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跪求月票】: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假、假的?坤舆图怎会是假的?这必是有人存心诬陷啊——”

    赵氏族长心中一个咯噔,脸上的血色全数退去,仅剩骇人的惨白,两只眼珠子瞪得跟金鱼一般大。他也不傻,深知坤舆图若是假的,赵氏一族将面临怎样的下场,灭族还算轻的。

    丰真只是冷笑,符望眼底全是杀意,看得赵氏族长不敢与之对视。

    他手脚慌乱得不知道该摆在哪里,只能抓紧机会为自己辩解,“杨涛小儿数次打压赵氏一族,我等碍于对方的权势,只能一次次忍气吞声、一次次退让。千盼万盼,终于盼得兰亭公大驾光临,赵氏一族上下欢欣鼓舞,终于能脱离虎口……我等、我等又怎么会帮着杨涛呢?”

    杨思问他,“坤舆图可是你们献上来的,是也不是?”

    赵氏族长略显迟疑地点头,“是。”

    “这幅假的坤舆图导致我等部署出错,中了敌人奸计,折损万余精锐,是也不是?”

    “坤舆图必然是被人掉包了,赵氏献上的图绝对没有问题。”赵氏族长听后越发绝望,支支吾吾地道,“赵氏上下真心投靠兰亭公,乞望将军、军师仔细再调查调查,还我等清白啊。”

    杨思勾起一抹毫无温度的笑,“假图是你们赵氏献上来的,这责任当然要由你们扛起来。退一万步说,坤舆图真被人掉包了,那你们也有失察之职,填上你们全族的性命还不够呢。”

    赵氏族长一听这话,顿时明白杨思的打算,心下哇凉哇凉,如坠冰窖。

    “军师和他废话这么多做什么?将他们一族族人都关押起来,一个一个慢慢查。”符望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一次性折损万余水师,自家主公追究起来,他要冲上去顶缸的,光是想想就恨得咬牙,忍不住将赵氏族长的脑袋徒手拧下来,“若是诈降……全都挫骨扬灰了。”

    不论赵氏族长如何喊冤,仍然改变不了一族人全部下大牢的命运。

    经过仔细调查,丰真等人将怀疑目标锁定在某个赵氏族人身上。对方在事发前夕就收拾行囊准备逃跑,结果运气差了些,跑到半路上被追兵堵在某个码头,五花大绑抓了回来。

    此人虽是旁支出身,但混得不差,平日也是穿金戴银的士族子弟,何时遭过这种对待?

    “老实交代吧,兴许还能留你一具全尸。”

    丰真也是太自信了,玩了一辈子的鹰,没想到差点儿被鹰啄瞎眼睛。

    这次折损万余精锐水师,教训惨痛,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不然他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你们抓我做什么?”

    “那你连夜收拾行囊逃什么?”丰真反问道,“赵氏一族因你受牵连,灭族在即呢。你身为赵氏族人,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跟着一块儿上黄泉路。你说我抓你过来做什么?”

    那人的双手被麻绳捆在身后,双膝跪在地上,脑袋垂在胸口,不敢抬头。

    “怎么,无话可说了?”丰真冷笑着笃定道,“这幅假的坤舆图是你调换的?”

    那人身子隐隐颤抖,喉结随着吞咽口水的动作不停蠕动。

    丰真又道,“你的父母妻儿……说是被水匪偷袭误杀了,实际上是被杨涛扣押了吧?”

    “既然已经知道了,何必再问?”那人见丰真连这个都猜出来了,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认下所有罪状,“此事全是我一人所作所为,一人做事一人当,与家族毫无关系——”

    丰真笑了,他不知道该说这人愚笨还是说这人聪明。

    “你说这话为家族开脱,但你觉得开脱得了么?”

    那人反问道,“怎么,难不成兰亭公是如此不分是非的人,居然要为一人的罪责牵连全族?”

    他一口咬定这事儿是自己做的,姜芃姬要是追究全族责任,不就是滥杀无辜?

    不过,丰真也不是简单的人,岂会让他三言两语绕进去?

    “若杀一族而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有何不可?”丰真冷笑着道,“赵氏分明有反叛之心,偏偏又将所有责任推到你头上,真以为这么做就能让全族逃离灭族的命运?做梦呢!”

    那人听后,神色露出几分不可置信。

    “你的妻儿父母在杨涛手里吧?”丰真抬手捏着对方的下颌,强迫对方抬头看着自己,看似纤瘦的手却有极大的力气,轻松留下数个青紫指印,“黄泉路上记得走慢一些,等等她们。”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攻破漳州,擒拿杨涛之日,便是你亲眷去黄泉寻你的日子。”丰真压抑着将人掐死的冲动,冷笑着道,“若是不让赵氏全族偿命,你让葬身江水的万余孤魂如何安息?”

    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但死也要死得有所价值啊。丰真不会去怨憎出这条毒计的颜霖,因为这是两军正常交锋,阴谋阳谋都属正常,你可以算计别人,别人也能算计你,只看谁技高一筹罢了,但掺杂其中的小人却是不能忍的。赵氏带着全族投靠却献上假图,本就该死。

    因为输了一场,杨涛这边气势旺盛,先前向姜芃姬抛媚眼的士族又没动静了。

    姜芃姬收到的密报便是赵氏这桩事情。

    “漳州这群士族……他们一个一个都是皮痒了不成?”不看还好,越看火气越大,特别是看到己方损失的数目,心头怒火熊熊,“真以为诸侯是菜市场的萝卜白菜,任由他们挑拣?”

    杨涛势弱,漳州士族就拼命给姜芃姬抛媚眼,态度暧昧。

    杨涛大胜一场,这伙人的立场又变了,原先投靠姜芃姬的士族也有些蠢蠢欲动。

    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挑挑拣拣过?

    真以为她姜芃姬很好说话?

    关于赵氏,姜芃姬的想法和丰真他们一样。要让这事开了先例,以后投靠她的士族弄什么小动作,然后随便拉一个族人出来顶缸,她身为诸侯的威信和名望都将一扫而光,如何御下?

    亓官让道,“此举……倒是遂了杨涛的愿。”

    可不,接姜芃姬的刀杀了赵氏全族,杨涛连最后一点儿父仇都报了,名声还没有损失。

    多占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