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24: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本该待在家里荣养天年的,但因为家中子嗣不争气,老将为了后代子孙只能重新披甲上阵,恳求杨涛给他出战的机会。杨涛是个念旧的人,对方不仅是杨蹇年少时候的武艺师父,老爷子还未杨蹇挡了数次致命伤,为其鞍前马后效劳二十余年,杨涛不好拒绝,碍于情面答应了。

    可惜了,这把宝刀早就老了。

    时常端着老人的架子,用当年与杨蹇的旧情分压人,杨涛脾气好,倒是没放在心上。

    这位老爷子年轻时候就喜欢喝酒,嗜酒如命,但年轻时候还知道轻重,不敢破坏军纪。

    杨涛知道这点,他觉得老爷子平日喜欢喝酒没什么,关键时刻管得住酒虫就好。

    如今不一样了,大概是在家里荣养了几年,脾气养得骄了,行事昏聩而任性。

    这么重要的布局,他不仅没有提高警惕,反而在阵前喝得酩酊大醉,导致敌人主动撤离之后,一群士兵面面相觑、集体懵逼,不知道该追还是该干嘛,没有主将命令,不敢擅自行动。

    副将只能苦哈哈地去喊老爷子,最后惹毛了,舀了一盆江水将老爷子泼醒。

    醒了也晚了,他们紧赶慢赶追赶敌人,人家战船已经开足马力跑了老远,追都追不上。

    因此,这一路水师除了一开始触礁沉没的几艘战船,没有其他损失。

    另外两路水师,一路被偷袭,打了个措手不及,一路发生遭遇战,敌方人马多他们一倍。

    两路水师合计损失万余,战船百艘。

    这个战果不算差,但明眼人都瞧得出来,按照颜霖的计算,敌人的损失还要更大!

    若是表现优异一些,全歼敌人两万水师也不成问题,结果还让人逃回一万,闹呢!

    战场机会稍纵即逝,错过这次良机,下次机会不知什么时候了。

    颜霖也不是胡乱发脾气的人,更不会随意责怪无辜的将领,他冷静几分,仔细询问前线的情况。没多一会儿,他注意到一个很致命的问题。不论是被偷袭的那一路,还是正面发生遭遇战的,敌人都是靠着蛮力强行突围。水战敢这么莽的,多半只有一个依仗——战船。

    事后调查也如颜霖所料,敌人的战船确有独到之处,两船相撞,敌方的船摇晃幅度不大,己方战船却反应激烈。若是多撞几下,人家战船还能支撑,己方战船已经破损进水。

    众人听着这个分析,脑子里默契浮现先前的情报。

    【山鬼授予造船神术。】

    面面相觑,你瞧我我瞧你,用眼神无声交流。

    “那不都是假的么?”终于有人忍不住出声打破沉寂,“世上何来山鬼?”

    他们对鬼神有敬畏之心,但不意味着他们相信这世上有这玩意儿。

    “没有山鬼,但人家造的战船在水战之中的确很有优势。”

    因为战船坚固,所以直接靠莽冲破了他们的封锁和埋伏,眼睁睁瞧着肥肉飞走了一半。

    此战也不能说大胜,为了留下万余敌人,他们也付出了战船和人员损失。

    尽管没有姜芃姬这么惨烈,但杨涛这会儿手头不宽裕,辎重不多,多损失一些就肉疼一分。

    有人忍不住嘀咕,“看他们的战船……真不知柳羲这女人什么时候开始图谋漳州的……”

    颜霖冷笑一声。

    什么时候?

    人家还只是个小小县令的时候!

    谁能想到姜芃姬在湟水会盟借走的齐匡会为她磨砺出如此精悍难缠的水师。

    当年就不该让她将人借走!

    思及此,颜霖忍下找小伙伴算账的冲动。

    姜芃姬要借走齐匡,还不是杨涛傻乎乎一口应下?

    谁能想到会养虎为患呢?

    等众人散去,钱素偷偷将一封情报塞给了主公杨涛,颜霖也在一旁。

    “这是什么?”

    钱素道,“前两日传回来的消息,柳羲给聂氏的压力不小呢。”

    杨涛好奇打开一瞧,两道剑眉紧蹙,看过又传给了小伙伴颜霖。

    “胡扯!”颜霖道,“这种荒诞不羁的消息都敢传回来?”

    信函上面写着的是数百箭矢被金光停滞在半空,无法伤害姜芃姬的事儿。

    杨涛道,“幸好这事儿没传开来,不然更证实了‘山鬼襄助柳羲’这桩事情了。”

    钱素道,“臣也是基于这个顾虑,暗中将这封情报藏了起来。要是让柳羲坐实天眷之名,这仗难打。聂氏兵力如此强横,聂良又有雷霆手段,居然也栽在柳羲手上,现成的前车之鉴。”

    因为文盲多,所以无知的百姓也多,他们是最容易被挑拨、糊弄的人群。

    颜霖道,“估计也瞒不了多久。所幸我军刚刚小胜一场,应该能消弭流言的影响。”

    既然是天眷之人,为何会在凡人手中输了一筹?

    钱素也笑道,“此战来得及时,不然我军将会十分被动。”

    颜霖却笑不出来,他统筹全军,十分清楚己方军队目前的情况。

    说来说去还是南盛之战消耗太大,还未来得及恢复又要跟姜芃姬怼一波,后继无力。

    这些消息还不能传扬出去,免得影响军心稳定。

    杨涛大营喜忧参半,丰真这里就是雷霆密布,活像是哪位道友渡劫飞升。

    赵氏众人被看押,献上坤舆图的赵氏族长则被提到众人面前,人家族长还一脸懵逼。

    “献上假图,害我万余将士性命,你这小人该死!”

    符望咬牙切齿,佩剑出鞘,稳稳横在这位族长脖子上,拉出一条细细的红丝。

    赵氏族长险些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道,“将军此话何意,缘何冤枉在下?”

    丰真一把将坤舆图摔对方脸上,面色阴寒无比。

    “这就是你献上的图!”

    赵氏族长何时被人这么羞辱过?

    奈何脖子上架着人家的剑,他为了小命,只能忍气吞声,双手颤抖着将坤舆图展开细看。

    “这、这的确是在下献上的坤舆图。”

    “图是假的。”一旁的杨思冷笑着道,“啧,你与杨涛串通用假图害人,当真是条忠心的狗。”

    赵氏和杨涛多大仇啊,居然还能摒弃前嫌?

    为他疯、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甚至不惜赔上全族性命,这不是真爱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