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22: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涛面露不解之色,“这作何解?”

    颜霖眸光带着几分冷色,他道,“柳羲帐下军师谋士丰真是漳州鞍山郡人士,本也是士族出身,他对漳州境内的势力颇为熟悉。哪家有可能归顺,哪家不能拉拢,多半是心知肚明的。”

    因此,他们若是要布局,颜霖就不能选择杨涛这边的人。

    苦肉计这玩意儿要看对象的,对上丰真那没心没肺的畜牲,基本不起作用。

    哪怕将人打死了,他也不会给予信任。

    “臣这里倒是有个好人选。”

    杨涛问道,“谁?”

    “赵氏。”

    赵绍的那个赵氏。

    当年赵绍害死了杨蹇,带着一家几口人投奔了伪帝昌寿王,之后又跟随对方去了南盛漂泊一圈偷偷跑回了东庆,还当了许裴的客卿。堪称跑路第一人,狡猾得像是泥鳅。

    杨涛也是恩怨分明的人,他只想要杀父仇人的命,没有将怒火撒到赵氏族人身上。

    不过,杨涛不动手杀人,赵氏等人却不敢彻底安心下来。

    他们整日提心吊胆,生怕杨涛记起旧账找他们清算,到时候逃都逃不及。

    姜芃姬打过来了,赵氏绝对是最开心的。

    赵氏投诚敌军,那是半点儿不意外的事情。

    “少阳的意思是启用他们作为诈降的人选?这……确信不是自掘坟墓?”

    杨涛没有杀赵氏其他人,但近些年也一直有暗中打压,心情不好就打压他们出气。

    从根本利益上来说,赵氏和杨涛是背道相驰的。

    赵氏怎么可能帮助杨涛完成诈降阴人的计谋?

    人家没有扭头出卖杨涛就不错了。

    颜霖先是点头再是摇头。

    “目前而言,赵氏是最适合的,丰真等人再多疑也不会怀疑他们。”颜霖道,“不论是赵氏也好,其他士族也罢,家大业大之后都要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族人数量激增,各房各分支矛盾重重。亲兄弟尚有反目的例子,更别说一个大家族了,不可能每个人都是一条心。”

    诈降,杨思等人都想过,但他们根本没想到杨涛居然将诈降计谋的希望放在了赵氏身上。

    这招剑走偏锋……未免也太偏了。

    颜霖暗中派人扣下了目标的老父老母和妻子儿女,对方不肯干也只能照做。因为宕房县令连打都不打就投降,杨涛派出来的援军还被符望带人截胡,这让漳州方面的士气大跌。

    符望带兵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南推进,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便有不菲的收获。

    眼瞧着局势越发明朗,原先还犹豫的士族立马倒戈,暗中的书信送得也勤快了,内容也不再是含糊暧昧。符望冷笑着看完,一封一封“珍藏”起来,这些都要送给主公阅览的。

    说得好听一些,这些人很识时务,押对了。说得难听一些就是没有骨气,不堪大用!杨涛还未败,他们就先唱衰,到处给敌人暗送秋波。这种人品的家伙,主公用着能放心么?

    举个例子,倘若哪天主公不幸面临杨涛这个局面,这群小人是不是也会跳出来落井下石?

    符望冷笑着道,“哼,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他们还是不太了解主公的脾性。”

    随着战局铺开,倒戈的士族也多了,甚至还有人拖家带口过来投奔。

    “赵氏?哪个赵氏?”

    同姓的士族挺多的,漳州姓赵的士族也有几个。

    杨思瞧了一眼,神秘兮兮地笑道,“原来是这个赵氏。”

    赵绍的本家士族,杨思这货还和赵绍有一段“不解的孽缘”呢。

    当年赵绍在鸿门宴上嘲讽杨思是娼妓之子,杨思立马反唇相讥,回去之后还是怒火难消。

    论记仇,杨思可是能排前三的。

    不久之后,主公带人攻破山瓮城,杨思偷偷隐瞒了赵绍的踪迹,瞧着赵绍被几个流民摧残得身心疲倦、关门不固,又亲眼见着赵绍被施了虿盆之刑,这才心满意足划掉这笔“仇”。

    因为赵绍的缘故,杨思对赵氏可没什么好印象。

    丰真道,“赵氏这些年战战兢兢的,怕是过得不好。”

    杨思笑道,“他们过得好才叫奇怪吧?赵绍可是杨涛的杀父仇人,如今赵氏在杨涛手下仰人鼻息,可不得乖乖夹紧了尾巴。这会儿,我们带兵攻打漳州,赵氏怕是要乐上天了。”

    瞧,人家这就忙不迭飞扑过来了。

    赵氏是真心诚意投靠的,不仅献上了不少家财储蓄,还给了一份投名状。

    这份投名状是漳州境内几条主要流域的坤舆图,上面还标注了杨涛兵力的分布情况。

    “这可真是大手笔,不过……军师觉得可信么?”

    符望先是信息,旋即又怀疑上了,天上掉这么大馅饼,他有些懵。

    杨思问丰真,“赵氏与杨涛的关系真的势同水火?”

    丰真道,“杨涛时常打压赵氏,你说二者的关系能好到哪里去?”

    “如此说来,这封坤舆图是真的?”

    丰真拧眉道,“赵氏归顺是真,不过坤舆图就有待商榷了。将军不妨再派人试探试探。”

    试探的结果是没有问题。

    坤舆图这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不然怎么能称之为军事机密?

    用它当投名状,赵氏未来可期,岂会献上假图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丰真道,“赵氏不被杨涛所容,要是再得罪主公,他们能有立锥之地?怕不是想升天了。”

    证实坤舆图的真实性,众人心中的戒备消弭殆尽。

    先前清缴土匪绘制漳州外围水域的图,但境内的山川河流仍旧不太清楚。

    有了这份坤舆图的帮助,拿下漳州的难度会大大降低。

    符望心情舒展,“兴许我们还能赶在主公逼退聂氏之前先拿下漳州。”

    殊不知,这只是颜霖布下的毒局。

    坤舆图大部分都是真的,只是小细节上作假,偏偏是这些细节,足以影响整个战局的风向。

    杨涛问自家小伙伴。

    “少阳瞧赵氏不爽许久了?”

    颜霖用眼神询问。

    杨涛道,“一旦战场失利,符望等人便会发现坤舆图是假的,献上坤舆图的赵氏怕是要扛全责了。”

    不管赵氏是真的反水还是假的反水,结果都是被咔嚓脑袋。

    颜霖道,“杀鸡儆猴,让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看看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