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0: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六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愣着做什么,杀回去!”

    姜姬一把拔出斩神刀,目光泛着凶狠。

    裨将道,“末将遵命!”

    姜姬倒是想冲出去杀个痛快,奈何她还需要指挥大军如何抵御敌人的偷袭、如何抓住时机反攻。敌人抢了先手,一上来就是一阵箭雨,打乱了我军的阵势。若这个情况下没有主将指挥调度,等敌人冲杀进来,伤亡会十分可怕。姜姬浪归浪,但从不耽误正事儿。

    “不知奉敬他们那边如何了”

    这些兵马不愧是训练多年的精锐,姜姬时常安排军事演习,各种突发情况都有演练。因此,尽管这回被敌人抢了先手,但第一波箭雨后,他们便反应过来收缩阵型,拿出防守阵势。

    这是损失最小的做法,同时也能体现一只军队真正的作战素质。

    与此同时,姜姬派出去的斥候也拼了命追赶秦恭和柏宁的兵马。

    奈何是晚上,能见度有限,他们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两路兵马的行军路线,抓紧追上去,这便浪费了不少时间。

    等他们追上二者的时候,情况已经有了变化。

    柏宁生性谨慎,哪怕带兵追赶敌人也会顾虑左右,因此速度慢一些,斥候赶上的时候,大军还没遭遇埋伏。柏宁对斥候的出现也很诧异,斥候没来得及翻身下马,直接传达口谕。

    撤兵!

    柏宁听后先是一怔,旋即明白了什么,立刻命令大军掉头后撤。

    不过,敌人正在暗中盯着他们,大军后撤的行动多明显,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原先漆黑一片的山坳突然亮起无数橘红火光,数不清的火箭从天而降。

    柏宁心下惊骇,面上仍是一片镇定,士兵也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防御的同时有秩序后撤。

    他不慌么?

    怎么可能,他现在慌死了!

    万万没想到这居然是敌人设下的圈套!可柏宁心里清楚,身为主将的他不能慌。一旦他慌了,这一路大军便如没了脑袋的苍蝇,没有秩序到处乱跑,迟早会被敌人围歼在此。

    倘若说柏宁的运气还算好,秦恭这边就比较倒霉了,彻底踩进敌人的圈套。

    斥候抵达的时候,现场已经一片混乱,两军厮杀成一团。

    火光蔓延,几乎要将这方天地渲染成白昼。

    士兵的厮杀声尖锐而高亢,似要将耳膜都捅破了。

    敌人偷袭相当突然,秦恭虽然没受伤,但却想起当年跟随杨思被韩堵在孤胥峡谷的往事。

    他忍不住苦笑,自己这是什么破运气,次次被人带兵偷袭。

    以前是韩,这会儿是卫。

    不过,上次运气好有主公相救,如今却只能靠自己和身边的士兵了!

    若是不搏出一条生路,怕是只能葬身于此。

    都这会儿了,秦恭脑子里还想着出兵之前主公说的话。

    【诸如‘此战之后要去成婚,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话还是别说了。】

    【不知道在哪里听过的,战前说过这话的人基本有去无回了。】

    有去无回?

    敌人摆出这个偷袭的阵势,的确是打着让他们有去无回的主意。

    秦恭可不想死在这里,他还要建功立业,积攒功勋,回去娶了许家大娘子,保护她一生的。

    遥远的大后方,许燕筱睡至半夜骤然惊醒,睡在外间的侍女披了衣裳过来。

    “大娘子可是要起夜了?”

    等侍女将蜡烛端近了,这才瞧见许燕筱身上的寝衣几乎被汗水打湿了。

    “不是方才做了个极为吓人的梦,如今醒来却有记不得内容了”

    侍女也道,“瞧大娘子满身满脸的汗,多半是梦魇了,奴去唤后厨的人准备一碗凝神汤水。”

    许燕筱摇头,“不了,这三更半夜的,喝了汤水就睡不着了。”

    侍女道,“如此,奴便留下来陪大娘子说会儿话。”

    许燕筱轻轻点头。

    身边这个侍女是秦恭送来的,细心体贴,做事手脚麻利,她挺喜欢的。

    思及秦恭,左胸腔涌起冒出一阵没来由的心慌。

    “大娘子可是哪里不舒服?”

    侍女见她抬手捂着胸口,眉头轻蹙,唇色苍白,顿时紧张起来。

    许燕筱道,“方才做的梦仿佛与秦三郎有关,莫非他在前线出什么事情了?”

    自打二人有了默契,许燕筱便改了称呼,唤他秦三郎。

    既不会显得太亲昵也不会显得太疏离。

    侍女道,“老人都道梦境与现实相反的,秦郎君能征善战,怎么会出事呢?”

    许燕筱将信将疑,内心仍旧不安。

    侍女便想办法哄她入睡,许燕筱忍不住将手伸入枕头下,指尖摸到一根冰凉的玉簪。

    【……跟着匠人学的,这只狐狸簪子刻得粗陋,等前线战事结束,再给大娘子补根好的。】

    许燕筱忍不住将它攥紧,仿佛这样就能汲取些许力量。

    “你可是说好要回来娶我的”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绣嫁衣,再有小半年就能完工,正好能赶上她及笄礼,及笄结束再成婚。

    侍女听到她的低语,笑道,“除了大娘子,秦郎君心里还能有谁呢?”

    许燕筱不由得红了脸,慌乱的心情平复了很多。

    秦恭这边的情况的确没有那么糟糕,靠着大军彪悍的作战素质,哪怕敌人攻势迅猛,己方依旧能保持阵型不崩溃。随着交战时间延长,渐渐稳住了情势。秦恭毕竟是个凡人,做不到刀枪不入,混乱之中受了不轻的伤,但他像是没有知觉,指挥杀敌,抓住机会带兵突围出去。

    “不宜恋战,这既然是敌人的圈套,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秦恭受了伤,但他脑子很清醒。

    面对敌人的埋伏,他们只能尽可能减少损失,三十六计走为上!

    一旁的裨将道,“将军,你有没有发现不太对劲?”

    秦恭捂着手臂,神色带着几分凶悍,“敌军人马数量奇怪,多半是分兵去打湛江关了。”

    这既然是敌人设好的杀局,那么就意味着先前的聂氏内乱撤兵都是假的。

    敌人可用兵马还有二十多万,哪怕兵分三路,但埋伏他们的兵力显然没有这么多。

    不难推测,敌人极有可能抽调剩余兵力去打湛江关。

    请君入瓮、调虎离山,一环扣着一环,摆明了是个杀局。

    裨将道,“将军,如何该怎么办?”

    “先与主公兵马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