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29: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什么话好说呢?”

    姜姬一身戎装路过,耳尖听到二人谈笑什么,插话问了一句。

    柏宁笑道,“奉敬准备要娶美娇娘了,届时要宴请宾客,让末将过去喝个不醉不归呢。”

    姜姬瞄了一眼秦恭,对方脸上端着灿烂的暖笑,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好。

    “诸如‘此战之后要去成婚,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话还是别说了。”姜姬在观众的科普下也知道什么叫“必死flag”电视剧电影有这种桥段,说话的主人公必死无疑,为的就是前后衬托,渲染悲伤气氛……尽管姜姬自己就立了无数flag,但战前说这话的确不吉利。

    秦恭诧异问道,“这也有说法?”

    姜姬道,“不知道在哪里听过的,战前说过这话的人基本有去无回了。”

    秦恭白了脸,柏宁一把拍他肩头,粗声粗气道,“不怕,呸呸几声,收回就成。”

    本来是句玩笑话,没想到秦恭这小子居然很认真地学着照做了,瞧着甚为可爱。

    姜姬不由得哑然,“骗你的,你们俩居然也相信。”

    秦恭睁大无辜的双眼,瞧得姜姬都不好继续“作恶”了。

    她问道,“真打算战后去迎娶许大娘子?”

    秦恭点头,旋即又懵了一下,问她,“主公怎么知道是她?”

    姜姬反问,“若不是有这个意思,哪怕她是旧主之女,你也用不着事事都照看吧?”

    “末将是这么想的。”秦恭道,“战后立功就去娶她,以后也能名正言顺照顾她,一举多得。”

    尽管姜姬对待战败诸侯的遗孤子嗣没有任何克扣虐待的地方,但架不住底下的人使绊子。自打许斐许裴兄弟接连战败,曾经如日中天的许氏彻底沉寂下来,几乎听不到什么动静。

    许斐和他夫人若是还活着,许燕筱作为诸侯之女,婚嫁肯定都是顶尖的。

    如今父母双亡,直系亲属都不在了,许燕筱的婚事便落到大伯母手上。

    大伯母倒是没苛待许燕筱,但也不会像母亲一般细心疼爱,婚事更别说了,多半是嫁给小士族的嫡子,倒霉一些,兴许还会嫁给近期崛起有权势的寒门子弟。一旦嫁人了,秦恭也要避嫌,不可能护她周全。与其这般担心,倒不如将人娶回家算了,他会如珠如宝待她。

    秦恭如今又是姜姬重用的武将,许燕筱嫁给他,往后也没人敢小觑她。

    姜姬笑道,“真让人羡慕啊。”

    秦恭疑惑,“主公羡慕末将?”

    姜姬道,“年轻真好,难道还不让人羡慕吗?”

    秦恭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年轻哪里值得羡慕了,这与主公之前说的话也没关系啊。

    可他也听出来了,自家主公很赞成他和许燕筱的婚事,倒是让秦恭松了口气。

    他别的不怕,只怕主公不答应,届时秦恭就难做了。

    要么放弃许燕筱,要么辞官归隐,不问世事。

    扪心自问,他选择后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喜酒记得给我留一盅。”

    秦恭笑道,“末将遵命。”

    谈笑的功夫,大军已经整装待发,姜姬翻身上马。

    “主公这是?”

    秦恭惊愕,主公也要过去?

    “总是闲赋也不好,骨头都要硬了。”姜姬道,“大军出发吧!”

    秦恭:“……”

    真是因为这个任性的理由吗?

    秦恭无比怀念旧主许斐,虽说许斐脑子不太好使,但不会这么大胆往前线冲。

    大军分作三路出发,姜姬的脸色不是很好,眉头始终紧拧。

    她带兵出发,自然不是因为“想要打仗”这么任性的理由,她只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是一种无数次生死中历练出来的天然直觉,说不清道不明,但这份直觉救了她很多次。

    大军悄悄靠近敌方营寨,先一步出发的斥候部队很快就传回消息,“回禀主公,敌人营寨已空,营帐内的黑影俱是稻草树杈。根据营寨内篝火灰烬判断,他们离去应该不足半刻钟。”

    分作三路包抄敌人营寨,没想到敌人早就撤光了。

    秦恭与柏宁分别带领一路兵马,听到斥候的回禀,当即下令追赶。

    敌人走得匆忙,营寨内留了一些沉重笨拙、不宜带走的辎重和粮草,可见敌人走得匆忙。

    若此时追上敌人,在敌人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必能大胜。

    姜姬却觉得不对劲。

    她这一路人马没有动,她问斥候,“篝火如何?”

    斥候道,“有些还烧着,有些熄灭了,散乱成一团。”

    姜姬又问,“篝火附近的脚印如何?”

    斥候仔细回忆一番,据实回禀,篝火附近的脚印有些杂乱。

    姜姬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例如敌人营帐内摆设情形,越听眉头越皱。

    被几个军师派来保护主公的裨将疑惑了,问道,“主公,可是有哪里不妥?”

    姜姬抓紧了缰绳,冷声道,“不妥的地方多了去了。他们有这份精力准备稻草树枝假扮人影,可见撤退的时候相当从容。既然如此,那些篝火、文书、物件就不该这么乱!”

    裨将听后心下一冷,惊呼道,“莫非有诈?”

    姜姬冷笑道,“我们怕是上当了。派出两队人马将秦恭他们召回,前方怕是有埋伏……”

    裨将问道,“不用派兵去支援?”

    姜姬笑道,“我们也该迎客了,先应付当前的敌人再说,命令下去结阵应敌!”

    姜姬刚说完没多久,原先空无一人的敌方营帐突然响起敌人的杀喊声,他们似凭空出现一般,漫天箭矢如雨一般纷纷落下。敌人的反偷袭快得惊人,不少人都没反应过来就中招了。

    “他们藏在地下!”

    姜姬一句话就说破这些敌人是怎么“凭空出现”的。

    营帐里面不是没人,人都躲在地下了!

    因为营帐很乱,检查的士兵也不可能一件东西一件东西搬开检查。

    士兵只要将睡觉的席子随便铺开,遮住藏身的洞口,基本不会被发现。

    营帐的乱,怕不是为了营造慌忙逃窜的假象而是为了遮掩这些躲藏地下的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