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五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想要权利,为什么不明说——为什么不明说啊!”聂清浑然没了平日里的儒雅和淡然,双目布满了血丝,哽咽着道,“倘若你有那么丁点儿信任我,稍稍坦诚,我必会尽力襄助你。你想要的而我有的,我会尽量给你。聂洋!我何时亏欠过你!可你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父亲?”

    聂清的情绪濒临崩溃,众人听了为之动容,连冷心薄情的聂洋都不知该如何回驳。

    因为他知道,聂清方才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想要的……为何不明说,非得害死我父亲,为什么啊!!!”

    聂洋神色暗淡下来,失血的双唇微微翕动,仿佛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面对聂清的质问,纵使聂洋无情至此,他也觉得胸腔堵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呼吸困难。

    系统在暗中讥笑道,【你被感动了?居然信了他的话?聂良不死,哪里轮得到聂清掌权?聂清这些话也就骗骗你而已。若是聂良不死,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看着宝贝儿子辅佐你吧。】

    权利这种东西为何拿起来就很难再放下了?

    不仅仅是因为权力迷人,更是因为拥有权力才能保护自己。

    举个简单易懂的例子,倘若聂清说服了父亲聂良,逐渐放权给聂洋,那么聂清就不担心聂洋掌权之后对他不利么?依照聂洋的脾性,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是很稀罕的事儿?

    失去了权利,等同于卸下了所有盔甲,在敌人面前露出毫无防御能力的软肉。

    聂洋苦笑一声,【虚伪也好,真诚也罢,至少他说得出这话。不论如何,现在他是真心的。】

    聂清是真心诚意对他好,奈何这点儿好无法阻拦聂洋追求权势的脚步。

    “你杀了我吧,没别的好说的。”聂洋声音嘶哑地道,“聂良的毒是我下的,我承认。”

    聂清原以为聂洋会为自己狡辩一二,没想到如此干脆利落就承认了。

    他用手指点着聂洋的心脏位置,一字一句道,“权力在你眼里,当真有这么大的魅力?”

    聂洋淡淡地道,“人活一世,追求的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

    聂清不得不承认,聂洋的说辞是正确的,但他无法接受聂洋追求权力而施展的手段。

    靠着阴毒走到这一步,湮灭做人的良知,纵然君临天下,不过是个旁人闻之色变的暴君。

    “聂洋。”聂清呼吸沉重,泪水早已停止,但眼眶的红丝比之前更加骇人,揪着聂洋的领子靠向自己,一贯清澈的眸子染上凶戾,咬牙道,“我与你恩断义绝,黄泉路上不复相见。”

    聂洋费劲儿地勾唇,笑道,“自然是不相见的。小弟脚程快一些,倒是能见到光善公。”

    卫応和樊臣在一旁听了,面色剧变。

    聂清一怒之下将捆绑成麻花的聂洋踢倒在地。

    聂洋侧脸在地上擦了一段,脸颊被地上的砂砾划出了血丝,他笑着弯起了腰,双膝蜷曲在地上,借力跪坐起身,余光望向聂清,略带怜悯地道,“兄长可知,光善公昨儿丑时去了。”

    尽管卫応二人呵斥聂洋闭嘴,他仍是不怕死地说完了这话。

    昨儿……丑时?

    聂清露出几分茫然,扭头看向卫応以及樊臣。

    父亲头七都过去了,怎么可能昨儿丑时才走?

    卫応见状,知道隐瞒不住,直言道,“先主的确是昨夜丑时故去的。先前那次……准备入棺的时候呛了口气,这才醒来。先主命我等隐瞒,暗下布局,这才没有告知大伙儿。”

    聂清道,“父亲……连我都瞒着?”

    卫応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聂洋,聂清顿时悲从心来,本就伤痕累累的心脏又受一击。

    樊臣道,“先主这么做,绝非是不信任主公。事实上,先主是打算将死讯传出去,看看那些狼子野心的家伙坐不住。清理了这些人,主公以后的路才能平坦。先主此举,用心良苦。”

    聂清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看这情形,父亲人生最后几天应该是被卫応和樊臣联手藏在哪里,一个人孤独躺在病榻上等待死亡降临。病痛不仅仅折磨身体还会折磨精神,身为人子一想到那个场景便觉得窒息。

    父亲临终前却无儿女伺候,不知他心中是何等滋味。

    接连打击之下,他没有心情再理会聂洋这事儿了。

    “岳父,樊卿……聂洋便交由你们处置。”聂清将腰间的佩剑丢在一旁,有气无力道,“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将他带离这里,不想再看到他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聂洋听后睁大了眼睛,追问道,“为何不亲自杀我?”

    聂清头也不回地道,“我嫌脏手。”

    卫応见聂清离去,叹道,“倘若此事能让少主学会心狠,倒也不算太坏。”

    他让人给聂洋套上宽大的麻袋,暗中送出营寨。

    聂洋躺在车板上沉思静默,系统诧异问他,【聂清是疯了,难不成是想放了你?】

    【你会放过你的杀父仇人?】聂洋讥诮地反问,隐隐猜到了什么,他闭上眸子保留体力,脑海中却在迅速浮现过往的记忆,开心的、难过的、悲伤的、愤怒的……形形色色,构成了他的一生,【我现在顶着聂清的脸,除了卫応几人,没人知道我是冒牌货。若是我在营帐闹腾,不慎惹来其他的聂良旧臣,聂清就是浑身张满嘴也解释不清了。自然要秘密处死才行。】

    系统终究是系统,尽管很有能耐,但它太傲了,根本不屑去揣摩蝼蚁的心思。

    这番解释也算合理,它就没有继续追问。

    聂洋鼻尖冷哼,唇角勾起诡谲的笑。

    正是因为系统不屑揣摩蝼蚁的心思,所以它注定要失败。

    聂清是个什么性格?

    他宁愿自己出事也不愿意聂氏出乱子,倘若没有百分百各归其位的法子,聂清就不敢动自己。哪怕是杀父之仇,他也会咬咬牙,暂时忍下来。毕竟,聂清对于如今的聂营太重要了。

    聂清狠心杀自己,可见他有办法恢复本来的面貌。

    要么是找到了世外高人,要么……聂清知道了什么秘密……例如聂洋身上有妖邪附身?

    杀聂洋容易,但除去这个妖邪却很难。

    当聂洋猜到这层,他的脑海突兀浮现姜芃姬在战场上斗将的身姿。

    若是所料不错,聂清是打算将他和系统一起除去。

    这点儿推测,聂洋是不会告诉系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