变成自己的脸。

    确保无误,聂洋重新睡下,但他心里装着事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直接熬到了天亮。

    这一夜,不仅聂洋没有睡好,卫応也无心睡眠。

    “主公!!!”

    卫応压低着哭腔,双手握紧聂良近乎枯骨般清瘦的手,试图让他维持清醒。

    聂良本已气若游丝,不知为何,近乎干涸的身体又涌来一股生气,让他有力气说完话。

    “子顺……照顾好……清儿……若有不对的……尽管打骂教导……”聂良感觉那股生气在迅速流失,下意识紧紧抓住卫応的手,说道,“……聂氏,若不能救……便由着它吧……”

    聂良自己为聂氏赔上一条命,但他不能让友人因为自己栽进去。

    卫応自然是连连点头,聂良说什么他都应下。

    “良有挚友如你……这一世……不亏了……”

    最后几个字是含在嘴里说的。

    卫応道,“臣亦如此。”

    他回答完,发现聂良已经合上双眼,抬起的手松开了力道。

    心中咯噔一下,卫応跪在床榻旁愣怔许久才反应过来,伏在一旁压抑声音痛哭。

    过没多久,樊臣姗姗来迟。

    他见卫応这般情形,哪里猜不到呢,眼前涌现阵阵黑影,几近昏厥。

    “子顺……主公的身后事……”

    樊臣上前一步,险些踉跄倒地,这才发现双腿已经软得没了力气。

    “依计行事。”卫応艰难忍下悲恸的情绪,沙哑道,“主公走得不远,莫要让他担心。”

    局已经布下,只等猎物上钩。

    天边蒙蒙亮,聂洋起身将聂清的丧服穿戴整齐,对着镜子露出毫无破绽的浅笑……

    不过,今日是扶灵回去的日子,笑容还是免了。

    于是乎,聂洋又改为悲恸沉默的表情,大步离开。

    走出帐篷,聂洋又回望一眼,终于还是狠下心扭头离开。

    “岳父。”

    聂洋恭敬唤了一声卫応。

    二人翁婿,但也是君臣,聂清仍以“岳父”称之,可见卫応在他心中的地位。

    因此,哪怕聂洋很忌惮这人,但短时间内也不能对卫応下手。

    卫応的面色极为苍白,瞧着有几分恍惚的样子。

    他打起精神,对着“女婿”道,“此去路途漫长,扶灵之事,辛苦少主了。”

    聂洋关切询问了两句,浑然是另一个聂清。

    系统围观他的表演,暗中咋舌——聂洋这个戏精真是生错了时代,不然横扫奥斯卡呢。

    卫応虚弱道,“无事,昨夜……思及先主过往,一时情绪难以抑制,这才彻夜未眠……”

    系统适时在聂洋脑海中提醒他。

    【今早丑时,聂良熬不住病逝了,卫応肝肠寸断哭了一晚上呢。你就别拆穿他了,瞧着多可怜。如今棺材里头躺着的人可不是聂良的替身,是聂良本尊。聂良的寿衣都是他换的……】

    【这么说来,父子要在同一日……不知先走一步的聂良在黄泉路上看到赶上来的儿子,会是何等心情。】聂洋感慨了一句,【看到如今这个局面,系统你不觉得自己太冷心冷肺了?】

    系统恨不得翻个白眼。它又不是人,它是凌驾于人的最高等生命体,人类不过是个蝼蚁,死得如何惨烈都激不起他的同情心。聂洋用人类的心思揣度他,真是愚不可及。

    卫応道,“吉时到了,少主上路吧。”

    聂洋叮嘱道,“阿洋那个性情……若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岳父多担待着些。”

    卫応连应付的笑都露不出来,只说会关照“聂洋”。

    “起灵!”

    白幡漫漫,恸哭震天,聂洋扶灵上路。

    直到万余人马离开视线,卫応的神情顿时冷如冰霜,攥成拳的双手发出令人牙酸的动静。

    “回去!”

    他要亲自将聂洋那畜生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