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1: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七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早就听说柳羲帐下精锐众多,没想到这样都不能将他们留下来。”

    樊臣瞧着且战且退的敌人,心下添了几分焦躁和说不出的无奈,若是换做其他诸侯的兵马,骤然遭遇这样的伏击,早就阵脚大乱了,莫说短时间内反应过来收缩阵型撤退,没有全军覆没都是老天爷保佑了。人比人,气死人。难不成姜姬生来就是为了教导其他诸侯做人?

    姜姬不仅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更是“别人家的主公”,羡慕不来。

    负责埋伏的心腹将军骑马上前,面色凝重地征求樊臣的意见,“军师,可要追击?”

    “自然是追的,子顺那边可是下了死命令的,尽可能拖延时间。”樊臣抬手抹了一把额头冒出的热汗,贴在脖颈上的里衣已经湿透,他道,“姜姬帐下都是机灵鬼,估计这会儿已经发现埋伏他们的兵马人数不对,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我们会抽调兵马偷袭湛江关”

    “末将遵命!”

    将领不敢耽误时间,点齐兵马追击敌军,绝对不能让敌人坏他们的好事儿。

    “将军,他们追上来了!”

    裨将挂着一脸的血,唯有那双乌黑的眼睛还是干净的。

    “莫慌,且战且退就是。”秦恭神情坚毅,脸上挂着不知是谁的血,称得脸上那道褐色的伤疤越发狰狞可怖,“前方那边是不是聂营营?我们离去的时候,火光可没有这么旺盛”

    裨将道,“将军的意思是那边也有敌人?”

    秦恭神色凝重,“主公在那边遭遇埋伏了,不论如何都要赶过去汇合!”

    根据主公派来的斥候所言,她在聂营遭遇伏击,不过聂营早就空了,伏兵从哪里冒出来?

    思来想去,秦恭想到了地下敌人多半是藏在地下,瞒过了我军耳目。

    不过,挖这么多地坑藏人,那些泥土又是怎么隐瞒我方斥候探查的?

    安排这场伏击的人真是可怖,无论从人心算计还是各方面安排,几乎算得上天衣无缝了。

    裨将一听这话就感觉坏菜,主公在敌人老巢遭遇埋伏,这是何等的卧槽?

    “湛江关那边?”

    裨将不仅担心主公还担心己方老巢,真担心老巢被人端掉。

    秦恭自信地道,“湛江关兵力充足,还有几位军师坐镇,丢不了!”

    因为敌人紧追不舍,秦恭这边又付出了一些伤亡才将人摆脱,半路撞上柏宁率领的残军。

    若非反应及时,这黑灯瞎火的,说不定他们就要打上一场了。

    “秦老弟,你没死吧!”

    秦恭苦笑着将手臂上的箭矢拔了下来,抽了一条布条将伤口捆绑起来,暂时止血。

    他疼得脸都白了,中气十足地道,“没死,活蹦乱跳的!”

    柏宁道,“整合一下兵马,反身杀了这些紧追不舍的虫子!”

    秦恭喘着粗气道,“主公碰上埋伏了,柏将军还是不要恋战了。”

    柏宁一挥手,大大咧咧道,“这好说,秦老弟带一半兵马去支援主公,老子带人拖住追兵。”

    此时也没更好的办法了,秦恭抱拳道,“柏将军保重。”

    “好说。”柏宁笑道,“没有喝上你的喜酒和宝贝闺女的喜酒,去了阎王殿前也要闹上一场!”

    秦恭点了一半兵马去支援姜姬,柏宁见他走了,这才愤愤唾了一口血沫,握紧了手中沾满血的兵器,黏稠的鲜血有些干涸了,有些还温热,他冲着敌人追来的方向大喝一声。

    “全军列阵!”

    话音刚落,一旁的士兵举起号角,吹奏它传达军令。军令一下,扛着盾牌的士兵列在第一梯队,组成一面防御厚墙,另一手拿着丈余长矛阻击最先冲上来的敌人。第二梯队士兵也是手持长矛,辅佐清理“漏网之鱼”,弓箭手则在第三梯队,尽可能抓取机会对敌人造成重创。

    柏宁粗声粗气道,“老夫站在这儿,谁也别想越过去!”

    别看柏宁年纪不小,但他的箭术在军中也是排得上号的,他的拿手绝技就是七箭同射。

    他用的是二石重弓,一箭射出去,不止能将人脑袋戳个窟窿,还能将下一个人串了葫芦。

    两方人马杀红了眼睛,柏宁的箭筒弹尽粮绝,他便拿起武器冲杀,杀得兵刃都卷了边。

    与此同时,姜姬这边的情况远比柏宁二人想象中好得多。

    除了第一波偷袭出乎意料,之后的对垒基本没有吃多少亏。

    人眼看不到整个战局,但姜姬有精神领域,领域之内,飞虫蚊蝇都在她的掌控,更遑论是人。她知道我军哪里最薄弱、哪里需要支援、敌军何处能当突破口,在她的指挥之下,大军从容退出敌人的埋伏圈。敌人哪里会放过到嘴的肥肉?自然是像疯狗一样咬上来了。

    “主公,援军来了!”

    姜姬眉头轻皱,“援军怎么回事?”

    这种时候不可能有援军过来啊。

    姜姬是个相当谨慎的人,哪怕她带兵偷袭敌人,老巢也做好了被偷袭的防御准备。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怕各方面消息都显示聂良没有机会清理聂氏内部的隐患这一点,姜姬也曾嗤笑过,那时候嘲讽聂良对族人过于手软,最后反噬的是他自己她最后一次收到聂氏的消息,那会儿距离聂良病逝只剩三五日,聂氏几个毒瘤还活的好好呢。

    根据聂良死亡时间推测,哪怕他临终前叮嘱卫他们清理毒瘤,按理说也是迟了。

    因为种种原因,姜姬对“聂氏内乱”、“卫撤兵”这两个推测才将信将疑。

    这会儿遭遇埋伏,那便证明以上两个推测是假的。

    卫不仅没有撤兵,反而极有可能调兵去偷袭湛江关,埋伏不过是人家拖延兵力的计策。

    姜姬心里闪过无数念头,士兵道,“援军是秦将军带来的。”

    说完没多久,浑身浴血的秦恭已经骑马上前。

    “主公可有碍?”

    “并无。”姜姬问道,“路上可有遇见柏将军?”

    秦恭沉重道,“柏将军率领半数将士拖延追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