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538:番外,聂清、聂洋【慎买】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聂氏族人极多,老太爷一口气生了五个儿子,五个儿子又开枝散叶,等待聂清父辈开始成婚生子的时候,聂清未出五服的亲戚已经能用“百”做单位,堂兄堂弟多得记不过来。

    幸好聂清没有脸盲症,记性又好,不然记不住啊。

    这一年族人聚会,聂清亦步亦趋跟在父亲聂良身后,水汪汪的眼睛忍不住朝四周乱瞟。

    聂良一眼便知道儿子坐不住,笑道,“若是无趣,让侍女带着去一旁找兄弟姐妹们玩耍。”

    聂清红了脸颊,垂着脑袋不敢看父亲打趣的神情。

    彼时的聂良还未绽放光芒,仿佛一颗夜明珠,光芒虽亮却不耀眼逼人,存在感并不高,这也导致聂清的身份有些不上不下。纵使如此,族内侍女也不敢怠慢他,仔细小心地伺候着。

    聂清在侧间休息了一会儿,余光瞥见园中聚着几个同族孩童围着什么人。

    “你们这是做什么?”

    聂清隔着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却能看到被围的孩子缩着肩膀,一脸的委屈。

    一众小郎君见聂清过来,顿时露出不悦的神情。

    “不过是与兄弟几个聚话闲谈罢了。”

    说这话的是在场身高最高的小郎君,聂清认得他,聂氏长房嫡长孙,身份不一般。

    “原来是这般,小弟误会了,还请堂兄见谅。”聂清说罢,对着被围的同龄男孩儿招了招手,“你过来,长辈有事寻你。方才侍女找了好久,还以为你走丢了呢,快些随我同去。”

    此话一出,那位嫡长孙的脸色变沉了下去,但聂清神情自然,他又不好出面质疑。

    只能眼睁睁看着聂清将聂洋那小子带走。

    “他们方才是在欺负你?”

    他记性不错,隐隐记得这位像只无害兔子的小郎君是自己堂叔的孩子。

    聂洋揪着手指点头,眼睛还红红的,看得更像是兔子了。

    “他们为何欺负你?”

    “堂兄这话好生没有道理,小弟被他们几个高个儿的欺负,你不该问他们为何欺负小弟么?为何反倒问小弟了?”聂洋不满嘟嘴,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了,讪讪改口,“这、这并非是小弟有意顶嘴,只是近日来诸事不顺,他们又烦得紧……小弟这才……还请堂兄见谅则个。”

    聂清是个好脾气,他也瞧得出来聂洋的处境有些不太好,自然不会迁怒他。

    “之所以询问你,仅仅是因为身边只有你啊,若是他们也在,为兄便问他们去了。”

    聂洋尴尬地红了脸,为自己杠精的行为感到歉意。

    “倒也没什么……上族学的时候,他们功课被先生批评了,小弟入得晚,学得却比他们好,一时被嫉妒了呗。”聂洋叹了一声,老气横秋地道,“不遭人妒是庸才,小弟不与他们计较。”

    聂清听后哈哈大笑。

    他还是头一回见这么有趣的堂弟。

    “不遭人妒是庸才,这话说的真是有理有据!”

    聂洋又道,“除了这个,大概还与小弟长相有关,他们总说瞧着太像女娃了,好欺负得很。”

    哪怕是士族出身的孩子,说白了也只是个孩子,欺负人的时候什么理由都能是理由。

    聂洋的父亲喜欢女色,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生,嫡子庶子满地爬,聂洋虽为嫡子却不受重视。

    连自己父亲都不受重视的孩子,还能指望他在族学这个复杂的环境能有多少依仗?

    只要不是闹出大事儿,“小打小闹”的,夫子不会管的。

    聂清笑道,“为兄瞧你伶牙利嘴,不像是个好欺负的。”

    聂洋睁大了眼,瞧着更加无辜可欺了。

    聂清道,“为兄寻个机会与族学夫子说一说,族学这个地方是念书学习的地方,可不是一群士族儿郎聚众欺负弱小的斗殴场。你呢,若是受了委屈也可告诉为兄,为兄替你撑腰。”

    聂洋没想到自己还能找到靠山。

    不过,为什么呢?

    他和聂清还是初次见面,对方一上来就这么亲昵,他有些不适应。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后来证明,聂清的脾性就是这样,妥妥的中央空调,不过这台空调格外关照聂洋罢了。

    “多谢大兄。”

    聂洋比聂清才小了半年,但二人的个头却差了半个头。

    聂清暗忖,莫非是堂叔扣了聂洋的口粮,导致这个堂弟生得这般瘦小,难怪惹来旁人霸凌。

    兴许是缘分所致,二人虽非亲兄弟,但格外说得来,没多久就好得像是一个人。

    聂洋的好日子没过多久,他被人暗中推下水塘呛了好几口,当夜就感染风寒。

    聂清听闻消息赶过来见他,聂洋病得整张脸都涨红了。

    “兄长……”

    聂清道,“何事?”

    聂洋嚅嗫着道,“昨夜落水之事,绝非是小弟不小心滑下去的,有人在后头推了一把。”

    聂清道,“为兄知晓,必然会为你撑腰的。”

    聂洋病得难受,越想越是后怕。

    他的水性不好,池塘又比较深,没过他的头顶,昨夜还真以为自己要溺毙了。

    为何这些人要这么欺负他?

    聂洋眼中透着几分迷茫,尔后坚定下来。

    因为他没权没势,父亲不疼母亲不爱,毫无自保能力,所以他们才欺负自己。

    聂清待他虽好,但也不能让他免于被人推下池塘,险些淹死的局面。

    说白了,还是要靠自己爬上去,没人再敢欺辱他为止。

    如此想着,脑中突然传来一声诡异的轻笑。

    【你这人倒是有趣,悟性颇高呢。】

    聂洋浑身一颤,面色苍白,吓得四肢冰冷,厚实的被褥都不能带给他安全感。

    “你是谁?”

    【我是系统,你不用直接问出口,内心提问就行,我能听到你的话。】对方道,【你刚才说,你要靠着自己的能耐爬上去,直到无人敢欺辱你为止,是也不是?这个目标有些难达成啊。】

    聂洋道,“关卿底事!你这妖物,还在装神弄鬼。”

    【我不需要装神弄鬼,因为我就是你们凡人眼中鬼神。】系统笑道,【你这性格很符合我挑选宿主的标准。少年,如果只靠着你一个人,你日后还有许多苦头要吃。倒不如成为我的宿主,我的力量将为你所用。不瞒你说,我是帝王成长系统,我的宿主皆是身具帝气之人,有问鼎天下的潜力。中诏境内,你身上的帝气最浓郁,可见上天有意让你在乱世中出人头地。】

    “胡言乱语,如今天下太平,哪来的乱世?”

    【倘若宿主不信,还且等着看吧。】

    此时的聂洋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来路不明的妖物远比他想象中更可怕。

    。