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20: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五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前文说过,漳州境内水域发达,水匪横行。

    这些经营多年的水匪看似草莽出身,实际上与各地郡县官员都有千丝万缕的利益牵扯。

    若非如此,当年杨蹇清缴水匪的难度也不会那么大。

    当然,这些关系都是见不得光的,只能暗下往来。

    一些士族为了保住家族生意不受影响,他们和水匪也有利益纠缠,这些水寨甚至有他们安插的耳目。杨思等人钓鱼执法,捣毁不少水寨,招安许多年轻体壮的水匪,其中就有眼线。

    士族通过这些眼线向符望等人释放友善的讯息,希望能结个善缘。

    符望几人一琢磨就知道不靠谱,不知道这是他们自己的行为还是杨涛授意的。

    丰真是漳州鞍山郡人士,本身又是士族之后,他对这个圈子的套路还是蛮了解的。

    他道,“试探口风罢了。不论主公能不能打下漳州,这对他们都有好处。”

    若是姜芃姬打下漳州,提前站队的他们就有天然的优势,哪怕只有三分情面也是好的。

    如果姜芃姬失败了,他们又没有表露出任何明显的站队行为,杨涛也不能找他们清算。

    有一就有二,一连数日收到好几家发来的信封,杨思忍不住讥笑嘲讽。

    “杨涛这还没倒下呢,他们倒是先坐不住了,半分忠诚操守都没有。”

    丰真摇头道,“这只不过是他们趋利避害的本能。”

    符望也道,“如此小人,不可相信。”

    漳州毕竟杨涛的地盘,谁知道这些看似投诚的人里头没有他安插的暗桩?

    怀疑归怀疑,信函还是要收下,不然将人彻底推到杨涛怀里多亏,倒不如态度暧昧地吊着。

    一些士族见自己释放的善意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复,心里有些慌张。

    这时候,符望领兵进攻漳州以南的宕房,水师则由齐匡负责,兵分两路,水路并进。

    宕房是个小地方,因为地理优势以及南来北往的便利水路,商业比较繁荣,流动人口极多。

    作为漳州门户之一,宕房因为水路通畅,互通南北的优势而具备一定的军事分量。

    此处县令姓夏,当地豪族出身,见符望大军来势汹汹,他当即就冒出一身冷汗。

    丰真仔细想了想,笑着道,“此人最是喜欢见风使舵,性情胆小,将军不妨吓他一吓。”

    符望看向丰真,“如何吓?”

    丰真说,“暗中书信一封,命令他们三日开城投降,不然就屠光宕房百姓。”

    杨思白了一眼丰真,这小子说真的?

    屠杀不管是搁到哪个时代都受人诟病,轻易不敢说出口的。

    符望摇头道,“不行,此事若是传出去了,难免会损了主公的名声。”

    丰真说,“只是吓唬吓唬人,又不是真的动兵屠城,将军还切放宽心才是。”

    杨思的眼睛都要翻到头顶了,嘲讽道,“丰浪子,你就不能出点儿靠谱的主意?”

    丰真道,“你不知,宕房并非杨蹇旧部势力,相反,本地不少豪门与杨蹇还有些不大不小的矛盾。当年杨蹇带兵清缴水匪,查出宕房几户豪门与水匪有生意勾结。若非有人死死阻拦,杨蹇怕是要将他们杀光。明知守城无望,他们是不可能填上性命为杨涛死守宕房。若能兵不血刃拿下这里,多少也能起到震慑作用。这对我军士气也是极大的鼓励。”

    杨思道,“凡事总有个万一。”

    丰真道,“他们不肯献降,那就用兵敲开宕房的城门,事后再将屠杀的流言栽赃给守城的县令好了。说他惧怕我军威势又担心百姓逃窜,故意放出流言抹黑主公,三言两语的事儿。”

    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失败者没有话语权。

    杨思听后,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他对着杨思拱手,阴阳怪气地道,“在下服气了。”

    丰浪子不要脸起来,几乎能与主公媲美,他输了。

    符望采纳丰真的意见,下了一封战书。

    当夏县令看到符望的威胁,顿时软了双腿。

    依照战书所说,符望带领八万大军直指宕房,若是他们不识相,八万大军一人一脚都能把宕房踩平了。他要是负隅顽抗,结果就是白白赔上身家性命和全城百姓的性命。

    “这、这该如何是好?城内兵力仅有八千,如何打得过人家八万?”

    夏县令果真如丰真所言,他是个胆小怕事的性格,一到关键时刻就没有主见。

    姜芃姬帐下兵马水战能力如何,世人倒是不知道,但攻城战却叼得飞起。

    幕僚问道,“正泽公那边没有派兵增援?”

    夏县令急得热汗直冒,忍不住抱怨道,“杨涛帐下兵马紧缺,各处都是缺口,哪里顾得上宕房?信函早就发出去,援军最早也要七八日才能抵达。我等如何扛得住那些牲口的肆虐?”

    杨涛也有杨涛的难处,但夏县令是不会体谅的,反而满腹抱怨。

    “你说……符望等人真会屠城?”

    慕料道,“这话难说,柳羲被聂氏牵制,大半兵力被困北方,符望带兵攻打漳州已有不短时日,至今未有建树。若是用屠城震慑四方,符望南下攻打漳州碰见的阻碍就会小得多。”

    漳州上下又不是一条心的,士族各有各的打算,瞧见风头不好就容易跳槽。

    若是用屠城昭示己方实力,说不定真能吓得沿路县城主动投降。

    夏县令一听这话更加慌张了。

    幕僚又道,“局势是顺风还是逆风,大致是看得出来的。两方诸侯实力强弱,更是如此。柳羲兵强马壮,水师战力也是不俗。反观杨涛,耗费太多兵力在南盛结盟之中,如今哪有余力对付柳羲?依我之见,县令纵使是为了全城百姓的安慰,您也要慎重考虑这封战书啊。”

    宕房再坚固能比得上姜芃姬以前摧枯拉朽般撬开的关隘和城池?

    论兵力,兵力只有敌人的一成,援军连影子都没瞧见,他们便是想死守也守不住啊。

    与其死守,赔上全城百姓的性命,倒不如主动投降敌人。

    再者——

    杨涛之父和宕房几个豪门还有摩擦,人家说不定就是故意拖着援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