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27: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沉思起来。

    亓官让问道,“除此之外,聂营可有其他动静?”

    姜姬道,“方才接到前线斥候情报,聂军的确有缓慢撤兵的迹象,守备极为森严。若非斥候有些能耐,战马也快,怕是回不来。今日派出去的五队斥候,最后却只回来四人……”

    斥候作为侦查敌情与反侦察的机动性兵种,他们的重要性无可置疑,姜姬帐下斥候都是经过特殊项目训练的特种兵,不少侦查和反侦察技巧都是姜姬写好册子传授给他们的,侦察地形地貌、饮水乃至绘画地形图都不在话下。对于格斗的掌控也属于军营尖峰那一拨人。

    为了方便斥候工作,姜姬给他们配备的战马都是北疆良驹,马具也是专门打造的,不仅速度快、耐力强,爆发也强,机动性非常占优势,碰到大部队敌人也能立刻逃走,保住一命。

    这种情况下斥候部队居然有这么大的伤亡,只能说明一件事情敌人有隐秘的大动作。

    亓官让又问道,“中诏那边可有消息?”

    姜姬托腮道,“两地相距甚远,等消息传递过来,聂军该撤早就撤掉了。”

    她再一次忍不住吐槽这个世界落后的通讯手段,同时怀念一下上辈子隔着星域都能顺利通话的科技。果然,科技改变生活和战争形态。要是现在给她一艘机甲,一会儿就能登基为帝。

    消息不足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根据有限的线索判断敌人那边的真实情况。

    孙文蹙眉道,“聂良颇有能耐,生前还能压制聂氏几位叔伯。不过,他死得过于突然,什么后事都没来得及叮嘱,一群旧臣匆匆将聂良之子聂清推上位。聂清性情温和仁慈,怕是压制不住聂氏的魑魅魍魉。聂清扶灵回去,身边仅有万余兵马,若是聂氏发生兵变……”

    孙文老爷子说的正是卫慈和亓官让二人所想的。

    聂良死得突然,根本没有时间给儿子聂清铺路,聂氏内部隐患重重,聂清根本应付不了。

    倘若聂氏发生夺权兵变,聂清危在旦夕,倒是不难解释卫心急,暗中撤兵的举动。

    不过

    事情真是如此么?

    姜姬眉头紧拧,仿佛在经历困难的抉择。

    咸鱼们也学着思考,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为卫慈他们打all。

    【星渊喵喵】:咸鱼看直播根本不需要动脑子,只要学会为军师大佬疯狂打all就够了。

    【血月翔】:从目前的线索来看,应该是聂氏内部出毛病了,主播总不能眼睁睁放虎归山,任由卫他们撤离吧?他们走了就走了,扭头回去平定国内局势,主播这一仗相当于白打了。秉持“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主播这会儿应该出兵追赶聂氏大军,让他们首尾不能兼顾。

    二十余万大军被姜姬拖着,聂清那边没有支援死在聂氏内乱之中,这个剧本简直nie!

    【我不是杠精】:不是,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如果这是一个请君入瓮外加调虎离山的毒计呢?主播前脚派兵出关追赶敌人,敌人后脚绕路偷袭湛江关。如此,主播不就陷入被动了?

    【我就是杠精】:不过,根据目前的线索来看,分明是聂氏内乱、聂清处境危险的可能性更大啊。难不成主播要错失这个机会,眼睁睁看着敌人扬长而去,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聂良带领二十余万大军过来打仗,姜姬带兵守关,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

    要是让敌人这么走了,人家隔三差五过来遛一遛,主播这边的财政还不被拖垮?

    姜姬闭眼不去看弹幕内容,心下沉思。

    过了会儿,她听到帐外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报敌军下来战书,约我军三日之后决战。”

    传令兵将卫亲手写下的战书交到卫慈手中,再由卫慈递到姜姬手上。

    她打开战术一瞧,右眉一扬,目光似有精光一闪而逝。

    不论是前世的陛下还是今世的主公,这副表情都代表着一个意思她生气了。

    “真是小肚鸡肠,写一封战书还不忘骂人两句,诚心欺负我文盲是吧?”姜姬口中嘀咕两句,忍住将战书揉成一团的冲动,“我是杀了他卫子顺的老婆还是挖了他们家的祖坟?”

    顶多气死了卫的主公、拐了他弟,又不是多大仇,至于骂这么狠?

    卫慈一听这话便知道战书里面写了什么。

    自家兄长平日看着温和儒雅、端庄有礼,但骂人也挺毒辣的。

    犹记得前世,聂良灵堂跟前,他就写了一篇祭文,前半段将聂良夸上天,中半段将投毒的小人连讽带刺辱骂一番,投毒之人从头到脚、从父母到已故祖宗,几乎都被他用辛辣的语句问候了个遍。卫慈是不知道投毒的人是谁,但后来听说聂良的两位叔伯在灵堂前气厥过去了。

    亓官让瞧了一眼战书的内容,真正邀战的语句不多,剩下都是连讽带刺的问候。

    当然,文人骂人言辞不会多么粗鄙,更别说这还是一封战书,但也够气人了。

    亓官让口吻平淡地道,“不过是爱逞口舌之利的,主公无需与此人置气。”

    姜姬道,“我哪里是那么小气的人?”

    文人骂人再难听也就那样,姜姬刚开直播那会儿,直播间黑子的辱骂才叫“蔚为壮观”。

    她连那种低俗不堪、带父母祖宗十八代器官的辱骂都能无视,更别说卫这种层次的了。

    相较之下,她更加在意卫此时的邀战目的。

    斥候前脚将消息传递回来,卫后脚就写了一封战书邀战,要说没什么用意,谁都不信。

    众人显然和姜姬想一块儿去了。

    卫这封战书到底是邀战呢,还是为了欲盖弥彰呢?

    姜姬手指敲着崭新的青铜桌案,眉头微蹙先前那一张在她无情蹂躏下报废回炉了。

    秦恭道,“末将愿请缨出战。”

    湛江关可不是聂氏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非得追上暴揍一顿才行。

    姜姬摆手道,“不急,三军先做好备战准备,看明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