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1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五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応道,“少主莫急……此事少主不宜出面。”

    聂清问道,“为何?”

    他还想亲口问问聂洋为何要这般对他。

    扪心自问,聂清哪里对不起聂洋一丝一毫了?

    多年兄弟之情全然是假的么?

    卫応道,“按照刚才那位山鬼所言,聂洋身边有妖邪相助,若是你出面了,妖邪岂能猜不出我等目的?怕是会打草惊蛇!等老臣将聂洋擒拿,少主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还来得及。”

    聂清羞惭道,“这是小婿的不是,未曾想到这些。”

    卫応道,“经历此事,少主也该明白人心难测的道理。聂洋……权当是个教训吧……”

    聂清想到什么,面色苍白地道,“父亲的毒……果真是他干的?”

    卫応说,“先主临终前派人在聂洋书房中寻到一瓶毒物,此毒与先主中过的毒一样。只是,仅凭这些还不能给聂洋定罪。这之后,聂洋用李代桃僵之计谋害少主,也算是证据确凿了。”

    聂清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眼泪滚滚而下,“如此说来……竟是我害死了父亲……”

    卫応道,“先主与老臣都被聂洋欺瞒了,更何况彼时涉世未深的少主?”

    这件事情实在是怪不到聂清身上,要怪只能怪心狠手辣的聂洋。

    因为要扶灵,所以聂洋等人走得并不快,卫応二人派出去的人马在天黑不久就追上了。

    聂洋故作诧异地道,“发生了何事?”

    传信人惊惶地道,“回禀主公,营寨发生大事,正午时分,卫军师与樊主簿接连殉主。”

    尽管聂洋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个消息惊得说不出话。

    不过,死的人是“岳父”和“父亲的重臣”,聂洋如今顶着聂清的身份,不能无动于衷。

    他便哭着落泪,口中道,“岳父他们何止如此……父亲去了,他们也不要淸了么……”

    聂洋的演技显然是影帝级别的,说哭就哭,表现得情真意切,活脱脱像是另一个聂清。

    卫応和樊臣“殉主”是大事,聂洋主动去见报信的使者,身边也没带几个人。

    使者是卫応豢养的死士心腹,为了不引起聂洋和妖邪的怀疑,使者并不知道卫応等人无事,还以为两人真的自杀殉主了。“殉主”之前,卫応留下一封写着机密的遗书给“聂清”。

    事关机密,自然要屏退左右,单独转交。

    聂洋心计虽深,但卫応也是老狐狸,二者交锋,聂洋终究是棋差一招。

    “你做——”

    聂洋拆了信,正欲细读,卫応的心腹突然暴起捂着他的嘴,将他制服在地。

    这时候,一个身形与聂清极为相似的替身换上了丧服,戴上斗笠与聂洋换了身份。

    “将他绑起来,嘴塞住了。”

    聂洋正欲挣扎,几人扑上来将他五花大绑,套上一人高的袋子抬走。

    替身则代替聂洋继续扶灵向汴州赶去。

    聂洋挣扎一阵子,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干脆歇了心思。

    【系统……怎么回事?】

    系统静默良久才出声,【有两种可能。要么聂清死了,卫応没有殉主,反而忍着悲痛为女婿报仇。要么聂清卫応都没死,你的计划已经被他们拆穿了,现在要将你抓回去问罪呢。】

    聂洋嘴里塞着布条,整个人蜷缩在麻袋里面。

    【你说……聂清卫応他们已经识破我们的计划了?】

    系统道,【是啊,看样子……我还是小瞧这些凡夫俗子了。】

    聂洋急促呼吸,麻袋里面又闷又热,他被人放在马背上疾行颠簸,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你不是很厉害么?没什么补救的办法?】

    系统也很恼怒,这本来是针对聂清设下的杀局,没想到将自家宿主赔了进去。

    别看聂洋有些令人讨厌的小聪明,暗中也试图反抗它,但系统对聂洋还算满意。

    【我现在也没办法。】

    聂洋此次能逃出生天又如何?

    失去尊贵的身份和地位,往后还要隐姓埋名、躲躲藏藏,聂洋身上本就薄弱的帝气会消散个干净。对系统而言,这就是个废物。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让它继续吸干最后一点儿帝气。

    事实上,作为身负帝气的人选之一,聂洋身上的帝气并不比一开始的姜芃姬弱。

    如果没有聂良的崛起以及系统的干涉,聂洋会成为聂氏掌权者,帝气会随着他的地位而越发浓郁。谁知道原先本该安分的聂良却崛起了,分走了聂洋的帝气,另一部分帝气又被蛰伏的系统一点点儿偷走,聂洋的运势越来越差,如今更是进入了死局,眼瞧着朝不保夕。

    聂洋呵呵笑道,【你打算放弃我了?】

    系统道,【不是我想放弃你,是你自己太不争气了。】

    聂洋讥诮道,【那你还不走?】

    系统道,【好歹相识一场,怎么说也要送你最后一程。】

    事实上,系统不肯离开仅仅是因为贪婪,谁让聂洋身上还有一些帝气呢,不能浪费了。

    当卫応三人见到狼狈不堪的聂洋,心情很是复杂。

    聂清蹲下来将他口中的布条拿下,冷漠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聂洋也不挣扎,更懒得替自己狡辩,干脆实话实说。

    “因为权力。”

    “你向我父亲投毒的时候……那会儿……他有碍着你的路吗,你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聂清胸口的怒火高涨,双手抓着对方的衣领将人提了起来,目光带着几分狰狞。

    聂洋不与他双目对视,扭头道,“迟早的事儿,先下手为强。”

    聂清气得眼前发黑、后槽牙打颤,几乎要忍不住掐死聂洋的冲动。

    “所谓兄友弟恭……也是为了如今的算计?”

    “你待我很好,我很感激。”聂洋眸色一暗,低声道,“但是,你给予我的只是你拥有的百分中的一分,但我想要的是比你拥有的百分更多的千分。我本不欲害你!但是……谁让你挡了我的道?聂清,你扪心自问,你的性情当真适合当一方诸侯?纯善、懦弱、天真……聂氏在你手上只会走向覆灭。作为聂氏子弟,你能坐得上这个位置,我如何坐不得?”

    聂良拥有的一切也是聂氏给予的,又不是他自己一手打下的,聂洋据为己有也不觉得亏心。

    “你要真有这份能力,守得住聂氏,你直接告诉我不行吗!父亲为了聂氏能付出性命,我为了聂氏也能退位让贤。”聂清的话镇住了聂洋,“枉你自诩聪明,却只是自私利己的小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