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6: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七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敌军低估了铁鞭的威力。

    当他们手持丈余长的长矛对准姜芃姬胯下的大白,却见姜芃姬长鞭一舞,似灵蛇一般将他们的长矛全部捆了起来。她手腕一用力,十余人手中的长矛被姜芃姬轻轻松松夺了过去。

    长鞭再一甩,长矛又被她尽数奉还给敌人。

    有的直接从面颊洞穿过去,有的则是冲着脖子,有的穿透心脏……

    他们别说伤到姜芃姬,居然连她胯下的大白都摸不到,这就很蛋疼了。

    樊臣对这个进展极为不满,这么多人都拿不下一个人?人家胯下的战马还生龙活虎?

    裨将却道,“非是我等无能,实在是因为敌人过于邪乎。”

    姜芃姬先不说,光是她胯下的战马就很邪。

    不论有多少人试图用长矛戳刺战马,总会戳到一层无形但又确实存在的壁垒,不得寸进。

    士兵被这个变故弄懵了,发愣的一会儿功夫,马背上的小将便用铁鞭卷走长矛或者直接将围攻的士兵脑子都打飞。这不是夸张的描述,那铁鞭的力道真的能将脖子打碎,脑子打飞!

    现场情形有多血腥暴力,裨将都不知该用何等词汇去形容。

    樊臣听后却道,“果真是柳羲,无论付出多大代价,绝对不能让这人活着!”

    裨将暗中叹息一声,抱拳应下。

    为了激起己方士兵的斗志,他直接喊破了姜芃姬的身份。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裨将在樊臣的授意下还亮出了奖赏。

    “此人就是诸侯柳羲,何人能取下她的项上人头,赏赐十万金,封地封爵!”

    十万金?

    封地封爵?

    高昂的利益让心生怯意的士兵红了眼,一个一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不要命地往前冲。

    他们当兵就是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有了今天没有明天,还不知道何日能出头。

    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哪怕拼了命也要搏一搏,说不定能捡漏抢了姜芃姬的人头。

    人头到手,十万金封赏外加封地封爵,这辈子就只用享受了。

    姜芃姬被喊破身份,柏宁二人急忙派遣士兵护送姜芃姬撤退,奈何自家主公不肯。

    “一群乌合之众也想要我的人头?”

    姜芃姬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别说一群素质不过关的普通士兵,哪怕是前世的同僚也没哪个有把握拿下她人头。

    真以为她的人头是纸糊的,谁都能觊觎?

    “简直找死!”

    姜芃姬一人便吸引了小半火力,敌方弓箭手都将目标对准了她以及胯下的大白。

    樊臣觉得姜芃姬该死了,但他却不知道姜芃姬是个鬼见愁,阎王爷都不敢收她性命。

    箭雨来了不方,能打落的打落,不能打落的用精神领域挡下。

    敌人冲上来也不愁,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她岂有不笑纳的可能?

    受伤颇重的柏宁被姜芃姬命令指挥调度,不能轻易上前,他只能眼睁睁听着士兵的战报,通过只言片语知道自家主公又干了啥骇人听闻的壮举。她身边的敌人尸体都能堆出小山了。

    秦恭伤势比较轻,倒是能带兵策应姜芃姬。

    “回头要将此事告知几位军师——”

    他不是爱打小报告的人,但他真的受不了自家主公跑去敌人堆里浪啊。

    亓官让几个要是在,姜芃姬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他们不在,秦恭柏宁又压不住她。

    哪怕被主公记恨,秦恭也要打一次小报告!

    夜色漆黑,两军杀得你死我活,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

    一个士兵刚将敌人捅死,下一秒敌人的刀锋就将他刺成了马蜂窝。

    这边战事胶着,湛江关那边也杀得更加惨烈。

    卫応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哪怕卫慈等人已经想办法毁掉他们五十多架抛石车,但仍有崭新的抛石车被士兵推上来,取代那些被砸的稀巴烂的抛石车。火力凶猛,攻势不减。

    城墙上十分危险,亓官让等人也只能后撤指挥,以免被抛石车投来的高空抛物误伤。

    “主公有句话说得极对——聂氏家大业大,财大气粗,真是我等所不及!”

    亓官让新制的羽扇早被烧秃噜了,衣袖也被烧出了几个洞,瞧着很是狼狈。

    卫慈闻言苦笑,聂氏……的确是财大气粗!

    孙文老爷子面色阴沉地道,“他们是铁了心要砸开湛江关,照这个情势下去,怕是守不住。”

    不是我军实力不行,仅仅是因为敌人人员、火力都超出了他们所能抵挡的极限。

    这次攻城战,两方人马的损失都比上一次更加惨烈。

    若是往常,面对这么大的损失,卫応早就退兵了,但这次却像是吃错了药,不依不饶的。

    亓官让道,“如此大的损失,卫応倒是不心疼。”

    卫慈道,“依他的性格,他这会儿是不会轻易撤兵的,当然……最好也别撤!”

    亓官让用眼神询问卫慈。

    卫慈道,“主公还在湛江关外,大兄若是知晓,定会调兵回援,主公反而危险了。”

    湛江关丢了就丢了,迟早还能打回来,但主公没了——那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亓官让暗下叹息。

    自家主公真是令人操碎了心。

    这时候,孙文老爷子道,“若是守不住,倒不如退守二道城。”

    卫慈问道,“载道的意思……放了湛江关?主公若是知道了,必会勃然大怒。”

    孙文道,“这叫以退为进。”

    姜芃姬知道聂氏很难搞,因此防守的时候异常谨慎。

    不仅建立了瓮城,还建了用于缓冲敌人兵力的临时城墙。

    孙文道,“湛江关城墙以外的地方都是敌人把控,他们运送投石车云梯也相当方便,不受阻碍,对我军而言却是个负担。倒不如放了湛江关,退守二道城。关门与二道城之间相隔颇远,若要进攻二道城,敌人只能通过城门。城门虽然高大宽敞,但敌人有十数万之多,不可能一下子都涌进去。云梯、抛石车等辎重想要运进来,耗费的时间更长。”

    新建的二道城防守能力稍弱,但也能起到缓冲敌人兵力、为己方争取时间的作用。

    敌人若要冲进来,势必会打乱军阵,甚至会导致敌方援军支援不及时。

    因为城门缘故,敌方的抛石车也不能第一时间抵达二道城,无形中削弱了敌方的战力。

    有时候,战略性撤退也是为了引诱敌人上钩。

    不过,做出这选择需要勇气和胆识。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