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3: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七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主、主公?”

    柏宁明显感觉到自家主公的情绪很不对劲,他不敢高声,生怕点燃这块爆竹。

    姜芃姬捏紧刀柄,露出似怒非怒的冷笑,“传令士兵列阵迎敌,今夜——谁都别想走!”

    柏宁浑身一颤,声如洪雷道,“诺!”

    普通士兵感觉不到,但待在姜芃姬附近的秦恭和柏宁却暗自心惊。

    大多习武有点儿成就的武将都能感觉到“气”,例如敌人的杀气、冥冥中的杀意,意识配合长久习武锻炼出来的反应能力,让他们避开不少次致命杀机。武艺越强,感知越是清晰。

    无疑,年少成名的秦恭与经验老辣的柏宁都属于这类人。

    他们清晰发现自家主公周身散发的浓郁杀意,不止他们觉得不适,周遭的战马都受影响。

    柏宁顾不上身上的伤势,咋舌道,“乖乖,主公到底杀过多少人?”

    练就这般杀气,怕是千人屠还不够,多半要万人屠才行。

    不管是几次,柏宁都没办法把平日嬉笑怒骂又贫嘴的主公与战场上杀伐果决的她联系到一块儿。这就好比他无法直视李汉美在战场上提枪杀人,回家拿起毛衣针织毛衣一样。

    姜芃姬仿佛没有听到柏宁的吐槽,一连下了数道军令。

    追上来的敌人见到这个阵势也惊了一下,更有武将忍不住嗤笑。

    “柳羲帐下兵马莫不是异想天开吧?”

    “可不?如今已是丧家犬,一群残兵败将还想翻身不成?”

    有人嗤笑,自然也有人暗暗心惊,更甚者还生出了怯战的念头。

    晚到的援军没有瞧见,但最初一批围杀柏宁的士兵却看到了——神迹再临,漫天箭雨都被一层诡异的金色水波纹挡下,神灵都亲自参战了,他们只是一群凡夫俗子,还能打赢神灵吗?

    因此,一大波士兵士气高昂,另一波士兵战意寥寥,二者一对比,效果十分明显。

    不论武将如何呵斥,那群士兵都不敢再往前,还有人口中喃喃“神来了”、“神会咒死我们”之类的话,两股战战、双手无力,一个个都吓得往后推搡。将领见状,他只能愤怒出手。

    挥刀将三四个逃兵的脑袋砍了下来,一下子就震慑住这群士兵。

    “谁敢退怯一步,这就是下场!”

    前方士兵还在和敌人周旋,这些胆小鬼居然要当逃兵,倒不如死了干净,免得影响军心。

    士兵哭诉道,“不是俺们想逃啊,分明是神来了——神、神来了,箭矢伤不到他们啊!”

    将领嗤笑,“伤不到?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其罪当诛!”

    说罢,将领又将这个士兵的脑袋也看了下来,因为用劲儿极大,连带削下半个上身。

    一连又杀了十数人,终于将这波混乱压下来了,怯战的士兵只能重新往前冲杀。

    将领露出一丝鄙夷的冷笑,甩掉刀锋沾染的温血。

    什么神?

    什么伤不到?

    若是有这个能耐,那些被他们偷袭而死无葬身的敌军士兵又是怎么回事?

    两军鏖战,互有伤亡,没看到敌人不仅有己方士兵的尸体,还有敌人士兵的尸体?

    什么神,不过是装神弄鬼、动摇军心的下作手段罢了!

    “阵前发生了何事?”

    樊臣来得晚,没看到“神迹”,他只看到一部分士兵怯战,搅乱军阵,这才派人出去镇压。

    将领抱拳回禀道,“不过是敌军故弄玄虚,弄什么‘神迹’吓唬人罢了。”

    樊臣挑眉,“神迹?什么神迹?”

    将领粗略说了过程,樊臣听后眉头大皱。

    “这……难道有哪里不妥?”将领询问道。

    樊臣蓦地想起什么,神情隐隐带着几分激动,抓着缰绳的手也在细微颤抖。

    他的呼吸急促又兴奋,近乎失声道,“兴许柳羲也在这里!”

    将领一听睁圆了铜铃大眼,似乎没听清樊臣说了啥,什么叫“柳羲也在这里”?

    樊臣道,“柳羲此人自负战力无双,根据调查,她在琅琊郡求学那三年,常常与人逞凶斗狠。如今成了诸侯,她也不改陋习,下场与人阵前斗将,更甚者——两军混战也要掺和一脚。”

    将领不是头一回听,但每次都觉得不可思议。

    为何民间总说“好男不当兵、好女不嫁丁”?

    不仅仅是因为当兵低贱、难以出头,生存率底下也是一大原因。谁也不想自个儿辛苦拉扯大的儿子或者新婚丈夫上战场填人头。从这里也能看出来战争生还率多么感人,两军交战多么凶险。堂堂诸侯居然像寻常兵丁一样混战、斗将,一旦在阵前被人误杀,那该如何?

    莫说诸侯了,寻常的统兵武将都不会亲自参与混战,哪怕参战杀人,他们身边也会带着二三十护卫亲兵。士兵好找,但会打仗的武将不好找,每一个都算得上金疙瘩,不能有失。

    武将尚且如此,更何况诸侯?

    “柳羲出了湛江关?”

    樊臣冷笑道,“那个所谓的‘神迹’,只出现过两次。”

    按照古人的思想,不是谁都能被神眷顾的,如今也只知道一个姜芃姬。

    同样的神迹,那么是不是能肯定姜芃姬也在阵前?

    若是如此,樊臣就更不能轻易放人了。

    姜芃姬至今也没有继承人,若她死在这里,她留下的势力必然崩盘!

    樊臣正暗戳戳算计,姜芃姬这个当事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杀人之迅捷连自己人都害怕。

    敌人在她面前不像是个活人,更像是田地里的稻草,她不是拿着镰刀割稻草,分明是驾驶割稻机一排一排收割人头。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杀这么多人,眼底仍是一片清明。

    这证明什么?

    只能证明敌人在她眼里算不上人,兴许连鸡鸭都不如,普通人杀鸡杀多了还会觉得不适呢。

    幸好,这人是他们的主公而非敌人。

    因为夜色比较黑,视野范围有限,樊臣几人还未注意到这块。

    他下令分兵偷袭后方,人马刚调动起来,姜芃姬便知道了他的打算。

    “奉敬,你去后方指挥,敌人要来了。”

    她杀了一阵撤回,刚一靠近,秦恭便嗅到能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诺!”

    姜芃姬瞧敌人的弓箭手还没“弹尽粮绝”,不由得咋舌——聂氏家底真是丰厚。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