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五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迷烟粉能让聂清一觉睡到日上竿头,万万没想到他在扶灵队伍出发之前就醒了。

    唔——准确来说,醒来的人不是聂清而是一条咸鱼。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在做什么?

    这是欧皇【心悦】大佬此时的内心写照,作为一位长久驻扎直播间的远古巨佬,她一直很羡慕那几条穿越的咸鱼,特别是那条有幸获得主播赠予一套结婚头面的超级欧皇!

    今天又是新一轮的“梦回千年”,她看着直播间跳动的ID紧张等待!

    居然中标了!

    中标之后她就穿越了,穿越之后她发现情况不对劲。

    胸是平的,盖在被子下的身体多出一条陌生的腊肠。

    “我说‘梦回千年’能不能专业一些,让妹子穿个妹子的身体不好么?”

    她刚才好奇去摸了一把,这具身体的反应有些敏感,小兄弟立马就起立了,吓她一跳。

    要不是处于直播状态,她还真想试一试男人撸馆是个什么体验。

    正嘀咕呢,脑海中响起一抹温润、疑惑又夹杂着惊恐的声音。

    “你、你是何方妖孽?”

    “妈耶!!!”

    咸鱼欧皇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

    她能接受穿越,但是不能接受这种灵异事件,太吓人了。

    “主播,主播你在不在,为什么……为什么有人在我身体里说话……”

    以前那么多次“梦回千年”,没有哪位体验者有过这种特例,难不成她穿越出bug了?

    姜芃姬正在吃早饭呢,照旧是十五六个馒头外加三四碗馋了虾皮的紫菜汤。

    【主播V】:你那边看着像是军营营帐,你先弄清楚自己在哪里,别慌张,我一直在的。

    欧皇稍稍安心,这时候,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惊慌中带着几分疑惑。

    “你是谁,为何会是阿洋的声音?”

    咸鱼怯怯问道,“阿洋是谁?”

    姜芃姬瞄了一眼直播间,这位欧皇暂时借用的身体有些眼熟。

    眉头一皱,她很快想起来这人是谁——系统碎片的宿主,名叫聂洋的少年。

    她这会儿却发现系统碎片不在聂洋身上了,难不成是出意外离开了?

    姜芃姬暗中否定这个猜测。

    除了系统本体,分出去的子系统储存的能量有限,不可能轻易放弃某个宿主。

    欧皇和那个神秘男声的对话也在继续。

    男人道,“阿洋就是聂洋,你是何方妖孽?”

    欧皇问道,“那你又是谁?”

    一边说着一边找到了铜镜,铜镜内映出的脸正是聂洋的脸。

    男人可以通过欧皇的视线看到周遭的一切,但他却没办法控制身体。

    当他看到铜镜内映出的人脸,险些失态。

    他怎么到了聂洋的身体里?

    这个占据聂洋身体的人又是哪个孤魂野鬼?

    真正的阿洋和自己的身体如今又在何方?

    种种问题困扰着聂清。

    是的,这个被鸠占鹊巢的倒霉鬼就是聂清,梦回千年选中他的身体作为寄居目标。

    欧皇花费数分钟了解情况。

    “这么说来……我是投到了聂营,这可是主……主公的对头啊……”

    欧皇长了颗心眼,没说“主播”而是用“主公”替代,免得聂清听到了问东问西。

    聂清听了心肝一颤,“你说什么?什么对头?你主公又是谁?”

    “大名鼎鼎的柳羲,小兄弟,你怕了吧!我的靠山硬着呢,你老实点儿。”

    聂清顿时就失控了,怀疑是姜芃姬用了邪术才导致如今的局面。

    欧皇不理会他,好奇去研究系统提示界面。

    根据论坛上的欧皇攻略贴,为了帮助欧皇掩藏身份,系统会给予一定的提醒。

    欧皇还没弄清楚状况,自然要找系统求助。

    一瞧吓一跳。

    【还请体验者速速离开此地,即将有杀身之祸降临!】

    “妈耶——这么刺激!”

    她穿越过来也才几分钟啊,居然就拉起了红色警报。

    “我这根本不是穿越,特么是绝地求生吧!”

    这话落在聂清耳里就被和谐成了——

    【我这根本不是哔哔,特么是哔哔哔哔吧!】

    因为无法控制身体,聂清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孤魂野鬼操纵身体穿衣离开军帐。

    聂清忍不住追问,“你要去哪里!”

    欧皇没好气地道,“逃生,别烦我!”

    系统贴心地给了一条逃生路线,欧皇一面按捺紧张狂跳的心脏,一面脚步生风。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有股如影随形的危机跟随着她。

    根据系统提示,她来到一处后勤营帐,忍着臭味挑出一套军服换上。

    反正这具身体是男的,系统还给打码,她就直接换上了,顺便用黄泥抹脏了脸。

    靠着系统给出的攻略提示,欧皇有惊无险地混入巡逻队伍。

    聂清惊讶地问,“你为何连三日一换的口令都知道?”

    军营人员众多,为了防止奸细混入,各处都有经常更换的口令。

    聂清以为营中混入内应,正焦急如何将这消息传递给卫応等人,猝不及防听到令他惊骇的议论——停下歇息的士兵居然说“聂清”扶灵准备出发了——这怎么可能呢?

    他在这里,那么士兵口中的“聂清”又是谁?

    过了没多久,营内一阵骚动,仿佛在追查什么人。

    聂清又一次听到令他三观颠覆的爆炸性消息——

    聂洋暗中谋划、派人暗杀聂氏嫡系长辈以及依附势力,意图对少主聂清下手,谋夺聂氏。

    这、这怎么可能呢?

    卫応送别送灵队伍,扭头要杀聂洋,万万没想到聂洋居然不在营帐。

    “人呢?守卫的人去哪里了!”

    卫応气得睚眦欲裂,他派了多少暗线去盯着聂洋,为何那些暗线都被调离了?

    过了一会儿,卫応才知道调离暗线的人正是自个儿的好女婿聂清。

    准确来说,应该是取代聂清的聂洋。

    系统问聂洋为什么多此一举,聂洋道,【你不懂人心。倘若卫応直接去找人算账,多半会选择折磨一番,如此一来聂清就有了为自己申辩的时间。可若是卫応回去发现聂清不在营帐,多半会怀疑他是畏罪潜逃,怒急之下直接斩杀的可能性很大,聂清不就没了申辩的机会了。】

    系统静默半晌。

    果然是人心……狠毒起来,真是难以测量。

    这也是为何欧皇离开营帐的时候无人阻拦的原因,因为眼线都被调走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