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15: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五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欧皇怼了聂清,郁闷的心情终于纾解了一些。

    不过,对于她挑挑拣拣而不是全部笑纳的举动,围观的咸鱼也挺好奇的。

    为嘛不将卫応给的东西全拿走啊,那可是整整一大盒子的珠宝首饰,目测有百来件呢!

    结果咸鱼欧皇坐在地上挑挑拣拣,选了比较轻便、贵重又好看的摆在一旁,十来件的样子。

    姜芃姬蹙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看欧皇的反应,她应该是想全拿的,现在却选择性挑了一部分,显然是有系统限制。

    姜芃姬询问自家老首长,正好对方也在线呢。

    【你的阿爸】:姜小九,你寄过快递不?

    姜芃姬道,“老首长将我想成什么人了,这个年代有谁没用过星际快递?”

    【你的阿爸】:快递也讲究一个首重、续重。通俗来讲,“梦回千年”就是首重包邮穿越,还负责回程车票。超过这个重量,续重费是要付出额外代价的,这些普通人根本担负不起。除此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蝴蝶效应。如果带走过多的物件会导致历史严重偏移。

    姜芃姬笑道,“老首长对系统的套路很了解呢。”

    【你的阿爸】:因为我这里就养了一只,虽然它的脑子有点问题,胜在乖巧听话。

    姜芃姬:“……”

    说是系统,实际上也属于精神体生物之一,自家老首长居然养了一只?

    姜芃姬忍不住询问出口,“先前老首长说退役后换了个新工作,方便说一下工作性质么?”

    【你的阿爸】:工作么,说白了也只是给人打工。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公费旅游,全款报销,见识很多有趣的人和事情。尽管出差的地方比较落后贫穷,不过薪酬很丰厚,我也就忍了。

    姜芃姬笑道,“老首长这话没有半点虚假,偏偏又什么都没讲,您对我不需要这么防备吧?”

    她这话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吗?

    【你的阿爸】:对你,我得防备着点儿。

    第七军团有谁不知道姜芃姬这个刺头,跟她说话都要小心谨慎,免得被对方掀光底子。

    姜芃姬摩挲下巴,她总觉得自家老首长隐瞒了什么。

    不过,对方不愿说的话,姜芃姬也没法强迫她开口,总归不会害自己。

    从这个崭新系统到老首长的出现,姜芃姬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不过她的猜测还有待证实。

    【你的阿爸】:碍于以前签订的保密条约,有些话你想试探也试探不出来,因为我不能告知。唯一能透露的内容就是——好好折腾你的一亩三分地吧,人类联邦指望这块盘活全局呢。

    姜芃姬一脸懵逼,后知后觉想到被她斩杀的几个子系统。

    系统可是和联邦有仇的前任天脑,如此一看,自己身上的担子还挺重的。

    不过——

    整个人类联邦指望她这里盘活全局,听着有些夸张了。

    【你的阿爸】:呵,这是一点儿都不夸张,你以后会知道的。

    姜芃姬被对方吊着胃口,心里痒痒的。

    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秘密也就罢了,偏偏老首长告诉她有秘密却不肯明说内容,这就过分了。

    “老首长知道网络小说有个叫‘快穿’的流派嘛?”

    姜芃姬正欲再试探什么,老首长的肉包子头像立马暗了下去。

    【你的好友,你的阿爸,下线了。】

    姜芃姬:“……”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

    老首长,你堕落了。

    她有些头疼地摁着额头,自己前半生画风挺正常啊,穿越之后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最要紧的还是先解决这个系统碎片。”

    虽然系统不是个好东西,但它的存在简直就是个BUG,尽早解决也安心一些。

    另一处,卫応等人不敢离开欧皇半步。

    “你们这样盯着我,我有种当犯人的感觉。”

    欧皇忍不住向聂清吐槽卫応等人的举止,要是给她两根棍子,她都能模拟一把铁窗泪了。

    聂清此时的情绪已经恢复不少,笑容中的疲倦也没那么浓,听欧皇如此任性却又不设防的话,忍不住露出笑意,“岳父等人不可能三言两语就打消疑心的,你说自己附身只有六个时辰,但他们未必会尽信。若是不盯着点儿,难保不会出其他意外,还请仙子多担待。”

    欧皇瞄了一眼系统倒计时,抱紧了宝贝盒子。

    盒子里的珠宝首饰是宝贝,用来装它们的盒子也是整块紫檀木雕刻的,贼贵。

    眼瞧着倒计时要结束的时候,欧皇迟疑半晌,她给聂清留了一句话,“我是不能理解你们这种将荣耀责任看得比天还重的,相较之下我更像是个俗人。我只知道,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活着才有创造未来的希望和机会,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聂清小哥……你保重!”

    聂清不明所以,但也笑着道谢。

    没过一会儿,他感觉整个人沉了好多。

    “发生什么事情了……”

    聂清刚一开口就听到聂洋的声音,后知后觉地抬手,愕然发现自己能控制身体了,

    这时候他才明白,那位仙子离开了。

    聂清忍不住将目光投向卫応和樊臣,二人反应不一,但双目写满了担心,不由得红了眼眶。

    卫応试探性唤了一句,“少主?”

    聂清喉头哽咽道,“岳父!”

    一旁的樊臣忍不住抬手揉眼睛,惊道,“那位果真是仙子。”

    欧皇离开的时候,她怀中紧抱的盒子也随之消失了,卫応二人亲眼目睹这一幕。

    直至此时,他们才彻底相信了欧皇的话。

    聂清深吸一口气,说道,“当务之急是尽快将阿……聂洋追回,身份调换回来。”

    聂清如今以聂洋的面目示人,除了卫応和樊臣两个心腹会信他,其他臣子是不信的。

    若是聂洋关键时刻倒打一耙,不止聂清会有性命之忧,两位长辈也要被他拖累至死。

    论心狠,聂清远不是聂洋的对手。

    聂洋狠心谋划,让当岳父的亲自杀了女婿,倘若得逞了,卫応也会被逼而死,一下子铲除两个心腹大患,简直是一箭双雕之计。光是想想都让聂清不寒而栗,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真正认识这位堂弟。聂清看到的,仅仅是聂洋通过精湛的演技杜撰出来的“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