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些阴谋论可真是冤枉杨涛,他又不是小人,更不会为了一己之仇而拿战局开玩笑。

    援军抵达的时间是正常的,但宕房投降的时间就很不正常了。

    “噗——”

    杨思正喝茶解渴,骤然听到宕房夏县令暗中派人过来交涉,一口茶水喷湿丰真的袖子。

    丰真差点儿从原地蹦跶起来,脸上不仅有怒火还有浓浓的嫌弃。

    符望见二人又有掐起来的趋势,笑着上前隔开了他们。

    “军事料事如神,那位宕房县令果然是个胆小如鼠、自私自利的小人。”

    符望笑着捧了丰真,平息对方袖子沾上杨思口水的怒火,不过杨思也不是善茬,他是杠精。

    “人家派人过来交涉,未必是投诚的,兴许是诈降呢。”

    丰真冷笑道,“他们若是有这份胆量和铮铮铁骨,当年的杨蹇不至于死得那般惨烈。”

    漳州境内的势力远比外人想象复杂,士族林立、豪强并起,他们的利益已经达到了微秒的平衡。谁料杨蹇横空出世,这个愣头青打破了众人的平衡,有人被他的豪气折服,但更多的人看他不顺眼。究其根本,还不是因为杨蹇态度强硬,碰了漳州士族的利益,人家不干了呗。

    与其说杨蹇是被赵绍投毒杀死的,倒不如说是死于一众士族的漠视。

    杨蹇死了,觊觎他们蛋糕、破坏他们好处的愣头青没了,不知暗地里如何弹冠相庆呢。

    杨涛性情不如杨蹇刚烈,手段也没有那么强硬,惹来的反弹才没那么严重。

    若是杨涛性格和他老爹一个模子刻出来,杨涛早八百年被人暗算了。

    这群人生来就是为了追逐利益,谁能带给他们昌盛的未来,让他们的家族繁荣延续下去,他们就愿意跟着谁。这定律不止能用于漳州士族,同样也能用于其他人。杨涛能带给他们好处的时候,杨涛就是主公就是大爷,当杨涛自身难保的时候,这群人就开始为自己谋划了。

    忠诚?

    那是什么。

    真正有傲骨的人,往往也是死得最早最惨烈的。

    那些士族活得比千年王八都长久,哪个不是趋利避害的高手?

    面对八万大军压境的威胁和压力,宕房县令早就吓得六神无主,投降也是意料之中。

    骨气?

    呵呵,那东西值几斤几两?

    正如丰真所料,人家宕房县令派人过来就是为了投降的,使者更是谄媚至极。

    杨思见状也懒得抬杠了,不然又被丰真打脸,漳州可是丰真的老家,他的主场。

    “倘若一路行军,碰见的人都这么识相,那就好了。”

    符望虽然好战,但他也知道打仗会死人的,身边的老兄弟一个接一个没了,如今找个人喝酒都是好些新面孔。若能兵不血刃就能拿下漳州,简直再好不过。可惜,这就是个白日梦。

    杨思笑道,“符将军哦,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符望诧异问他,“为何这么说?敌人主动投降不好么?”

    杨思道,“投降的人多了,您能分辨哪些人是真心归顺,哪些人是诈降混在其中等待良机?”

    如果沿路都是投降的人,杨思才要吓得睡不着觉呢。

    符望道,“军师这么说也有道理。”

    夏县令二话不说开城投降,他很心虚,城内士族也心虚,居然没人去告知杨涛一声。

    等杨涛援兵赶到附近才发现不对劲,派了几名斥候伪装成流民去探查消息。

    没过多久斥候就回来了,他们告诉将领城门没有发生任何攻城战痕迹,但城墙旗帜已经改换“柳”姓大旗的时候,领兵将领就知道发生了啥事儿,又怒又气,一刀斩断了一旁的枯树。

    “这等小人——莫不是要害死我等,再向新主摇尾邀功?”

    将领气得胸口剧烈起伏,但现在也顾不上怒火,他只能立马带兵掉头离开。

    宕房驻扎八万精锐,姜芃姬帐下士兵的陆战水平也是人尽皆知,将领可不想用长途奔波的疲乏之军对上人家的精锐。怎奈还是慢了一步,符望领兵切断他们的后路,两军在宕房城外的郊野发生了混战。一番鏖战,天空盘旋的乌鸦久久不肯离去,满目皆是断肢残骸,杨涛派出来的援兵死伤惨重。不过符望也没能将他们全部留下,仍有将近一半的残兵冲破围剿。

    没过多久,此时传回了杨涛耳中,等他了解始末,顿时怒火高涨,气得将桌案拍碎了。

    “真没见过这么一群没骨头的软蛋。”

    帐下武将也是怒气冲冲,恨不得冲到宕房县令面前将他大卸八块了。

    杨涛眼眶布满了红丝,后槽牙气得直打哆嗦,同时又感觉深深的心疼。

    他收到宕房告急才连忙派出精锐,日夜兼程赶过去,宕房城高墙厚,守个一日两日不成问题。谁料宕房县令连个屁都没放,二话不说就开城投降。这混账东西贪生怕死也就罢了,居然还让无数好儿郎为此赔上了性命。既然毫无战意、投降这么干脆,先前有必要告急求救?

    两军还没有正式开战呢,这么快就倒向敌人,还真是棒棒的呀!

    颜霖道,“主公还请息怒,不至于为了这种小人大动肝火。”

    杨涛喘着粗气道,“我哪里是为了这些反复无常的小人,分明是为了白白牺牲的将士。”

    颜霖心中暗叹,“宕房县令不过是明面上投靠柳羲的,暗地里还不知有多少人向她示好。”

    这会儿越急越不利。

    颜霖道,“主公可听过墙头草?风往哪边吹,人往哪边倒。真正决定他们立场的,不是墙内墙外的景色,仅仅是一场风而已。他们能为了利益和自保投降柳羲,自然也会为了同样的理由向我等表忠心。主公不妨将计就计,让柳羲也尝尝自食苦果的滋味。尝过了,她便会知道,不是什么脏的臭的垃圾都能往嘴里塞。有些垃圾顶多难吃一些,有些可是能噎死人的。”

    杨涛道,“少阳的意思是派人诈降?”

    颜霖道,“故作安排,容易留下痕迹,倒不如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