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7:伐聂良、攻杨涛,剑指天下(七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慈面露犹豫,哪怕他知道孙文老爷子的计划是可行的,但其中的变数太大了。

    古往今来,多少假撤退因为变故成了真崩溃?

    士兵不会知道上位者的打算,他们只知道己方被敌人打得逃跑了,势必会影响整体士气。

    士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在战场上的作用太大了。

    士气高亢,菜鸟也能撵着精锐满地跑;士气低昂,再牛的精锐也干不过敌人的草台班子。

    卫慈不是反对孙文老爷子的计划,他只是想尽可能减轻撤退带来的负面影响。

    亓官让见状,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让在这里指挥抵挡一阵子,你们二人去二道城做好对敌准备。”亓官让果断地道,“若是临时撤退,士兵会以为己方不敌聂军。若事先就做好安排,撤离产生的影响应该能降到最低。”

    卫慈当然不能答应,留亓官让一人指挥,哪怕有数员大将相助,他一人也顾不到整个战局。

    这会儿已经捉襟见肘了,要是卫慈和孙文再离开,亓官让的压力会相当大。

    亓官让摇头道,“事不宜迟,你们尽快去准备。看这情况,城门还能坚持一刻钟。”

    卫慈和孙文老爷子对视一眼,没有继续反对。

    这会儿可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多耽误一会儿都是无数人命。

    “来人——”亓官让眸色暗了几分,唤来士兵道,“立刻派人将多余的石块摞到城洞!”

    敌人攻势汹汹,哪怕城上士兵已经尽力去射杀扛着攻城木的敌兵,但杀了一批还有一批补上,敌军也尽可能掩护。当数十人扛着攻城木撞击城门的时候,亓官让都能感觉到脚下地面微微颤抖。尽管城门主材料是厚重的实木、青铜和精铁,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暴力蹂躏。

    既然城门迟早要破,倒不如抓紧时间给敌人添堵。

    “军师,若是堵住城门——”

    将领面露迟疑之色,他是知道自家主公大晚上带兵出去偷袭敌人的知情者之一。

    若是将城洞堵住,不止妨碍敌人,同样也妨碍自家主公归来啊。

    亓官让面色冷漠地道,“你只需要服从军令而不是阵前质疑,事急从权,我心里有数。”

    将领猛地抱拳道,“诺,末将遵令!”

    说罢,他立刻着人匀出一部分石块堵住城洞,堵得严严实实的。城洞被堵住了,哪怕敌人不停用攻城木撞击、破开城门,他们想要冲入湛江关也不容易,算算……应该还能拖延一阵。

    “两位军师怎么回来了?前方难道——”

    丰仪正在安排士兵将守城器械送往前线,余光瞥见卫慈二人匆匆赶来,心下一个咯噔。

    卫慈抬手制止丰仪的话,简略道,“前线城门还未失守。”

    丰仪目光写满了担心,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也能听到一道城那边的动静。时时刻刻提心吊胆,不过他能做的有限,只能尽力去做他能做的,忙碌的同时充实自己,汲取经验。

    孙文问道,“兰兰呢?”

    丰仪道,“前线送来的伤兵太多,未免混乱,孙兰帮着指挥转移伤兵,安全送往伤兵营。”

    两军交战,当场丧命的士兵数量并不多,绝大部分士兵都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治疗死的。

    姜芃姬清楚这点,自然要采取措施减少死亡率。

    为此,她还专门成立了一个战斗医疗营。这个营的士兵既要学习一定的急救知识,还需要跟着普通士兵学习作战技巧,他们的职责就是专门转移前线失去战力但还未死亡的伤兵。

    医疗知识不需要比伤兵营军医强,但要知道如何最大限度减少转移伤兵时候的二次伤害。

    作战技巧也不用比战斗部队强,但要学习如何保护自身。

    这个营的士兵基本介于后勤医疗部队和前线作战部队之间。

    虽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他们的作用不比二者弱,某种意义上来说更重要一些。

    前线伤兵数量增多,转移的时候乱了秩序,孙兰便主动请命去帮忙了。

    孙文听到这话,欣慰的同时又有几分惆怅。

    他也是经历大风大浪的人,自然知道后勤伤兵营是个什么地方,看着是在大后方,但场景却不亚于人间地狱。孙兰往日连杀鸡都没瞧过,骤然去看那些,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住。

    孙文老爷子太看重孙子,所以他下意识将孙兰当成小孩儿,殊不知自家孙儿早已成长。

    战争,最是能锻炼人的。

    孙兰起初是帮着指挥调度,后来见人手不够,他还帮着扛担架、背伤兵,来来回回数十趟、上百趟,肩膀的衣裳都被麻绳磨破了,肩膀、手心的皮肉被磨出了血泡。原先干净的衣裳也被伤兵的鲜血染红,远远看着跟个血人一般,眉宇间多了几分坚毅,哪里还瞧得出往日模样?

    他偶然听到前线似乎要撤兵退守的消息,顿时如遭雷击,仿佛魂魄都要离体了。

    爷爷孙文在前线啊,他老人家如今怎么样了?

    “爷爷……”

    孙兰望着地平线上熊熊燃烧的火焰,一颗心几乎要揪成一团。

    不过他现在根本没时间打听自家爷爷的消息,只能咬牙将所有的担心都压下来。

    偌大伤兵营躺满了受伤的士兵,有些运气好,还能混个担架或者草席,更多士兵只能躺在地上,伤势轻一些的互相靠着减少占地。因为女兵军医人手吃紧,医疗辎重也有些捉襟见肘,许多士兵只来得及草草清理伤口、缝合、包扎,剩下的听天由命。看似粗陋的医疗手段,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却是十分周全了。从整体来看,姜芃姬帐下士兵的死亡率也是同期最低的。

    听着耳边伤兵的哀嚎,孙兰深吸一口气,突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个念头甩出脑海。

    自家爷爷对他寄予厚望,多半不会允许他去学医当郎中,孙兰也不觉得自己是那块料。医术再好,郎中一生能救治的病患也有限,倒不如以后努力去当地方父母官,为民造福请命。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