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13: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五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聂清也很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岳父书架第三排压着什么?”

    欧皇道,“我瞎说的,不过感觉好像说中了什么……”

    聂清:“……”

    卫応上前数步,右手搭在剑柄上,拔出利剑,不论是欧皇还是聂清都暗道一句“吾命休矣”。

    “岳父大人稍等!”

    欧皇抬手制止对方靠近,神色写满紧张。

    她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口水道,“岳父大人别动手,小婿自己动手自刎,千万别累着您了。”

    刚才聂清也说了,哪怕是死也绝对不能死在卫応手中,欧皇觉得挺有道理。

    樊臣狐疑瞧了一眼卫応,不解问他,“聂洋何时成了子顺的女婿?”

    卫応也道,“吾也好奇,这一声岳父是怎么来的?”

    原先卫応怀疑留下这些奇怪文字的人与聂清有关,但见了真人之后又觉得自己魔怔了。

    樊臣又问道,“你家书架第三排压着一幅什么?”

    卫応冷冷瞥了他一眼,看得樊臣莫名胆寒,“他胡言乱语,你也信?”

    樊臣:“……”

    倒不是他想相信,实在是因为卫応的反应让他不得不信啊,这会儿好奇得抓心挠肺。

    卫応目光转向欧皇,那冰冷又饱含杀意的眸子看得欧皇与聂清暗中一颤。

    “将人带回去审问。”

    樊臣问他,“不直接杀了以绝后患?”

    卫応头也不回地道,“暂时还不能杀。”

    欧皇被人五花大绑起来,因为绳子很紧,所以她连连喊疼,听得樊臣都没耐心了。

    将人押到营帐,欧皇被士兵暴力一推摔倒在地上,疼得她眼泪花都出来了,委屈!

    “你到底是谁?”

    卫応屏退左右,现场只剩他、欧皇以及樊臣。

    “我都喊你岳父了,你说我是谁?您女婿啊……”她正欲抱怨,姜芃姬给她发了一段文字,她话语一顿,继续道,“不,准确来说这具身体是您女婿的。我说你们能不能对山鬼有点儿最起码的尊敬?我救了你的女婿,救了你家旧主的长子,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卫応冷笑一声,他最不耐烦什么神鬼之说了。

    欧皇强韧镇定道,“我本是山中修炼成精的山鬼,昨日出来玩耍,发现营寨妖气冲天,好奇之下就来看看。没想到看了一出好戏,那个名为聂洋的人给你女婿服下了易容丹,借此术法将二人相貌调换。如今,聂洋堂而皇之占了你女婿的身份,你女婿反而替他背了黑锅!”

    “你有证据?”

    欧皇梗着脖子道,“没证据,不过你杀我就有了。只希望你看到女婿死在你剑下还能镇定。我是山中精怪,无形无体,这具身体要是死了,我顶多离魂离开,你女婿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樊臣听了半晌,先是一脸雾水,继而骇然。

    “你真是精怪?”

    欧皇根据姜芃姬的远程指点,开口道,“你们的忘性可真大,中诏灭国前的妖后,可不就是木头化形的?有理想的妖精都能跑去当皇后,凭什么安安分分的山鬼不能出来做好事?”

    中诏妖后乃是木头傀儡的事情,民间传得沸沸扬扬。不少人觉得是百姓瞎传,但卫応樊臣等人却有消息渠道,那位妖后确确实实在众人注目下由活人变为木头制成的傀儡。

    欧皇勉强镇定下来,继续复述姜芃姬的话。

    “我真是倒霉,安分蹲在山中修炼多好,难得出来一趟却碰见糟心事情,还被卷入天下诸侯之争,一个不慎还会沾染无尽因果。”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有恃无恐地对卫応道,“你们口中的聂洋似乎邪道妖物有勾连,不知上哪儿弄的易容丹。一切口说无凭,只要人一死,易容丹的效用就散去了,可要试一试真假?反正我是不怕死的,你女婿就只有一条命。”

    卫応持剑的手在颤抖,内心游移不定。

    “方才的文字是你留下的?”

    “我问聂清小子,他转述我来写。既然你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何不给他一个机会为自己申辩?”

    卫応又问道,“我说话,他可能听到?”

    欧皇心下松了口气,主播出马一个顶俩,看样子是唬住卫応了。

    “他能听到,你若是想问什么,我可以帮你转述。”

    “倘若你所言是真,我奉你为恩人。若有虚假,下场你心里清楚。”

    欧皇瞥见姜芃姬又给她发了一条弹幕,心下激动,“好啊,正巧我们山鬼不喜欢与凡人有因果牵扯,特别是涉及天下大势的人。我救聂清一命,你记得奉上好礼,银货两讫。”

    卫応面色一沉,询问数个问题。

    例如当年拜师在哪里呀、二人说了什么话、聂良带着儿子拜师的时候戏言什么话、聂清娶卫応长女的时候私下许诺了什么诺言……这些都是带着私人性质的,知道的人极少。哪怕聂洋和聂清相交莫逆,这些小事儿也不可能都知道。

    为了防止意外,卫応还故意设置了陷阱。

    例如他问聂清自己书房西南角的书架放着什么书,实际上西南角只有几架琴,并无书架。

    聂清一一回答,欧皇一一转述。

    卫応越问越心惊,一旁的樊臣则是面色灰白。

    “你现在相信了吧?”欧皇在卫応心口补了一刀,“你差点儿就将你家女婿杀了呢。”

    卫応用剑尖将捆绑的粗绳挑开,欧皇终于重获自由。

    “我附身凡人只能维持六个时辰,六个时辰过后,聂清会重新掌管身体。”

    樊臣追问道,“可有办法消除易容丹的效用,让少主恢复本来面貌?”

    欧皇耸肩,“没办法,我也不知道。”

    “若仙子能助少主回归,大恩大德,没齿不忘。”

    欧皇哪里知道啊,暗中焦急的时候姜芃姬给他指点明路,“你这么求了,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们将聂洋抓了送给柳羲,柳羲手中的刀可斩天下妖邪。那只妖邪正附身聂洋的身体呢。”欧皇道,“只要除了襄助聂洋的妖邪,易容丹的效用自然也就解除了。当然啦,我虽是山鬼,我也听过凡人打仗打得凶,柳羲是你们的死敌。不过,凡事都有取舍。到底是让聂洋鸠占鹊巢,让聂清一辈子见不得光,还是忍一时屈辱,让柳羲帮着除妖,你们自己选择。”

    卫応听后身子一颤,险些没站稳。

    他讥讽道,“柳羲,当真是天命所归?天下精怪皆助她成事?”

    欧皇正欲回答“当然是”,没想到姜芃姬却发来弹幕。

    “这说不好,天下最后到了谁手中,谁就是天命所归。”她笑道,“我说了,山鬼修行不易,不能随意影响凡间帝王更迭,这么庞大的因果,小小山鬼哪里担待得起呢……信与不信,你自己取舍。”

    樊臣道,“这么说倒也是,若山鬼都襄助柳羲,哪里还会救少主。”

    聂氏越乱,姜芃姬的好处就越大,聂清若是归位,对她有害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