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2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明知杀了赵氏,杨涛这货还会拍手称快,但姜芃姬还是要杀,她要借此举让漳州士族好好掂量,也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争夺天下的诸侯可不是他们随便挑拣的白菜!

    跳槽可以啊,跳槽之后就安分一些,若是再有二心,那就别怪她手中的斩神刀太锋利了。

    “我最恨背叛!”

    只要别踩了她的底线,她其实很好说话的。

    一旦踩了,呵呵,那就无话可说了。

    除了这事儿,还有便是对丰真判断错误的处罚,她打算战事结束回去再清算。

    “颜霖不容小觑,但丰子实也实在是轻敌了。”

    亓官让与卫慈一道出去,低声说着刚才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姜芃姬是想轻拿轻放,给丰真机会,没打算严惩他……当然,这事儿也没办法严惩,锅也不是丰真一人的。

    “前半句赞成,后半句不敢苟同。”卫慈笑道,“颜霖能扶持性格略显莽撞的杨涛走到今日,没点儿本事还真不行。若说子实轻敌,倒也不太对。倘若文证是子实,你可会中计?”

    卫慈知道亓官让的脾性,有一点和自家主公很相似——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不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赵氏投诚都是合情合理的,旁人也极难会相信与杨涛又极大过节的赵氏会帮着杨涛坑人。因此,接纳赵氏之后,哪怕对坤舆图有所质疑,也不可能不用这张图。

    只要使用这张坤舆图,颜霖的计策便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看两军交锋结果了。

    根据假图地形,提前一步推测敌人的布局,三处埋伏都选对了,由此可见颜霖有多难缠。

    哪怕卫慈有前世经验,碰上颜霖估计也讨不了好。

    亓官让眉头一拧,略显阴沉地道,“难说,多半还是会中招。”

    颜霖布下的这个局,根本不是心思缜密、性情多疑就能避开的。

    对于亓官让的回答,卫慈没有丝毫的意外。

    按照前世的轨迹,真正与颜霖交锋的人是亓官让而不是丰真,他还在颜霖手里吃了几个小亏。之后虽然胜了,但赢得并不轻松,若非亓官让以身诱之,设计抓了颜霖,按照两军当时的军力情况,杨涛这个生命力堪比蟑螂的家伙还能活蹦乱跳好几个月,两军耗损会更大。

    当然,这不能说亓官让不如颜霖了。

    尽管前世的亓官让登顶金鳞阁文臣榜有些政治因素,但更多还是个人实力。

    文人各有各的专长,真要一较高低,实在是困难。

    颜霖有主场优势,不论是亓官让还是丰真,他们在他手中吃亏都是意料之中的,区别在于这个亏是大是小。话说回来……这可是一万水师精锐啊,还有百艘战船,损失委实大了些。

    前世陛下征伐杨涛的时候,卫慈还在安慛帐下,二人关系从蜜里调油变得僵硬。

    因为没有亲自经历过,所以卫慈对这一战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两军大概军备配置和伤亡。

    这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时输赢说明不了什么。

    卫慈笑道,“文证对子实有点儿信心,别瞧他平日不怎么正经,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

    亓官让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诶,那不是丰家大郎么?你怎么站这儿发呆?”

    卫慈眼尖瞧见丰仪站在自个儿帐外等人,笑着唤了一声。

    丰仪对卫慈和亓官让作揖行礼,“两位叔伯安好。”

    卫慈掀开军帐帘幕,笑着道,“外头日头还烈,先进来坐坐。”

    丰仪嗯了一声。

    亓官让问他,“你可是为你父亲这事儿来的?”

    丰仪道,“是,小子心里甚为不安,犹豫许久还是想过来探一探叔伯的口风。”

    “你倒是老实得很,换做你父亲,这会儿八成要耍浑糊弄过去。”亓官让常年僵硬的脸上露出不自然的笑,“此事无须担心,主公并没有问罪的意思。等你父亲凯旋,将功折过就行。”

    “有伯父这话,小子也安心了。”丰仪松了口气,旋即有露出些许窘迫的红晕,他略显局促地解释道,“方才收到家中嫡母寄来家书,小子正愁这事儿传到家中会让她担心……”

    原来是这样。

    卫慈心下好笑,难怪如此稳重的丰仪会特地过来探听口风。

    见丰仪离开,亓官让道,“虽是半路出家的母子,二人关系倒是不错。真不知这丰浪子怎么做到的,自己不成器不稳重,讨来的妻子却是精明能干,儿子也是一株好苗子,让人羡慕。”

    卫慈酸溜溜地道,“兴许他以后还会有更好的苗子。”

    丰攸,呵呵!

    当年选拔储君伴读的时候,他就该将这孩子剔除出去。

    丰真家养的猪怎么尽盯着人家院里的好白菜供?

    亓官让幽幽地问,“丰浪子还能行?”

    丰真又是酗酒又是嗑寒食散,虽然在主公的淫威下戒了,但他那种子还能成活?

    卫慈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

    丰真行不行问他有什么用?

    不过,他还真是知道,这就很蛋疼了。

    卫慈没有纠结太久,很快就被跑来的传令兵喊走了——主公有事!

    亓官让听后露出复杂的神情,对着卫慈一伸手,示意他去吧,自己不用他招呼。

    传令兵又道,“主公召集,两位军师都要过去。”

    亓官让哦了一声,面无表情的脸上瞧不出丝毫尴尬。

    他抚平衣袖的褶皱,二人又一道去了帅帐。

    “这会儿又是什么事情?”亓官让好奇。

    卫慈也不知,只得到,“去了便知了。”

    众人跟他俩一样,回到各自帐篷还没坐热席垫就被主公喊过来了。

    一天来这么几回,两条腿都能走细了。

    “聂军似有撤兵的意思。”

    众人刚到齐,姜芃姬说了这么一句话,炸得众人集体懵逼。

    撤兵?

    聂军?

    不至于吧。

    聂良跪了他们都不肯撤,现在撤什么撤?

    卫慈蹙眉道,“难不成是后方出了问题?”

    聂氏那点儿破事,卫慈也有所耳闻。聂良活着的时候,他们还知道忌惮一二。如今聂良病逝阵前,聂清匆匆上位,聂良那些叔伯哪会愿意看到一个孙辈的在他们头顶屙屎撒尿?

    “多半是这样,聂氏后方不稳,大军继续待在前线,指不定仗没打赢,老巢被人截胡了。”姜芃姬摩挲着下巴,她道,“不过,这不能排除调虎离山的可能……你们觉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